王向偉:遲來的祝賀與合作的期望

2020-11-16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BI1.jpg

在沉默了近一周之後,中國終於在11月13日對拜登和哈里斯表示祝賀,祝賀他們在總統大選中獲勝。「我們尊重美國人民的選擇,我們向拜登先生和哈里斯女士表示祝賀。」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例行發佈會上如是說。

此前,外交部僅僅表示注意到了拜登宣布自己勝選的消息,中國官方媒體仍稱拜登是總統競選人,並未用當選總統來稱呼他。

由於特朗普總統拒絕認輸,並信誓旦旦地要打官司,挑戰選舉結果,中國顯然是希望能等到水落石出之時,再決定下一步棋該怎麼走。

而此時終於打破沉默,或許是中國官員意識到,如果繼續保持沉默,有令拜登不悅的風險,畢竟今後北京需要與拜登一道努力,來緩解緊張的雙邊關係。

汪文斌向拜登表示祝賀時,仍有所保留,表示「我們理解美國大選的結果會按照美國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確定」。這顯然是在安撫特朗普,儘管他發起的司法挑戰幾乎沒有勝算的可能。

在撰寫本專欄文章之時,習近平主席仍然沒有以個人名義向拜登發出賀電。

然而,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公眾的謹慎樂觀情緒開始增長,認為如果拜登上台執政,那麼中美關係的摩擦將會得以緩和。

財政部前副部長朱光耀11月11日參加網上論壇時表示,在協調財政政策以應對全球經濟低迷和抗擊新冠疫情等緊迫和重要議題時,北京和華盛頓應再次聯手。朱光耀曾深度參與中國與奧巴馬政府的經貿談判。

幾十年來,美國銀行家約翰•桑頓在美中後門外交中扮演了關鍵角色。在同一網上論壇上,桑頓希望習近平和拜登能儘早舉行面對面會晤,以便化解分歧,緩和雙邊緊張局勢。

確實如此。較一致的看法是,不像特朗普總統那樣飄忽不定、隨意任性,拜登出任總統後,他的行事風格更具可預見性,兩國關係也將更易管控。

但短期內,在評價特朗普敗選時,中國仍會低調謹慎,因為中方不希望激怒這位即將卸任的總統,也擔心他在餘下兩個月裡會給美中關係造成更大傷害。

台灣是中方擔憂的問題之一。有報道稱,過去一周裡,美國海軍陸戰隊一直在台幫助培訓台灣軍隊,但五角大樓11日表示這些報道「不準確」。北京一直堅持的立場是,美軍入台將是一條不可觸碰的「紅線」,否則會大幅加劇海峽兩岸的緊張局勢。

隨着特朗普9日突然解除國防部長埃斯帕的職務以及其他三名五角大樓高官10日宣布辭職,這更加劇了北京的擔憂。同時,美國上周還大幅增加了對台軍售力度。

不無巧合的是,中美兩軍11日開始了為期三天的視頻會議,討論如何控制新冠肺炎疫情、人道主義援助和災害預防。這可能有助於讓緊繃的神經稍微放鬆。

毫無疑問,若拜登上台執政,中國將努力修復受損的雙邊關係,尋求恢復廣泛的對話,以便為特朗普執政時幾近自由落體般下滑的雙邊關係設置一個底線。迄今為止,兩國間大部分常規性官方交流和接觸都處於停滯狀態。

即便特朗普卸任之後,特朗普主義仍將有其市場。在短短四年裡,特朗普政府中對華鷹派已把中美雙邊關係推到了不可逆轉的邊緣。

但有意思的是,在中國大陸,不少人會對特朗普念念不忘。

一方面,改革派分析人士和工商界人士對中國對外開放進展緩慢感到失望和不滿,因此,他們戲謔地把特朗普稱之為中國構建更開放經濟的主要策動者。自2018年特朗普發起對華貿易戰以來,北京一再降低各種工業和消費品進口關稅,並更加善待海外企業,尤其是美國企業。

特斯拉就是最好例證。在特斯拉上海大型現代化工廠一事上,中國曾竭盡全力予以幫助,包括土地開發、員工招聘、銀行貸款和其他金融服務。此前,中國很少對外商獨資企業提供過這樣的服務。

另一方面,有民族主義傾向的人還給特朗普取了一個具有諷刺意味的中文綽號——川建國。這個名字的大概意思是「川普幫助建設中國」,其背後邏輯是這樣的,特朗普變化不定、反覆無常的領導方式致美國嚴重分裂,損害了美國的國際地位,並疏遠了與西方盟友的關係。他們認為美國在衰落,特朗普一手製造的混局事實上有助於習近平的集權統治,等於在幫助建設中國。在毛澤東時代,「建國」(建設國家)是一個非常普遍的名字。

拜登擁有數十年的外交政策經驗。然而,在嚴重分裂的美國社會,對中國強硬是贏得兩黨支持的為數不多的選項之一,拜登已從一個對華支持者變成了某種意義上的對華鷹派。

然而,他的做法極可能與特朗普政府中強硬的對華鷹派不同。強硬鷹派的做法是,一心把兩國推入一場新冷戰。

據報道,拜登曾誇口說他與習近平相處的時間比任何外國官員都長,稱兩人私人用餐時間累積達25小時,一起旅行的距離長達24000英里。但習近平已經變了,已不是那個拜登任副總統時相互交往頻繁的習近平。

10月,美國大選前一周,習近平公布了一項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宏偉藍圖,計劃到2035年實現經濟規模翻一番,描繪了一個重自主技術和國內消費的新發展模式。分析人士認為,習近平呼籲在技術上走自力更生的道路,是為了減少對進口技術的依賴,尤其是美國技術。這是事實,但這並不意味着中國將停止對外開放。

由於美國國內要求與中國脫鉤的呼聲依然很高,北京計劃進一步鞏固與華盛頓經貿上相互依賴關係。最新數據顯示,儘管中美在打貿易戰並且政治關係緊張,但兩國經濟和金融關係依然相當牢固。

據路透社10日報道,2020年在美上市的中國企業數創下了六年新高,分析人士預計,隨着對拜登政府期間監管體系穩定性預期的增加,更多中國企業赴美上市的趨勢仍將繼續。

今年前9個月,由於醫療用品出口大幅增加,中國對美國出口實際上增長了1.8%。

無論政治形勢如何變化,中國都將繼續擴大對美國的進口,特別是農產品。官方最新數據顯示,截止今年9月,中國未能完成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所要求的採購量,完成率為53%。當然,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可能是導致未能完成採購任務的因素之一。

同時,中國將努力把外商直接投資目標維持在1300億美元到1500億美元之間,同時借「滬(深)港通」和「債券通」,擴大證券投資對外開放的力度。

所有這些都有助於美國等外國商人和投資者擴大中國市場,充分利用已達4億的中產階層的消費能力,而這都將使中美脫鉤更難以實現。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再過幾個星期,拜登將走馬上任。在中國遭遇幾十年來最糟糕的外部環境之時,中國當然可以採取更多行動,以緩和與華盛頓及其他西方主要貿易夥伴的緊張關係。

    王向偉  2020-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