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正察:掌握新時代人才轉型的契機

2020-11-18
政策‧正察
團結香港基金政策研究院
 
AAA

撰文:團結香港基金教育及青年研究主管 郭凱傑

新冠肺炎疫情近日再有惡化迹象,各項防疫措施勢必為各行各業帶來新的衝擊。在這年間,不少受到疫情影響的行業都已經在轉型,謀求一絲生機,如外賣餐飲、本地遊,又或是企業的視訊會議、各式各樣的行銷科技等。這些例子表面上看來是轉型求生,但隨着時間過去,卻成為新常態,催生社會轉型的趨勢;例如,電子商務將會成為主流的購物方式,無人化工廠加速發展,各企業跨地域聯絡、工作及合作的能力更會大幅提升。

EDU2.jpg

雖然經濟轉型必然為社會發展帶來新機遇,但對於現面臨失業的員工來說,這未必是個好消息;新常態的另一個言下之意,是部分工種面臨永久被取代的風險,必須轉型以謀求出路。這就涉及到人才培訓的問題:香港的教育體制能否支持職業轉型升級?在此時代,人們應否持續進修,避免被市場淘汰?

其實,就業市場轉型加速以及人口老化早已是事實。就算這一場疫情沒有發生,每個人都需要進行終身學習。哈佛持續進修學院院長Hunt Lambert 曾提出一個「六十年課程」的概念,大意正正是我們不能期望4年的大學課程能給與我們足以應用終身的知識;每一個學習者都應該在「六十年」的就業生涯中不斷持續進修,才能在就業市場上保持競爭力。

當然,大學學位在未來依然重要。但人生道路漫長,學位只是一長串資歷之中的其中一項。與此同時,學校與就業市場之間的連接就變得非常重要;學習者需要的不是一個既定的學位「套餐」,而是根據自己職業的狀況、導向、未來發展而制定一套適切、靈活、科技為本的學習方案。事實上,很多科技巨企近年來越來越重視學校的課程設計,乃至於企業越來越多與學校聯手舉辦課程,希望畢業生能夠貼合行業的需求;除了大學之外,這個現象也適用於中學與其他(如半工讀)學習模式。

回顧2000年教改的時候,教育局早提出「多階進出」的概念,希望學生能夠終身靈活學習。政府也設有持續教育基金希望鼓勵大衆自我增值;可是,時至今天,持續教育的參與度卻只有20%,持續進修的風氣並未成爲主流。其中最重要的,是資歷架構與職業技能的銜接不足,令僱員並未有把持續進修與就業階梯連繫起來,加上工作繁重,令參與度長期偏低。如何從政策入手鼓勵大衆適時獲取適用的知識,將會是教育發展路途上的大挑戰。

 
延伸閱讀
  • 究竟我們應該怎樣加強年輕人的國家認同感?讓他們做一個頂天立地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我認為這是一個值得所有教育工作者,乃至整個社會一起深思的問題。

    林芸生  2021-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