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敬偉:拜登的烏托邦與幻夢

2020-12-07
張敬偉
中國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
 
AAA

5443.jpg

拜登時代即將拉開帷幕,其核心團隊已成,他更充滿信心向全球宣告,「美國回來了」,而且準備好「再次領導全球」。在其重返「多邊主義」的日程表中,回歸《巴黎氣候協定》將是首選。

這和特朗普2016年入主白宮時的政治宣示何其相似。特朗普宣示上任即退出奧巴馬所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說到做到。特朗普將「退群」發揮到極致,且成美國社會慣性,造成了左右兩派不可調和、保守進步勢同水火、民粹和自由嚴重對立的尷尬局面。

破壞易建設難,拜登「多邊主義」或成烏托邦迷夢,美國重築全球領導力也許是幻夢一場。

拜登未上任已遭遇挫折。在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前,《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簽署協議,涵蓋亞細安10國、中日韓三國和澳新兩國,為世界上最大的自貿區,這是沒有美國的自貿協定。APEC峰會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強調中方將積極考慮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參加峰會的特朗普要麼玩手機,要麼繼續誇耀他糟糕的抗疫政績。

中國加入CPTPP需要時間,象徵意義更多。但中國在RCEP後要加入CPTPP,凸顯中國成功「卡位」亞太區域經濟一體化領導權。美國對TPP的始亂終棄,奧巴馬時代以TPP孤立中國,並阻止中國制定貿易規則的努力,反轉為中國領導區域經濟一體化,而美國被孤立和邊緣化。這為拜登重回「多邊主義」和重建「美國領導力」增加了困擾。

分析家認為,拜登任內要優先處理國內事務,尤其是讓抗疫重回科學軌道,實施經濟救助計劃,還要彌合國內政治分歧和族群撕裂,更要防範擁有超過7000萬民意支持的特朗普勢力的杯葛甚至反撲,「多邊主義」也只能是說說而已。

伊朗「核彈之父」法赫里扎德被刺而亡,也讓拜登重啟對伊核談判的努力化為烏有。這是以色列政府所為還是特朗普最後的瘋狂,不得而知。但伊朗政府發誓對以色列進行報復,伊朗民意也掀起反美聲浪,拜登重回奧巴馬時代的對伊外交變得不可能。拜登在外交上不僅受到特朗普「單邊主義」的掣肘,還會遭遇以色列的添亂。

奧巴馬時代實施中東戰略回撤,特朗普時代才是重回中東。特朗普不僅強化和以色列的盟友關係,也和沙特等遜尼派國家加強了軍事聯繫,更在對伊斯蘭國組織(ISIS)反恐和支持敘利亞反對派上很積極。美國的中東盟友更喜歡積極介入的特朗普,而對「奧規拜隨」的拜登政府充滿疑懼。法赫里扎德之死會讓中東陷入混亂乃至戰亂,拜登一不小心就會陷入新的中東泥潭。

拜登「多邊主義」和「再次領導全球」的立足點,是重構和盟友的良好關係,歐洲和亞太盟友也對拜登充滿期許。對歐洲盟友而言,拜登必須做到三點:一是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二是解決對歐盟的關稅戰;三是在北約安保問題上放棄訛詐政策。亞太盟友則要求美國給予其穩定的安全預期,希望美國重新返回區域經濟一體化架構,同時不要逼其在中美兩國「選邊站」。

拜登能滿足盟友需求嗎?即使他想這麼做,美國右翼勢力也會強力杯葛,共和黨在國會也會製造障礙。甚至,支持特朗普者也會通過街頭運動狙擊拜登的「多邊主義」努力。經過特朗普「美國優先」的強力操作,美國人將「領導世界」視為「賣美」。拜登時代註定是坎坷滿途。

中美關係是考驗拜登「多邊主義」和「美國重新領導世界」的試金石。特朗普打造了中美「冷戰」圍城,拜登如何破局?中國的全球領導力逐漸彰顯,拜登是會繼續對華脫鉤還是形成新型競合關係?沒有答案。

特朗普雖被貼上「單邊主義」標籤,但美國全球戰略回撤卻始於奧巴馬時期。無論是中東戰略回撤還是重返亞洲,凸顯的是美國戰略實力無法有效覆蓋全球。所以,特朗普不過是通過極端方式,放棄在全球拋灑戰略資源而回歸美國利益而已。

拜登時代,美國軟硬實力再次減損,加之國內嚴重分裂,拜登基於美國利益,也不可能在「多邊主義」上有所突破,反而會讓盟友承擔更多責任。如此,美國讓盟友失望,拜登「多邊主義」就成了烏托邦,美國「再次領導全球」也成幻夢。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