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專家:美國對台戰略模糊性已死

2020-12-11
 
AAA

105953763.jpg

葛天豪(右上)和多蘭(下)談美國對台戰略模糊性 SAIS視頻

美國台海問題專家葛天豪(David Keegan)指出,美國對台戰略的模糊性已死,因為北京相信美方會干預台海戰事,台北深知美國不支持台灣獨立,這些都是很清楚的。不清楚的是,美國是否具備能力來兌現保持對台戰略模糊性。

曾任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副處長的葛天豪9日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關係學院舉行的美國大選後外交政策網絡研討會上,談論美國與兩岸的三角關係時做此判斷。美國對台戰略模糊性是否應當保持,近期一直是美國外交學界熱議的話題之一。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多蘭(Charles F. Doran)指出,在處理台灣問題時,模糊性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如果台灣認為它可以宣布獨立,而且美國將強烈地站在它一邊,那麼它就有強烈的動因宣布獨立。他說:「我們不能允許自己被一個犯錯誤的小玩家拖入一場誰也不想要的戰爭。」

多蘭表示,另一方面,選舉過程不會導致台灣人認為他們應該從屬於中國,被中國吸收。北京也非常清楚這一點,所以北京會決定使用武力嗎?如果北京動武,考慮其壓倒性優勢,可以獲得成功,但它必須與美國抗衡,這將是非常危險和不明智的。美國如何做到既明確表示將使用威懾力量,又沒有不必要地激怒中國和誤導其他國家。這是一個問題。

多蘭認為,美方在如何反應方面表達不確定性,有助於確保台灣不會做一些會讓大家感到遺憾的事情,比如宣布獨立。但另一方面,這種不確定性還不足以威懾或阻止中國大陸採取它認為現在幾乎不可避免要採取的行動。

多蘭指出,美中雙方確實都不想要戰爭,但是北京現在對台灣非常擔憂,其領導人有強烈的感覺,如果對台採取強勁行動,可以在內部獲益。而如果北京相信美國肯定會介入,它可能就不會對台動武。然而,美國如何做到既不是威脅,又清楚表明會干預北京對台動武,同時又不給台灣以宣布獨立的動因?這是困難的,非常複雜的。

曾長期在美國國務院任職的葛天豪顯然有不同觀點。他說,美國對台戰略模糊性「已經死了一段時間了」。無論美國公開說什麼,北京領導人相信,如果他們對台灣採取行動,美國將作出反應。這沒有含糊不清的地方。台灣領導人也沒有模糊性,因為他們深知美國支持台灣目前的格局,但不支持其邁向獨立。這也是很清楚的。不清楚的是,美國是否已經具備能力可以兌現保持這種模糊性。

現任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中國研究項目兼職講師的葛天豪表示,站在解放軍的角度,他們知道動武也許會取勝,但代價會很高。北京有其它機制和手段對台灣施壓,過去兩年做得相當成功。所以他們能否規限台灣?是的。他們能否讓台灣邁向考慮與大陸團圓的立場?不能。這就是現狀,而且會在今後兩年繼續下去。

分析當前的兩岸形勢和美國的作用,葛天豪認為,台灣深受美中關係緊張的衝擊,受到對岸強大的壓力,更加依賴美國的支持。現在美國正在政權過渡,有可能重塑美中關係。美國如何堅定而有建設性地應對來自中國的挑戰,又不產生對抗,如何對待台灣將是對美國最早和最明顯的測試之一。

葛天豪稱,為了應對這一考驗,促進台灣人民所享有的和平、穩定和繁榮,才是推進美國利益的最佳途徑。美國必須採取具體步驟,避免廉價的象徵性舉動。他指出,恢復與台灣或「中華民國」的官方關係,無助於和平、穩定和繁榮,將會激怒中國。美國不會與台灣有官方關係。考慮到美國最近對中國的態度,這種克制將是困難的,但它將證明,美國了解台灣的真實需求,可以「有原則地、強硬地和現實地」行動。

葛天豪提的建議包括:盡快承諾與台灣談自由貿易協定,將台灣帶進「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支持台灣自我防衞,提升其威懾力;發現新方式來協調美、台、日、韓之間的戰略合作;擴大和加強台灣的國際存在,促進台日雙邊關係,繼續推進「全球合作與訓練架構」等。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
  • 美國知名台海問題專家卜睿哲(Richard Bush)22日指出,如果美國重新在台灣駐軍,北京可能會感到巨大的壓力,要求與美國斷交,因為當年雙方建立外交關係的基本原則之一--美國從台灣撤軍被破壞了。

    2020-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