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鳴:美國對華強硬人物紛紛浮出

2020-12-12
 
AAA

拜登(Joe Biden)預定明年1月20日就職,近期他動作不斷,人事提名一個接一個,最受關注的就是他提名美籍華人戴琦(Katherine Tai)擔任美國貿易代表。有專家表示擔憂,認為對中國來說會更難纏。與此同時,又有美國國防部消息指出,著名鷹派學者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將進入五角大廈主導美國對華國防政策。美國政府更迭之時,對華強硬人物紛紛浮出。

難纏的華裔來了

12月10日,據《華盛頓郵報》報道,拜登將提名眾議院籌款委員會首席貿易法律顧問、美籍華人凱瑟琳·戴(KatherineTai)擔任美國貿易代表。凱瑟琳·戴今年45歲,中文名為戴琦。任命一旦獲得通過,她將成為首名擔任貿易代表的非白人女性,有關消息在參眾兩院民主黨人中受到歡迎。

螢幕截圖 2020-12-11 下午6.45.11.png

戴琦的父母均來自台灣,她在美國出生、成長,能說一口流利的普通話。早年就讀於塞維爾友誼學校(Sidwell Friends School),這是一所私立學校,培育了華盛頓的好幾代精英人士和他們的子女,其中包括拜登的孫輩。戴琦畢業於耶魯大學和哈佛法學院,90年代就讀於耶魯大學期間還曾到廣州中山大學教授英語兩年。 

在擔任美國國會工作人員前,戴琦早年在華盛頓多間律師樓工作,2007至2014年在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任職,其中最後3年,作為首席法律顧問負責中國貿易執法工作,包括代表美國在世貿組織中對華訴訟。 

雖然是華裔,但並不代表着親華,戴琦對華策略的最新表態是在8月的一次小組討論中,她將特朗普的對華政策描述為「防禦性的」,意思是特朗普的重點是確保中國遵守規則,如果不遵守,則採取對策。她主張一個好的貿易政策也必須包含進攻性的內容,表示「必須具有令對方反感的元素,美國需要更好的攻勢。」 

她具體建議,美國可以利用補貼和激勵措施來幫助美國擺脫對中國進口商品的過度依賴。美國和盟國從彼此購買,而不是從中國購買。如果製造商知道自己有保證的市場,他們就會有動力在國內生產更多產品。

中國社科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馬偉認為,戴琦貿易談判經驗豐富,對於中國來說,或許會是一個更加難纏的對手。還有分析認為,提名戴琦意味着拜登政府的打法將會更有章法,會跳出自由貿易政治正確的束縛,拿出針對性操作。

目前,戴琦出任這一職務希望很大。國會民主黨人一直在爭取戴琦的任命,部分原因是戴琦在去年國會民主黨人和特朗普政府之間圍繞美墨加貿易協議的談判中發揮了關鍵作用,談判最終促成三國之間修訂後的貿易協定、即《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SMCA)的完成。

戴琦和拜登的過渡團隊均未發聲,北京亦尚無任何錶態,而台灣當局卻發聲了。台「外交部」北美司長徐佑典在記者會上回應稱,戴琦在眾議院工作期間與台灣駐美代表處有互動,還曾與駐處人員分享回台探親經歷,他強調台灣將持續與美國兩黨友人交往。 

還有其他強硬人物浮現

從拜登近期的一系列人事提名來看,其上台後還是會繼續採取對華強硬的態度,包括此前提名了布林肯(Antony Blinken)為國務卿、沙利文(Jake Sullivan)為國安顧問,二人儘管屬於溫和派,但也對華強硬。沙利文更是公開對香港近況發聲。

而另一方面,特朗普也在繼續行動,日前美國國防部網站消息指出,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被任命為五角大廈智囊團美國國防政策委員會主席。白邦瑞多年來極力鼓吹「中國威脅論」,是著名的美國對華鷹派學者,他將在五角大廈主導美國對華的國防政策。

84e632e075a6de0a453961aa052691c5.jpg

雖然特朗普即將卸任,但國防政策委員會大多是卸任後的資深政府官員,或在實務與學術界有極高聲望的人士,一般聘任後都會擔任數年。特朗普這項新的任命雖然在時機上令人感到突兀,但外界認為這是他是藉此要展現強硬姿態。 

白邦瑞已經75歲的高齡,他曾在里根政府時期擔任國防部長辦公室政策研究室高級顧問,目前是美國國防大學和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中心中國戰略研究主任。有中國學者評價他稱,白邦瑞對中國歷史和文化充滿興趣,是一位知識淵博的鷹派人物。而白邦瑞曾在其2015年出版的《百年馬拉松——中國取代美國稱霸全球的秘密戰略》一書中指出,中國有一個百年戰略,打算2049年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霸主」,美國與中國建交以來,完全被騙了。 

雖然美國國防政策委員會不具決策功能,但能在重大的戰略性國家安全問題向軍方高層提供建議。有專家認為,「白邦瑞的任命將有助於美國的權力過渡,幫助兩黨達成共識。」 

從一連串的人事任命不難看出,美國鷹派正處於巔峰,總統雖然要換人,但貿易、政策、情報及安全部門等還是由鷹派主導。更何況,如今兩黨對華強硬態度更趨一致,未來美國對華態度很難轉變。

 

文章原刊於《碩鳴灼見》。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