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慶成:攻陷美國會和港立會的示威者

2021-01-13
戴慶成
學研社召集人、福山智庫研究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1-13 at 10.50.11.jpeg

數以百計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支持者上周三闖入國會,試圖阻止國會議員認證總統大選結果,連日來在全球引發廣泛迴響。日前和一些香港同行交流,竟然發現大家都不約而同對其中一名中老年的男示威者印象深刻。

從照片所見,這名被網民們稱為「畢哥」(Bigo)的男子闖入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的辦公室後,施施然坐在辦公椅上,還把腳踩在桌上。這張一臉享受的「擺拍」照片經互聯網傳播後,頓時讓「畢哥」在社交網絡上「走紅」。

但令一眾香港行家最感興趣的是這個故事的後續。原來,「畢哥」被驅離國會大廈後,向媒體展示了一封寫有佩洛西名字的信封「紀念品」,振振有詞地聲稱「這不是我偷的,我在佩洛西辦公桌上留了25美分硬幣!」「進辦公室前,我還禮貌地敲了敲門。」周圍的特朗普支持者都被他逗笑了。在網上,也有支持特朗普的網民質疑「納稅人拿點議員的東西,這能叫偷嗎?」

香港記者朋友們都笑說,看到這個故事,就不由想起一年半前的香港。當年6月,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引發大規模示威。在7月1日回歸日,一批示威者還闖入立法會,大肆破壞立法會內的財物,甚至是在立法會餐廳任意拿了汽水飲用。

事後,香港民主派團體不斷為這些示威者的行為解釋,指他們是為了反抗不公平的體制。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更在面簿貼出相關照片,聲言示威者已留下「汽水錢」付款,質問「把他們叫做暴徒?暴徒會這麼做嗎?」

過去一星期,特朗普支持者闖入國會事件觸發香港社會熱議,紛紛將其與2019年香港示威者沖入立法會作比較。姑且不說兩件事是否有可比性,兩地示威者在一些行為上極為相似,卻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法國勒龐寫於一個半世紀前的心理學名著《烏合之眾》,對這種參與群眾運動者的心態有着深刻的描繪。據他分析,這種群體雖然有時候行為極端,但也會體現出很多崇高的美德。

比如法國大革命期間的「九月慘案」,殺人的罪犯雖然殺了人,但是他們對財寶卻是秋毫無犯,老老實實的上繳死者的珠寶和錢包,放在會議桌上。本來把這些東西據為己有是很容易的。

若再深入分析,不難發現攻陷美國國會和香港立法會的示威者,大多是民粹主義的支持者。他們主張訴諸人民反抗精英,推動政治改革。而不消說,近年民粹思潮在香港和美國的冒起和壯大,都和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嘯有關。

當年美國政府在金融危機發生後大量印鈔票,但大部分財富卻流入少數金融寡頭的荷包,精英和平民之間的鴻溝不斷擴大,貧富差距加劇,中下層民眾的怨氣日增。

在香港,貧富差距也同樣在2008年後擴大,底層民眾實現階層跨越的障礙越來越大。幾乎在同一時候,中國大陸的崛起,為香港帶來的外來人員流入,加重了普通民眾的壓力,更帶來文化衝突和身份認同意識的增強。

結果民粹主義在港美兩地大行其道。炒作民粹情緒的特朗普,在2016年的大選中異軍突起成功當選總統。香港則冒起一股本土思潮,本土派政客利用民粹主義大打分配不公等空泛口號,煽動民憤,令港府的施政舉步維艱。

譬如,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兩年多前宣布推出「明日大嶼」計劃,希望通過填海興建人工島以解決困擾香港多年的房屋問題。但在一股「官商勾結」疑雲的民粹情緒下,有關計劃至今仍未通過前期工程撥款。

有鑒於此,曾擔任香港首富李嘉誠旗下TOM集團行政總裁的商人王兟早前就突發其想,提出一個投民粹人士所好的方案:由全港750萬市民以一人一股形式籌資開發大嶼山,日後當利益出現時,作為股東的港人可以一同分享成果,做到人人共贏,希望藉此降低社會上的反對阻力。

然而,民粹主義最大的弊端是過分強調多數。正如《烏合之眾》一書所說,在從眾效應下,一般人民會喪失思考能力,易受煽動。當絕大多數民眾不願採納對立意見,尤其是在發生爭吵時,往往會採取激烈與暴力手段,帶來「暴民政治」。香港立法會和美國國會先後被參與社會運動的民眾攻陷,也再次說明了《烏合之眾》能夠長期享譽世界,確實有其原因。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這幾天的全球大件事,當然是1月6日有大批特朗普支持者攻入美國國會山莊,令港人想起2019年7月1日黑暴期間,黑衣蒙面暴徒衝入佔領立法會,回憶洗版,畫面驚人地相似,美國啪啪啪打臉。

    黎棟國  2021-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