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中國以貿易戰的大勝利歡送特朗普離開白宮

2021-01-15
劉瀾昌
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1-15 at 10.01.25.jpeg

中國海關總署1月14日發佈2020年中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額數字,筆者認為,這是宣告中國對特朗普貿易戰大勝利的戰報,是當今世界「時與勢都在我們一邊」的最有力證明。

第一、2020年中國貨貿總額為為32.16萬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增長1.9%,規模再創歷史新高,貨物貿易第一大國地位進一步鞏固。

第二、中國是世界主要經濟體中保持外貿正增長的國家,其中出口增長4%,進口下降0.7%,尤其驚人的是貿易順差增加27.4%,達到貿易順差3.7萬億元。

第三、雖然特朗普瘋狂加稅,但是美國依然是中國第三大貿易夥伴,以單一國家計則為中國第一大貿易國, 去年達4.06萬億元,而且增幅最大達8.8%,超越東盟的7%,歐盟的5.3%。

2020年,中國前五大交易夥伴依次為東盟、歐盟、美國、日本和韓國。中國對韓日增幅僅1.2%和0.7%。

筆者一直追蹤特朗普對華發起貿易戰,其目的主要有五個:第一,扭轉美國對華貿易長期存在的大幅逆差的現狀。第二、打擊中國的高科技產業。第三、吸引實體產業迴流美國。第四,重組世界產業鏈,企圖分離中國和美國產業鏈,從而達至「脫鈎」的目的。第五,終極目標是遏制中國發展,保持美國世界第一的霸權地位。

筆者認為,特朗普的貿易戰的的確確對中國經濟發展造成很大的困難,尤其是對華為等高科技公司,但是,總體而言,數字已經實實在在證明,特朗普輸了。

特朗普在2016年大選之年誓言將「很快開始扭轉」美國對中國的商品貿易逆差。2018年,特朗普突然發起對6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徵收關稅時,推特上發文稱「打貿易戰是好事,很容易贏」。 由於關稅影響,中美原來的貿易轉向了第三國,2019年美國對華貿易逆差確實同比下降,部分原因是中國政府對約1100億美元的商品徵收報復性關稅,減少了其從美國產品的進口,但美對華貿易逆差仍高於2016年的2540億美元。

應該承認,2020年發生的新冠疫情,對中美貿易有重要影響,中國三個月控制住疫情,特朗普則至今焦頭爛額,美國的染病及死亡率破天荒的高,與一個世界第一的國家完全不相稱。行內專家指出,美國內對中國醫療設備和居家辦公設備需求激增,且不受關稅影響,直接擴大了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

筆者認為,中國對於緩解中美之間的貿易不平衡,態度是相當積極的,是要解決問題,所以中美達成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國也積極進口美國的農產品。事實上,站在中國的立場,進口美國貨品不管是農產品還是高科技產品,都是符合中國利益的。美國的大豆小麥在中國市場有競爭力,美國的半導體元件更是中國必須品。本來,中國還可以多買波音飛機,但是疫情幾乎停頓了各國的交往。所以,按照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的條款,中國承諾在2020年進口價值1720億美元特定類別的美國商品,但截至11月底只完成該目標的51%。疫情期間能源價格暴跌以及波音公司飛機的問題是主要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的分析顯示,佔美國出口總額80%的企業,不得不為從中國進口的產品支付更高的價格,導致出口增長放緩。美國消費者卻因特朗普的貿易戰而買單。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另一份報告顯示,2018年,這些關稅導致美國消費者每年收入的損失約168億美元。此外,美國通過對進口的中國零部件徵收關稅,提高了自己產品的成本,減少美國的出口。

無疑,在特朗普瘋狂貿易戰的背景下,中美貿易依然增長高於其他經濟體之間的增長,而且美國對華貿易赤字持續擴大,只能說明美國企業和美國消費者對中國製造業產能的依賴程度很高,而美國疫情的失控則更加強化這一點。不少國際專家都說,拜登上台要強化美國抗疫,也就不得不依靠中國這一個有能力大規模提高產出的國家,以滿足國內抗疫所需求的醫療設備。筆者覺得,如果拜登也用中國的疫苗,他的「一百天抗疫計劃」能夠提前完成。

特朗普貿易戰的失敗,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眼睛只看到自己的美國,但是,中國的市場在全球,也就是因為特朗普的貿易戰,使到東盟在2019年取代美國成為中國第二大交易夥伴,2020年則成為第一大貿易夥伴。東南亞經濟體預計未來10年的增長速度將超過發達國家,而中國去年底成功使《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ECP)簽署。筆者也認為,這也是告誡拜登,換條路來走,特朗普的貿易戰走不通。

特朗普曾在2019年的一條推文中「命令」在中國的美企「立即開始尋找中國的替代品」,但幾乎沒有證據表明這種轉變正在發生。美國榮鼎諮詢公司調查顯示,美國對華直接投資從2016年的129億美元小幅增長至2019年的133億美元。在9月,接受調查的上海及周邊200多家美國製造商中,逾四分之三表示,它們不打算將生產移出中國。上海美國商會會長吉布斯表示:「無論特朗普政府將關稅提高到多高水準,都很難阻止美國企業在中國投資。」

另外,特朗普要把工作崗位帶回美國重振「鏽帶」(美國北部蕭條的工業區),也沒有發生任何改變。倒是特朗普不斷加碼的對中國企業的限制,的確威脅到中國高科技公司的生存和發展。但是,這也是倒逼中國高科技公司發展的動力,況且中國的舉國體制能力往往被外界所忽視。

特朗普已經是過去式了,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問題是,拜登接收後如何辦?筆者期望他明白,「中國太大,誰也打不倒」。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共和黨本可以選擇與特朗普切割的方式開啟政治新議程,但現實清楚地表明,共和黨仍離不開特朗普,只能以「選擇性遺忘」的方式,讓特朗普重新回到共和黨的中心位置。

    周德武  2021-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