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渤:從推特的是與非說起

2021-01-18
鮑渤
資深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1-18 at 17.50.43.jpeg

關於特朗普的推特帳號被封殺已是舊聞了。即將登場的拜登,近日收到推特公司給予的總統推特帳號@POTUS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美國總統的簡稱),星期三宣誓就職之後啟用。

然而,當初特朗普從奧巴馬承接的官方總統帳號,已有1300萬粉絲。拜登的帳號卻是全新的,要從零開始「漲粉」。據BBC報道,拜登團隊對推特這個決定很不滿,而推特卻傲慢到不予解釋。

特朗普是迄今為止最喜歡用社交媒體施政的國家領導人。他繞過主流媒體「推特治國」,開了風氣之先。但他其實多數時候是用個人帳號@realdonaldtrump發文,官方總統帳號反而用於轉推。如果我們再回溯他四年前競選總統時期,可見社交媒體呼風喚雨的巨大威力。沒有推特助攻,很難想像毫無從政經歷的商人特朗普,一舉擊潰已在白宮做了八年第一夫人、其後又擔任國務卿的政壇老手希拉莉。

中國有句古語叫「成也蕭何 敗也蕭何」。外界了解的人不多:正是特朗普言論出位「危害國家安全」,大約三百五十名推特公司員工致函總裁Jack Dorsey,要求封殺總統帳號。聯署信稱,「推特作為特朗普的傳聲筒,我們有份煽動了106事件」(as Trump's megaphone, we helped fuel the deadly events of January 6th)。如此看來,特朗普借推特點燃支持者衝擊國會的怒火,公民們(包括推特公司員工)自發行動,用自己的方式愛國,有問題嗎?

特朗普曾經掙扎但被「打倒在地」。一月八日晚推特發出消息,永久封禁其擁有8800萬粉絲的個人賬號。特朗普不服氣,用美國總統的官方推特帳號吐槽,隨即被推特刪掉。特朗普還不服,再用助手帳號發文,再被刪掉。

推特並不是唯一給特朗普的大嘴色貼上封口膠帶的社交媒體。令人震驚的是,是Facebook、Twitter、YouTube、Amazon 、Pinterest等十大互聯網寡頭聯手絞殺。此舉無異於把特朗普五花大綁押至「言論刑場」即時處決。

相對於已經平亂的美國國會衝擊案,號稱全世界權力最大的美國總統未經審判被噤聲,才是爭議最大,影響更為深遠的事件。

德國總理默克爾是最早意識到特朗普被禁言「有問題」(problematic)的首腦之一。這位歐盟的大姐大曾經與特朗普拍台瞪眼,替他說話顯然不是交情。她只是在蘇俄體制下的東德出生長大,對言論自由受箝制有切膚之痛。

相比於國會暴亂,特朗普還在總統位子上被閉嘴,社交網媒擁有者儼然成了「言論判官」,自然受到輿論質疑。推特老闆出來解釋,他們是私營機構,有權作出商業決定,對所經營的社交平台進行「微調」(moderate their platforms)。換言之,不必理會給公司扣上的違反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有關新聞自由權利的大帽子。

再說了,美國早在1996年曾經通過《通訊規範法》第230條 (Section 230 of the 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讓網絡服務供應商免責於使用者在其平台上所張貼的言論,同時也賦予「基於善意」限制平台第三方的冒犯性內容的權力。

這是保障互聯網公司免於起訴的最重要法律條文,特朗普在去年五月曾經簽署行政命令移除這塊「免死金牌」。值得一提的是,拜登當時表態,雖不喜歡特朗普針對推特公司所頒佈的行政命令,但他也支持第230條應立即廢除,現在暫不知他上任後的做法。

破壞第230條顯然會損害美國在互聯網自由的全球領導地位。但正如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提出,當社交網站開始有預設立場地控制言論,這將是一個值得警惕的危險趨向。一貫反特朗普的美國CNN也發出「Does it make sense?」之問:委內瑞拉、伊朗的專制者,俄羅斯的普京都可以用推特,美國總統特朗普卻被永久封殺,有道理嗎?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科企巨頭們透過大數據雲計算推測用戶喜好,包括消費行為及政治態度。他們的平台在向全球受眾展示「世界是平的」,用戶無遠弗屆暢所欲言。但演算法也在增加同質社群的互動,用戶可能被困在越積越厚的同溫層而不自知,政見偏頗不斷,與價值觀相左之人的恐懼和仇恨與日俱增。

我們生活在這樣一個世界:比全球最大宗教伊斯蘭的信徒還多,用戶超過23億的Facebook、年收入超過2650億美元的蘋果公司、全球訪問量最大的網站Google,改變著人類的交流方式和對世界的認知。一小撮科技寡頭們恍如巨獸。他們富可敵國,他們可以是言論及話語權的審判官,亦可以成為政治角力的造王者。

何為言論自由的基本權利,可以有討論空間。但是所有決定都要遵循法律規定,而不是根據某個社交平台管理層的決定。對虛擬世界的監管,「數碼寡頭」不能擁有一票否決權,監管者亦需要被監管。

 

延伸閱讀
  • G7 自上世紀七十年代成立以來,破天荒第一次談及台海和平的重要性,香港及新疆亦上了議程,但如何應對中國崛起的具體行動卻欠奉,可見宣示原則有餘,出手能力不足。

    鮑渤  2021-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