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美國為何在緬甸早就輸給中國?

2021-02-08
 
AAA

231111.jpg

緬甸的政變,是美國新任總統拜登全球外交政策的第一張考卷。

拜登的政綱,外交方面非常模糊,或許他競選時,從來沒有想到過會贏;又或許經過奧巴馬八年,加上嚴重的疫症,美國民意對於全球事務的興趣大減,因此除了發言譴責「民主倒退」,美國政府並無任何有效的行動。美國主流媒體也宣稱,拜登的「選擇非常有限」。

對美國最不利的還是緬甸的地緣政治。簡單地說,就是緬甸背靠中國,有如香港和澳門背靠廣東省。

2011 年之後,緬甸雖然出現了某種民主化,但民選政府馬上與中國掛鉤。中國計劃由雲南昆明起,貫穿緬甸國內,經過中部的第二大城市曼德勒,建立一條「中緬經濟走廊」,直通緬甸面對孟加拉灣的深水港皎漂(Kyaukpyu)。

此一走廊包括鐵路以及輸油管和天然氣運輸管,屬於「一帶一路」重要支線。

有媒體引述緬甸商務部數據,緬甸每年生產天然氣 80 多億立方米,出口天然氣 50 多億立方米,原油年產量也達 4,000 多萬桶。然而,由於油氣加工能力不足,緬甸每年需進口大量柴油和汽油。

皎漂港口還需要大量貨物碼頭基建。截至 2019 年 11 月 30 日,中緬油氣管道在緬甸南部、北部和中部共四個場站的分輸點,累計向中國輸送原油 2485.75 萬噸、天然氣 242.33 億立方米,累計為緬甸帶來直接經濟收益 5.2 億美元。中國宣稱此舉「不僅帶動了當地基礎設施建設、實現了巨額出口創匯、創造了大量工作崗位,而且推動了管道沿線經濟和油氣產業發展、解決了緬甸天然氣下游市場難題,還對實現中國能源進口渠道多元化、促進中緬互補聯動發展具有重大意義。」

此外,中國還將參與緬甸的電訊網絡、首都仰光的新城設計。中國有投資柬埔寨和建設施漢諾市的經驗,對於緬甸,可以從事人口移植、資金借貸輸送、過剩產能出口、基建工程,一旦成功,不但 5G、抖音、支付寶可以涵蓋緬甸整個民間市場,取得進一步的數據,軍事上更可直接窺伺整個印度洋。

奧巴馬雖然在 2011 年 11 月宣佈美國「重返亞太」,但講多做少,步伐遠遠落後於中國進入緬甸的速度。

中國已經是緬甸最大的貿易夥伴,中緬貿易佔緬甸對外貿易 3 分 1,而日本只有 5.3%。

當然,在緬甸投資也有風險。中緬經濟走廊經過很多民族的村落,有不同的文化和經濟衝突。接近港口的地方,也有羅興亞族人居住,隨著土地徵收和補償等事項,會令少數族裔衝突加劇。環保問題,中國的投資大概也不會優先考慮,一心只多快好省,太過計算環保會增加成本。

緬甸還向中國此一糧食入口的大國市場,出口大米和蔬果。其他貿易國家只能依次是泰國、新加坡、印度等區域國家。歐洲和美國對於緬甸,除了只認識一個民主女神偶像昂山素姬,輸出一點點西方民主人權的價值觀當做精神勝利,左派學者和輿論界歡呼一陣,法國導演洛比桑和荷里活以楊紫瓊為主角拍出歌頌昂山素姬的電影而自 High,不要說防範中國在南海和南亞的地區擴張毫無能力,西方對於緬甸市場貿易等實質經濟建樹,可謂完全鞭長莫及,全無建設性。

當歐美的主流媒體長年只輸入昂山素姬一個東亞民主女神形象,令歐美社會的中產階級和知識分子大為感動,覺得緬甸的民主化,就是西方價值觀的勝利;中國早已經暗渡陳倉。

中國在緬甸這個場,根本不須跟西方爭甚麼軟實力,不要口水,只需要物資和經濟的控制和影響。隨著資本進一步投入,經濟與政治的關連日緊,對於緬甸的軍方和其他反對派,身為最大的貿易夥伴國,進一步施加影響力甚至介入緬甸政局,只能是非常合邏輯的進展。

在緬甸的博弈之上,中國早已贏了不只一個回合。拜登剛上台,在老眼昏花中驚醒過來,如果他還記得奧巴馬十年前的所謂「重返亞太」,如果他記得找回塵封的資料,看一看奧巴馬到底說了幾多、然後美國政府又做了幾多,拜登可能會迫於現實,乾脆放棄緬甸,有如放棄柬埔寨,讓中國接管。

事實上拜登除了拉攏歐盟和日本,組成一個所謂譴責緬甸軍事政變、令民主化進程倒退的口水花大合唱團(A Chorus of Protests)確實無法做甚麼。

而中國的聲明早已聰明地保持中立,甚至不承認這是一場軍事政變,只稱之為內閣改組,聯合國安理會企圖譴責,又被中國依法否決。確實,除了所謂譴責,聯合國難道派維持和平部隊進入緬甸、營救昂山素姬不成?

在緬甸政變局勢之下,印度洋的另一邊斯里蘭卡,消息傳來:斯里蘭卡政府 2 月 2 日宣佈取消與印度、日本合作該國的可倫坡港東貨櫃碼頭開發計劃,令新德里和東京政府大感驚訝。

有印度媒體報道,斯國突然取消這項合作計劃,幕後推手正是近年積極在南亞著力的中國,並稱中國駐可倫坡大使館資助當地人抗議示威,反對斯里蘭卡與印度和日本合作。

中國為壓制印度和日本這兩個傳統競爭對手,在幕後大力施壓分別擔任斯國總統、總理的拉賈帕克薩兄弟,撤回合作方案。

除了南中國海,印度洋亦將為中國眼中下一個兵家必爭之地,緬甸為第一站,斯里蘭卡為對海的另一戰略據點。

中國已經看穿美國的實力有限,所謂「重返亞太」,需要資金,只有錢可以籠絡人心、買通政權,但是美國和歐洲都沒有錢。中國有中央集權動用儲備的效率和能力。因此所謂美國重返亞太,將只限於派幾隻航空母艦定期來印度洋跑一兩轉圈。

 

文章原刊於《CUP》。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