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雨亭:從少康中興談國民黨與外省人的救贖與新生

2021-02-17
楊雨亭
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博士
 
AAA

e509bf98-092b-4d06-8138-62a7580a95e1.jpg

趙少康在今年(2021)2月1日宣佈重回國民黨,計畫參選國民黨主席以及下一屆的中華民國總統大選,結果媒體熱鬧一陣,令他意外的,各方的支持度不高,尤其是國民黨內中生代領袖並沒有「讓賢」的意思,地方勢力的反應冷淡,國民黨與藍營中的傳統派不表態,而統派表示懷疑。於是他迅速在2月8日宣布角逐2024年的中華民國總統大選,這一方面說明趙少康的精明靈活之處,不和中生代在黨主席上扞格,以「總統換主席」,另一方面,也看出趙少康的弱點被暴露出來,他如果沒有辦法得到國民黨內當權派的足夠支持,他要獲得國民黨提名做為總統候選人的機會就有疑問。因此,趙少康未來在選戰的操演中,他仍然必須掌握國民黨的權力結構。以目前的情形看來,國民黨黨主席江啟臣續任黨主席的意願很高,強龍不壓地頭蛇,趙少康不可能硬幹,而如果江啟臣或朱立倫出任下一屆的國民黨主席,現任新北市市長侯友宜出線的機會很高,趙少康的處境困難。

趙少康精明強幹,一切靠自己的實力幹活,多年來和國民黨各方諸侯的關係不見親密,主持談話性節目《少康戰情室》表達自己的立場和觀念時相當強烈,頗有順我者昌的氣勢,雖然合乎深藍族群的擁戴,但是對於中間、本土、女性與年輕選民缺乏吸引力。近年來,趙少康反美情緒不低,美國方面對他應有相當意見。長期以來,台灣因受中共威脅,美國的支持對於台灣選民的無形影響很深。筆者認為美國基本上是不會支持趙少康的,如果趙少康能夠再造韓國瑜的選舉熱潮,他個人主動赴美「朝貢」的興趣雖然不高,美國仍可能仿造韓國瑜模式,必須「避險」在台灣產生反美政權而邀請趙少康訪美。去年(2020)8月在《少康戰情室》上,陳文茜說趙少康選總統,她願意擔任副手;11月初趙少康南下訪視前總統陳水扁,造出相當聲量;趙少康對呂秀蓮相當禮遇,對綠營開明中生代中的郭正亮、梁文傑、高嘉瑜等人十分拉攏。這都顯示出他「出山」的前兆,若說趙少康選總統只是受到韓國瑜鼓動「汝曹不出,如蒼生何」,未免太過簡單,實在是趙少康自忖再不出馬,時不我予,而且這樣下去,中華民國必亡,不亡於共,也亡於獨。目前國民黨內幾乎沒有大老可以出面整合四分五裂的國民黨各方勢力,對於趙少康最重要的是他多久可以產生他的競選團隊以及影子內閣,並且持續保持聲量。

由於民進黨不能妥善處理兩岸關係而使得台海戰爭危機升高,台灣老百姓承受的壓力很大,這是國民黨的機會,也是趙少康的機會,因為這是民進黨的盲點,也是民進黨的罩門。而趙少康和韓國瑜擁有深藍群眾的支持,在中國民族主義上和大陸人民相通,所以中共雖然未必最喜歡趙少康,但是可以信賴和趙少康溝通兩岸關係,最主要的是必須強調中國統一的大方向。然而在當前實際的情況中,國民黨、民進黨雖然在統獨議題上矛盾,但是在維護台灣的生存發展上卻是互為表裡,缺一不可。因此,國民黨在保台、維護中華民國上,又和中共立場有所差異。整體而言,台灣島內、兩岸關係、中國大陸以至東亞秩序與美國的全球治理模式,是一個重要而複雜的生態圈,任何政治人物、學者、智庫與政黨如果只考慮自己主觀的立場與希望而定出未來的發展計畫,一定會和其他地緣利益者發生扞格。但是絕大多數人不可能有條件、有意願站在更高的視野觀察與體認自身與他人共處的環境中的問題與機會,因此衝突極難避免,和平與繁榮就容易被破壞。由於中國、台灣與東亞的和平繁榮未必有利於國內問題重重的美國,筆者認為兩年以來中共的一些被動、主動挑釁的言行,相當部分是被美國設計或至少樂於見到的。中共戰機繞台以及在南海築礁的次數越多,美國派遣航母艦隊來到亞洲的國內與國際正當性就越高,而台灣地位是美國對付中共最好用的棋子,「中國(中共)、台灣(中華民國)、美國」三位一體,美國遠在萬里之外,操作起來得心應手,口說無憑,並不費勁兒。去年中共戰機繞台二千餘次,台灣戰機升空攔截至少幾百次,兩岸中國人(血緣、文化上的)共耗損資源數千億元台幣,美國為此實際軍備支出很少,而兩岸關係愈演愈糟,台灣人厭惡中國人的程度愈來愈高,中國人仇視台灣人的比例也愈來愈高,筆者相信美國對此現象是非常高興的。

未來除非中共武統,台灣政黨與族群結構問題已經形成,台灣社會的政治認同分歧短時間內無法解決,而兩岸關係一直成為民進黨在美國支持與指導下的「選戰必勝工具」,操作十分靈活,中共徒呼負負,莫可奈何,且對國民黨的軟弱不堪,極感失望。如果視兩岸關係為一盤多維象棋,民進黨掌握著民主道德至高點以及美國支持的圍堵要塞,國民黨的主帥和車馬砲被封鎖一角,過不了楚河漢界。而就是過了海,到了對岸,就是中共的勢力範圍,國民黨是其長期以來宣傳的「敵人」,完全無法施力。近年來中共抓了不少「台諜」,國民黨並沒有能力營救,台商在大陸面臨種種經營困難,國民黨在大陸的地位已經不是90年代的光景,難以與中共商量為台商解套的辦法,九二共識也失去了往日「芝麻開門」的光彩與魔力,所以國民黨在兩岸都被視為「軟腳蝦」,由此近年來不少外省人開始反獨、反美、傾中、傾共,其形勢頗像1947、1948年大陸國共內戰時國民黨衰敗的情形。近年來國民黨的勢微,嚴重地影響了兩岸關係的平衡,就像戰國時代的晉國,擋住了秦的勢力,之後晉分三家,秦東進,逐一滅韓趙魏與諸國。以此喻今來看,國民黨像晉,四分五裂而亡,就剩下孤單的民進黨,只能永遠依附著美國,滅亡的時間只剩倒數。由此,唇亡齒寒,民進黨也需「扶持」國民黨,讓國民黨永遠擔任晉國的角色和功能去頂著如秦的中共。筆者一貫認為待中共政治改革上軌道之日,中國人團結一心,美國失去了圍堵中國的正義和正當性,中國人的時代才真正地來臨。

中共在美國制約一時之間不能武統的格局下,必然使國民黨陷入「天然的陷阱」中,難以脫困。筆者形容這是兩岸棋盤上「囚徒的困境」,有著歷史性國共關係以及二戰以後冷戰的背景,其中除了我們中國人自己的責任,最主要的是美國國務院和智庫的戰略設計及商業部、司法部、五角大廈和中情局的戰術部署。這裡所謂「囚徒」,主要是講國民黨的,但是也包括中共,國民黨做為「囚徒」的角色尤其貼切,關在小牢房裡;其次是中共,關在小牢房外的中牢房裡;然後是民進黨,關在中牢房外的大牢房裡(所以民進黨也不能沾沾自喜,雖然最得美國典獄長和獄卒的喜愛和利用),一切利益以美國(或說美帝國主義)優先。美國政府和智庫所下的棋,是深思熟慮的,決不是情緒衝動的中國民族主義者、藍營的仇恨民進黨人士以及仇中恐共的台獨者所能理解,因為我們國人今日所能考量與掌握的幅員、資源以及科技、商業層次和美國差得太遠。由此,中共應看清形勢,中共的政治思維和體制以及解放以後的極左政策下所發生許多錯誤的歷史,成為美國掐住中共要害之道,這和美國對付蘇聯的方式並不相同。美國指使的法輪功和大紀元、藏獨、疆獨、台獨以及部分民運分子長期製造反共反中輿論,和美國極右勢力與川粉結合起來,形成了相當穩定的力量,對中共的形象以及政權合理性打擊甚大,可以說是在軍事、貿易兩道封鎖線以外的第三軌道-自由和人權。如果中共一直沒辦法調整自己長期形成幾乎牢不可破的封閉型政治思維和體制,就是統一了台灣,問題仍然存在,美國頂多讓出第一島鏈的台灣部分,退至琉球即可,封鎖線仍在,還可以進行圍堵中國戰略三、五十年。中國再去攻打琉球的正當性不足,就是攻下了琉球,然後要做什麼呢?美國還在萬里之外。

以大中國的歷史視角而言,筆者建議一個解方,就是中共考慮退一步,讓國民黨先離開「囚徒的困境」,得以回到大陸重新開始。國民黨復甦,小牢房不在了,再逐步打開中牢房、大牢房,如此漸漸解開國共鬥爭後被自己與美國以冷戰利用台灣圍堵中國所打的死結。當然,國民黨自身不能等候中共的「恩准」,必須自己有意願與決心回到1949年被打敗退出的中國國土,同時要安定台灣的局面。

筆者從趙少康宣布參選2024年的中華民國總統大選,思考台灣、兩岸、中國、東亞以至於美國的生態結構,其中由自己的内鬥和美國鎖鏈環環相扣,一時難以解開。筆者以「囚徒的困境」來描繪國民黨、中共、民進黨的相互關係,其中國民黨的處境最為困難。筆者身為國民黨、外省人第二代,體會最深。1949年初,徐蚌會戰國軍戰敗,副司令官杜聿明被俘不降,聽說毛澤東將他空運至蒙古,放入一口深井中,「坐井觀天,望中央」。這是否是事實,並未確實,但是筆者年輕時讀到這個故事,心中非常震撼。此後,感受到整個國民黨在慘敗丟掉大陸之後,其心情豈不是和傳言中的杜聿明的處境一般,望著深深遠遠的井口,何時才可以見到天日?七十二年過去了,國民黨、外省人的第三代人都有了,而我們心中的牢房,並沒有除去。某個角度,「囚徒的困境」,其實講的就是我們的父母和我們這兩代人失去故國的心境。趙少康、韓國瑜代表著我們的時代的典型,他們的成敗,也就是我們的成敗,同時我們的成敗,也就是他們的成敗,這是中國共產黨、民進黨、美國人都不了解、也都不能體會和接受的。由此,我們祝福趙少康和韓國瑜的再接再厲,但是不能局限在我們自己的小圈圈中,我們也接受和我們意見和認同不同的人們,尋求大家的共識,去除仇恨,擴大到整個台灣、中國大陸以至於東亞與世界的和平與繁榮之中。這時,我們終於化身為蝴蝶,飄飄然,飛出了百公尺深幽暗的古井,看見了天日,有了新生,為了我們的父母以及在過去大時代中逝去與受苦的許許多多的家人與百姓。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經過這趟春運和春旅,我體驗到台灣的多元出行選擇,包括鐵路、公車、共享腳踏車、共享電單車等公交選項幾乎無縫接軌,也看到台灣人相當珍惜本土旅遊資源。

    溫偉中  2021-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