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對等原則」與中美關係的未來

2021-02-16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BA1.jpg

在中美兩國試圖重置緊張的雙邊關係之時,「對等」將是一個值得關注的關鍵詞。在特朗普執政的四年裡,「對等」理念構成了其對華政策的基石,雙邊關係也降至歷史最低點。拜登新政府上台後,其策略可能有所不同,但預計也會主要依據這一理念來構建對華關係。

無論雙邊關係如何發展,是好轉還是惡化,「對等原則」都是潛在的催化劑。至於中國是否接受這一原則,是否有以對等行動讓雙邊關係重回正軌的意願,還有待觀察。

迄今為止,北京尚未釋放出明確信號。在公開場合,北京堅決把中美關係惡化的責任推到了華盛頓頭上,指責美方從中作梗,令雙邊關係在外交、科技、學術和民間交流等全面惡化。中國還指責美國在沒有正當理由的情況下,與西方盟友聯手對付和打壓中國。

這方面最新的例證是,英國本月決定吊銷中國國際電視台(CGTN)在英落地許可。CGTN是中央廣播電視總台旗下的一個國際新聞頻道。英國給出的借口十分牽強,稱這家電視媒體最終還是受中國共產黨控制。

北京給予了強烈回應,稱英方的決定十分虛偽,純粹是在玩弄雙重標準。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的回應不無道理。他表示,18年前,當CGTN獲得在英運營執照時,英國當局對CGTN的政治背景了如指掌,而18年後,英方又拿CGTN的政治立場進行炒作,並據此作出了撤銷落地許可的決定。毫無疑問,這是出於政治目的,是荒謬可笑的。

在多數中國人看來,英國是在無端挑釁。在打壓和遏制中國方面,英國總是亦步亦趨,唯美國馬首是瞻。也有人認為,這是北京在處理與西方國家關係時必須面臨的挑戰之一。

在節目播出和報刊發行方面,CGTN等中國媒體此前並未遇到太多限制,反而是歐美等西方廣播電視和報刊等媒體,在中國卻面臨諸多嚴格限制。通常,它們的節目和產品只能出現在涉外酒店,或者外國外交官和商人的家中。

在中國共產黨全方位加強意識形態管控之際,中國不大可能會向外國媒體提供對等待遇。在此背景之下,CGTN和其他中國媒體在西方國家的業務將會面臨更嚴苛的審查和監管,也就不足為怪了。

特朗普2016年當選總統之前,對等原則一般只適用於投資和貿易領域。自2000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中國尋求經濟上與世界接軌,為國內經濟騰飛鋪路。外國投資者和商人也在對華遊說,希望中國能像他們國家對中國投資和貿易開放一樣,也為他們提供一個公平競爭和非歧視的營商環境。在過去20年里,關於中國未能兌現承諾的抱怨之聲日漸增長。

在過去四年裡,特朗普政府充分利用了這樣的不滿和抱怨,在對華打交道時,突出強調「對等原則」。

在對等原則的幌子下,特朗普政府對華採取了一系列強硬措施,包括對中國外交官和記者施加限制,撤銷與中國人民解放軍有關的學生和學者赴美簽證等等。特朗普還頒佈行政令,試圖禁止下載TikTok和微信應用程序,並提高中國輸美商品的關稅。

中國政府對美方的行徑大為不滿,指責前國務卿蓬佩奧等一小撮對華鷹派別有用心,蓄意破壞雙邊關係,但對美國人對對等的強烈呼聲,則不予理睬。

美前財長保爾森長期以來對華友善,支持中美加強合作和互動。在去年11月就中美關係發表演講時,他也曾呼籲雙方增加「針對性對等」。

當然,保爾森並不認可特朗普政府關於絕對對等的隱含論調。特朗普政府認為,凡中國做不到的,美國也不會做,凡不是基於對等原則的經濟關係,美國都不予支持。理智的分析人士普遍認同(保爾森的)觀點。他們認為特朗普限制中國駐美外交官和記者活動以及限制兩國民間交往的決定,並不符合美國利益。

但保爾森也認為,在美國最具競爭力和影響力的行業和領域,美國需要「對等待遇」。例如,他認為,在從中國獲得對等和切實的利益之前,美國不應撤銷現在對中國輸美商品徵收的關稅。而在歐洲國家,要求對等待遇的呼聲也日益高漲。

而在中國,面對不斷增加的對外摩擦,分析人士對「reciprocity」一詞的含義似乎仍有不同理解。一些媒體評論員將其解釋為「互惠」,而不是美國等西方國家所理解的「對等性」。

此外,中國對美國如何借禁華為、關孔子學院來打擊中國、遏制中國崛起的宣傳攻勢,進一步攪亂了對「對等性」的討論和理解。例如,特朗普政府去年向美國大學施壓,要求關閉孔子學院的舉動,就引起了中國政府和民眾的強烈憤怒。在中國政府的資助下,孔子學院旨在教授和傳播中國文化和語言,以達到提升中國軟實力的目的。

憤怒歸憤怒,不滿歸不滿,但中國官員和民眾都忘了問自己這樣一個問題:如果受美國政府資助的類似於孔子學院的機構,希望在中國知名學府北大和清華等開設教授和傳播美國歷史、文化和語言的課程,中國政府會允許嗎?

其實,無論你是否喜歡,能否接受,在中國與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的未來關係中,「對等原則」將越發重要。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更長的電報》聲稱,中國的野心是顛覆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構建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競爭秩序,但報告並未給出任何證據,來支持其論斷。其實,實際情況正好相反。

    王向偉  2021-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