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教科書以外的史實

2021-03-01
 
AAA

388.jpg

畫家永地秀太於 1929 年重新繪畫中日代表於下關市春帆樓進行談判的情景,前排最右為李鴻章,後排最右為伊藤博文。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史實和「歷史學」是兩回事。「歷史學」和「歷史教科書」,又是兩回事。

中學的歷史教科書,尤其是近代史,在豐富的資料之間,往往經過編選和剪輯,美其名為化繁為簡、提綱挈領,實際上只選取一個橫切面。

放下了歷史教科書本,在考取中學畢業會考的歷史課程的好成績之後,一個精明的人,不論投身任何行業,都至少在業餘與歷史書為伴,了解你的國家、你身處的世界,思考你從何以來,推測你將往何處去。

了解歷史要看全貌,不要只看一個角度,就產生偏執的情緒反應。

例如 1895 年的日清戰爭,清國戰敗,派宰相李鴻章去馬關於日本名相伊藤博文談和,同意割讓朝鮮和台灣。

談判期間,不但伊藤博文咄咄逼人,李鴻章還被日本愛國青年迎面槍擊,一臉是血。事後李鴻章到訪德國,應當地教授邀請驗傷,成為第一個用 X 光機的中國人。

李鴻章善用苦肉計,在醫院出來,面纏繃帶重返談判桌,讓外國記者拍照,結果得到同情分,伊藤博文為表體恤,將索償的三億銀,減至兩億。

另有一種說法。李鴻章逗留馬關期間,與慈禧太后通密電,李鴻章告訴慈禧太后:賠償金額太大,若再不退讓,只有罷議準備開戰。電報被日本截獲,因此伊藤博文故意開價三億兩,本來就準備還價到兩億。

賠錢之後又割讓台灣、朝鮮半島、遼東給予日本。雖然後來因俄國的壓力,日本放棄遼東訴求,但對於伊藤博文,在領導明治維新成功之後,又是一場輝煌的勝利。

日本對清國的予取予攜,引起德國和俄羅斯的興趣。1896 年,沙皇尼古拉二世舉行加冕大典,李鴻章獲邀出席。其間俄國總理大臣維特與李鴻章簽署密約:清國批准俄國將鐵路貫穿滿洲直達海參崴,是為「東清鐵路」。李鴻章本來也有聯俄制日之意,何況也收受了三百萬盧布的賄賂。

兩年之後,康有為發動戊戌維新,光緒皇帝在邀請德國王弟亨利訪問北京之後,又邀請伊藤博文來紫禁城,虛心向伊藤請教明治維新成功之道。

雙方檔案記錄對話。光緒對伊藤說:「我國與貴國同在一洲,至親至近。現在我國亦要變法,貴爵可將變法次序詳細告知總理衙門王大臣。」

清室紀錄的伊藤博文答:「敬領大皇帝諭旨,如承王大臣下問,凡有益於貴國之事,外臣盡其所知,傾心相告。」伊藤隨員的記錄更詳,且有場景描寫:「(此時皇帝與慶親王耳語移時)皇帝:貴國與我國同洲,相距較近。我中國近日正當維新之時,貴爵曾手創大業,必知其中利弊,請為朕詳晰言之,並望與總署王大臣會晤時,將改革次序、方法告之。伊藤答:敬遵諭旨。他日如承王大臣下問,當竭其所知以告。」意思就是:日本願意幫助你,希望你這套不是外交姿態,請你委任一名事務大臣,我回國後建立渠道,我告訴你實質的方法。

隨行的日本外交官林權助的電報稱:「至於中國的改革,皇帝稱,他將通過總理衙門大臣們向侯爵提出一些問題。」三者的記錄一致。

光緒帝表示將加強中日兩國的關係。清朝的記錄稱:「上諭:我深願與貴國大皇帝合力同心,連絡邦交。伊奏:我國大皇帝聖意亦與大皇帝相同,可見連絡兩國邦交甚為容易。」伊藤隨員的記錄為:「皇帝:願今後兩國邦交從此益敦。伊:我國天皇陛下聖意實亦在此。比來兩國臣民交誼日益加密,故邦交必能因之益固。」

這段交往,讓今日的香港學生讀了,就會覺得奇怪:伊藤博文明明是侵華辱清、割地拿錢的帝國主義首領,為何光緒皇帝如此低三下四請人家做變法的老師?

光緒確有計劃請伊藤博文做顧問。伊藤博文也有意退休之後去清國。清室的紀錄並不完全,因為光緒當面還說了很多稱讚恭維伊藤博文的話,記錄的文書臣官覺得,太沒有面子。

只是此會之後第二天,政變發生,西太后和光緒正式翻臉,光緒完全被奪權。梁啓超逃亡日本領事館。伊藤博文親自下令保護營救,轉移日本避難。

然後光緒皇帝被囚禁於瀛台,伊藤博文與光緒也失去了聯絡。本來時間在光緒這一邊,光緒只需侍候好太后,太后不一定會拒絕光緒代表的憲政改革。但是維新集團卻要遊說袁世凱兵變,消息洩漏,西太后將譚嗣同等六君子一網打盡,康有為梁啟超逃亡海外。康有為由英國領事保護逃亡,梁啓超則由日本施以援手。

此一結局,1989 年 6 月之後的北京,與 2020 年下半年的香港都略有相似。當然,人物和細節都很不相同。

以上這等史實,你看了有何感想?

 

文章原刊於《CUP》。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