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平:美歐聯合對待中國不符實際

2021-03-08
 
AAA

106025464.jpg

全國政協委員、香港中國學術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黃平日前在兩會上就中歐關係以及香港如何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問題接受了中評社記者的採訪。黃平表示,目前中歐都面臨着新冠疫情的影響,使得中歐之間包括過去這一年來連正常的原有計劃當中交往都被迫暫時擱置或推後。從百年大變局來看,當然就是更深更長的影響,從100年前歐洲第一次世界大戰到我們做這個判斷正好100年,這100年來,國際關係、國際格局、國際秩序的不確定性增加了,包括風險危機中的「黑天鵝」和「灰犀牛」事件也增多了,東西關係或者西方世界與非西方世界的力量對比發生了變化,還有,非傳統安全的挑戰越來越多,比如氣候變化、能源短缺,甚至糧食問題、水的問題都是非傳統安全,所以是世界層面的百年未見大變局。

黃平指出,在人類歷史過去的100年甚至300年中,美歐都是主角,甚至是主導。但現在整個非西方世界的人口規模發展速度還有在世界國際格局中的分量和影響力都在增加,可以說,各國都面臨着新的不確定性的挑戰,都面臨着怎麼應對風險危機的問題。疫情是其中最眼前的的挑戰,中歐也共同面臨着氣候變化,發展的可持續性,發展怎麼匯集更多的人共同富裕等問題,這些也是人類面臨的共同挑戰。如果攜起手來,面對挑戰,朝着共商、共建、共享、共贏這麼來走,就會形成人類命運共同體。所以最大的挑戰就是面對這些問題時,我們是攜手合作,還是仍然遵從叢林法則進行零和遊戲,贏者通吃?現在,新的格局雖然還在變化之中,但核心問題就在於中歐是攜手合作、互利共贏還是互相爭搶,走向惡性競爭?

黃平對中評社記者表示,中歐早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中國是最大的市場,是最大的維護和平的力量,同時我們還是整個世界最大的文明體。所以中歐關係其實不只是經貿關係,維護和平也是兩國的最大利益。同時,我們可以進行文明互鑒,也都包含着豐富的文化多樣性。在這樣一種情況下,在雙方四十多年的經貿關係中一直是合作為主基調。疫情期間,儘管客觀上有中美貿易戰等原因,歐洲仍為成了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

具體而言,在疫情期間,中歐班列運行正常,受到疫情的負面影響和衝擊較小,絕對量增加。在中歐貿易領域裏面的經濟和貿易,包括雙向的投資以及投資環境的改善,開放的程度以及法制化的程度,服務於經濟貿易投資和整個的法制化程度,都是在提升的階段,所以中歐關係在下一階段實際上是怎麼上台階,提高質量的問題,這需要雙方共同努力。

對於美國總統拜登在G7峰會上提出的美歐盟友聯合與中國競爭的表述,黃平說,第一,拜登講這個是在預料之中,我們不覺得奇怪,更不覺得吃驚。第二他要做調整實際上針對的是過去四年特朗普「退群」、「脫鈎」和美國優先的主張,來鞏固盟友關係。現在他提出要重建盟友,中國就是一個最大的市場,也是所謂最大的威脅,所以他們一定要聯合先重建被特朗普損害了的跨大西洋關係,以便共同來處理對華關係。但是研究美國也好,研究歐洲也好,研究任何的國際關係,我們不但要看他的領導人怎麼講,也要看他怎麼做,不但要看他怎麼做,也要看他怎麼做不做得到。

黃平指出,我們要考慮,美方的提議歐洲是否想要?歐洲也不是鐵板一塊,美國提出這樣一個不同於特朗普的做法,那歐盟怎麼接?怎麼合作怎麼應對?這不是一個簡單的結盟還是不結盟的問題。中國不是一個簡單的威脅,我們也是最大的市場,擁有最大體量的經濟、人口、企業,是歐洲最大的合作夥伴,所以雖然美國提出方案,但是否會繼續朝着此方向調整或者落實仍需觀望,中美和中歐關係都不可能停下來說等它調整好了,我們再起步走,歐洲不會一直等待,中國也不會原地踏步。現今,國際關係早不是黑白分明,更不是冷戰格局,所謂美歐聯合起來對待中國實際上是不現實的,不符合今天的實際情況。

至於對香港未來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有什麼應該做的方面,黃平表示,有三點香港是有條件也應該做的。第一就是在現有基礎上,解決好就業、民生和保護住自己在自由港、金融中心、航運、物業、物流等領域原有的優勢,同時作為世界為數不多的自由港之一,一定要解決好就業民生,讓更多的人在香港這一個相對的小經濟體裡可以受益。第二就是要看到大勢,以合作的姿態來參與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在粵港澳大灣區中,雖然香港是個特區,有專門的貨幣甚至法律,但整體看,如果合作起來就是1+1+1>3,包括解決香港的就業、民生問題,都要利用粵港澳大灣區這個機遇。第三就是融入中國發展大局。中國的發展在過去40年裡一直是一個高速或者中高速的勢頭,在今後我們看得見的5年、10年、20年裡,中國的勢頭仍然將是最好的,潛力仍然是最大的,空間仍然是最多的。

在這個情況下,香港一方面要保持住作為世界性、國際性、高度自由化城市的優勢,另一方面要融入大局,融入到祖國大發展,為大發展做貢獻。首先要完整、準確和全面地理解好「一國兩制」,怎樣全面行使管制權,恪守主導權,以及「愛國者治港」和國家安全、主權、發展的底線,在法律框架下發展經濟,解決民生。其中,黃平特別強調,就是在原有的國際金融中心基礎上,做香港的科技創新。如果香港的科創也能夠在今後5年至10年間成為國際的中心,它特有的貢獻和作用對香港本身,對粵港澳大灣區和對融入祖國發展的大局就會彰顯。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