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忠平:俄羅斯如何應對頓巴斯軍事衝突?

2021-03-15
宋忠平
鳳凰衛視評論員
 
AAA

thumbnail_001.png

thumbnail_002.png

如今,烏克蘭軍隊和烏東武裝力量的大規模軍事衝突一觸即發。連日來,烏克蘭軍隊在盧甘茨克和頓涅茨克地區和當地武裝組織交火,雙方在交戰中使用了包括榴彈炮、步兵戰車和反坦克導彈等重火力。在過去一周裡,烏克蘭部隊在頓涅茨克郊區開火,摧毀了多座房屋。烏克蘭表示,烏克蘭軍隊沒有遭受戰鬥損失。頓涅茨克武裝組織表示,作為對烏克蘭軍方攻擊的回應,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武裝組織領導人允許各部隊先發制人向烏克蘭軍隊陣地開火,以「保護人民免受烏克蘭恐怖襲擊」。

東烏克蘭武裝組織和烏克蘭軍方互相指責對方違反停火協議,俄羅斯則要求雙方停火。目前,北約各成員國均未對烏克蘭局勢發表任何評論。不過,北約組織的代表已經抵達了烏克蘭。3月10日,由北約陸軍中將羅傑·克盧捷率領的北約地面部隊指揮官代表團抵達烏克蘭,烏克蘭陸軍指揮官奧列克桑德·敘爾斯基中將與北約代表團舉行了會談。

早些時候,烏克蘭問題三方聯絡小組的俄羅斯代表鮑里斯·傑里洛夫指責烏克蘭方面,是烏克蘭當局正在導致衝突升級,烏克蘭方面正在向盧甘斯克和頓涅茨克地區開火,並增援部隊和軍事裝備運抵雙方接觸線。

烏克蘭為何戰亂不斷?其根本的原因是俄羅斯和烏克蘭的尖銳矛盾升級。烏克蘭曾經是蘇聯加盟共和國,但烏克蘭東部地區的歸屬,是赫魯曉夫埋下的雷。這塊土地本是俄羅斯族人世代居住,但在赫魯曉夫主政時,將之劃歸了烏克蘭。但蘇聯解體了,這塊土地的歸屬爭議就必然爆發了。東烏克蘭地區政治信仰上親俄羅斯,民族認同上是俄羅斯人,在烏克蘭日益靠攏西方陣營的背景之下,矛盾必然爆發,甚至東南部的烏政府軍直接易幟,成建制加入反政府陣營。近期在烏克蘭一次民意調查顯示,絕大多數烏克蘭百姓認為烏克蘭正在走向一條錯誤的發展道路。就算在烏克蘭國內,烏克蘭政府也在失去民心。

至於烏克蘭政府軍總是打不贏烏東武裝組織也很正常。實力使然,烏克蘭東部武裝主要由俄羅斯族的退伍老兵,及在礦廠、軍工廠等企業工作過的當地年輕人組成。這些人經歷了阿富汗戰爭、反恐作戰的洗禮,甚至在戰場上立下赫赫軍功。至於是否有得到俄羅斯軍隊的支持,這也是必然的結果。如今從俄羅斯外交部門的表態更是明顯,俄羅斯不僅會支持,更會全力支持烏東武裝力量。

這次軍事衝突早已有了跡象,不奇怪。烏克蘭內務部長之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烏克蘭正在着手準備武力「收復」頓巴斯地區。與此同時,烏克蘭外交部也證實,烏克蘭已經在頓巴斯和克里米亞地區集結了重兵,只需要總統一聲令下就將展開行動「收復」被「佔領」的領土。

烏克蘭確實一直在戰爭準備。澤連斯基之所以敢於開戰與域外勢力的支持大有關係。尤其是美國和英國的背後支持。拜登政府近日稱,將向烏克蘭提供價值1.25億美元的軍事援助,未來還將繼續加大援助,幫助烏克蘭抵禦俄羅斯的「軍事侵略」。隨着美軍在歐洲的戰略東移,駐德部隊正式開進波蘭,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之前俄烏對峙中的被動局面。而在烏克蘭,英國派出的軍事顧問已完成對超過2.25萬名烏政府軍的軍事訓練,烏軍整體實力得到進一步提升,這就進一步給了烏克蘭挑戰俄羅斯的底氣。從烏克蘭內部來講,過去一年局勢趨於穩定,烏克蘭經濟水平迅速恢復,工業水平已恢復至戰前水平,作為東歐糧倉,在農業上也取得了豐收。政府方面,澤連斯基的「人民公僕黨」在議會席位已超過半數,政壇局勢也很穩定,其推行的一系列改革措施也得到了有效實施。在內部維穩上取得成功的烏克蘭,解決了內困,現在能騰出手來處理「外患」。

尤其是烏克蘭十分肯定自己已經是西方世界一部分,美國也支持自己加入歐盟,烏克蘭確信還能獲得北約的軍事保護,在這種情況下,烏克蘭才敢於發起領土收復的軍事衝突。但烏克蘭憑一己之力是絕對不行的,只有和美國綁在一起,得到拜登的承諾,澤連斯基才會覺得在面對普京的時候能沉住氣。但澤連斯基不要忘記了格魯吉亞的教訓,美國開始也說支持格魯吉亞對抗俄羅斯,但等格魯吉亞與俄羅斯開戰了,美國和北約退縮了。烏克蘭還不是北約成員國,也不存在集體防禦的問題,尤其是面對俄羅斯的強硬立場,美國必然再次妥協讓步,吃虧倒霉的還是烏克蘭自身。

澤連斯基最頭疼的不僅是俄羅斯,更為麻煩的,也是最根本是民族分裂問題,在頓巴斯地區,俄羅斯族擁有極高是比重,蘇聯解體後,有着極高民族歸屬感的烏東俄羅斯人被劃入了烏克蘭,這讓他們從感情上就過不去,而烏克蘭和俄羅斯相差巨大的綜合國力更是加重了這種心理不平衡,回歸俄羅斯的心態讓烏東和克里米亞的俄羅斯族蠢蠢欲動,再加上2013年的那場親歐棄俄的顏色革命,親俄的亞努科維奇被趕下台,換上了擁抱西方的波羅申科,這就使得親俄派的內心更加憤懣,最終引發了烏克蘭民族分裂的悲劇,而這種民族對抗心理,必然讓澤連斯基有心無力解決國家分裂問題。

至於俄羅斯該怎麼辦?事實上,在烏克蘭不斷增兵開火之際,普京政府就已經覺察到情況的嚴峻,由於烏克蘭軍隊過於接近克里米亞,因此俄羅斯已經明確表示將反擊任何針對克里米亞的軍事行動。俄羅斯防長紹伊古警告稱,俄武裝部隊將回擊任何「侵略者」,並表示不排除動用核武器。俄羅斯的這一表態,無疑是給烏克蘭劃下了紅線,如果烏克蘭軍隊試圖接近克里米亞,則可能引發俄羅斯的強硬回應。

克里米亞完全控制在俄羅斯手裡,俄羅斯有相當決心控制住而不會出現問題。關鍵是在烏克蘭東部地區的策略該如何處理考驗着普京的政治智慧。

普京的選擇可以有三。一是持續保持大兵壓境的戰略威懾之勢,讓澤連斯基認識到俄羅斯不會坐視不管。當然重兵壓境更為重要的是警告美國和北約不要輕舉妄動,俄羅斯軍隊不是吃素的。二是進行小規模、隱蔽化的軍事滲透,直接支持烏東武裝力量,全力支持對抗烏克蘭軍隊的軍事襲擾,徹底打到停火為止,讓澤連斯基這個氣盛的總統遭受戰場上挫折。第三點也不排除俄羅斯直接的高強度軍事干預。一旦第二招失利,尤其是北約軍隊真實介入,那俄羅斯就不得不改變策略,從幕後走向前台對抗北約部隊。既然普京在敘利亞都敢於用兵維護俄羅斯的利益,更何況是家門口的眼前利益,俄羅斯決不允許北約徹底把烏克蘭變成對抗俄羅斯的前沿戰場。第三個策略是俄羅斯最不希望看到的,但又是不得不考慮的。俄羅斯威脅不排除使用核武器就是考慮到第三種最壞的狀況,考慮到北約的直接軍事介入。頓巴斯局勢無論如何發展,俄羅斯都不能丟掉這塊地緣政治重心。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近期,官媒披露了陸軍華陰武器試驗中心進行多型反坦克導彈試驗發射的畫面。多款主戰反坦克導彈亮相。

    甘若水  2021-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