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愛國者治港,更要智者治港

2021-03-15
路易
傳媒人
 
AAA

1223.jpg

近年來,香港政局每況愈下,社會激進勢力冒起是原因之一,但香港管治體系裡的一眾庸人更難辭其咎。

有沒有發現,每屆政府開局都民望不低,躊躇滿志,但經常是社會還沒怎麼,自己先搞出烏龍來,再疲於應付。公關危機配以長期社會問題發酵,慢慢積累形成管治危機,使得政府焦頭爛額,更難處理社會問題,最後只能下台了事。史稱:香港「王朝周期律」。

單說與北京的互動,就讓人扶額嘆氣。這麼多年來每次中央有涉港政策出台,港府這座廟裡總有一些和尚自己還「摸不到頭腦」就出來念經,製造無意義的社會爭論。這次「愛國者治港」又是一例。

在被問到公職人員是否須「愛黨」時,新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說,中國由中國共產黨帶領,愛國但不愛共產黨「講唔過去」。

從對港澳辦主任夏寶龍講話的理解上就顯露出他對內地政治一知半解。夏對香港政界如何對待黨的問題,說的有些含混,畢竟是敏感問題。講到這裡他既談社會主義,又講「一國兩制」,好像雲山霧罩,但繞來繞去其實就是一句話:要接受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的客觀現實,即便你的價值觀不認同它,也不要試圖推翻或改變它的地位。本來是一句防禦性的表述,但到了曾嘴裡就變成了中央要求你如果想當公務員就要愛黨。

中國政治語言晦澀,對港人來說更是難懂。但堂堂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本應是執政團隊中對中央政策理解最透徹,摸得最準的官員,然而卻表現出這個思維水平,你說你受得了嗎?就這,還和國家協同發展呢?

政府不是唯一災區,視線擴展到整個香港管治體系,更是令人不忍直視。最近一位發作的是立法會前主席、全國人大前常委范徐麗泰。她在接受深圳衛視採訪時表示,「一國兩制」中的「兩制」,說的是經濟制度,金融開放的制度,而不是政治制度。

基本法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資本主義制度,本就需要與之配合的政治制度,一個地方的生活方式必然也包括政治生活,將政治制度排除出去很難講得通。而且文本中與資本主義對應的是社會主義,難道社會主義制度也只是經濟制度?

 

如果香港在政治制度上與內地不是「兩制」,則應該像北京、上海、深圳一樣實行黨委負責制設立市委書記;立法實行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司法改由政法委領導。

范徐給出的理由是因為香港如要改變政治制度,就必須由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或備案才能實施,所以不屬「兩制」。以此標準,立法會制定的所有法律都需要在人大常委會備案,難道也不屬於「兩制」範疇?反過來說,當有一天香港提出要放棄資本主義,難道就不需要由中央通過?當然需要,這涉及修改基本法。

其實說一千道一萬,范徐只想說明香港政治制度改革決定權在中央。這個道理很明顯,大家都明白,直說便好,大可不必咬文嚼字推出一個自相矛盾的新理論,引起無意義的社會討論。

此類例子不勝枚舉,又時常出現在關鍵人物身上,客觀上損害北京權威,也傷害社會對「一國兩制」的信心。總之給「一國兩制」幫倒忙。

有一派觀點認為,香港輿論場已被泛民帶偏,建制派需要一些「出位」的言論拉寬輿論空間。這在政治傳播中是可以理解的。但位高如范徐麗泰這樣的建制派核心人物,理應謹言慎行。這種講一個字砸出一個坑的地位,就應該字字珠璣。中央也希望你利用自己的地位發出權威聲音,向港人解讀中央政策,而不是淪為「輿論打手」。

林林總總,說到底還是政治智慧、思維水平的問題。治理香港這種兩制融合、中西匯聚之地,比其他國家地區更需要政治智慧,而這恰恰是香港政界之短板,格外刺眼。所以筆者提出,要「愛國者治港」,更要智者治港。

當然,此問題之所以普遍存在,有長期的歷史因素。在公務員體系中,港英時期殖民政府為避免本地出現政治運動,刻意不培養政治人才,把本地治理精英向事務性官員設計。反過來,本地公務員為免猜忌,也刻意迴避政治性事務。筆者就聽聞當年有高級公務員故意躲開與內地部門的合作或與台灣機構的接觸,生怕處理不當被懷疑。這不僅是不敢,也是不懂。

民間的愛國團體也受港英政府壓制,有意從政的親中人士長期被排除在體制外,空有思想抱負,未能實操。

正因如此,在回歸過程中更有投機分子看準了這個空缺,依靠表忠上位,徒增雜質。

所以1997年回歸時,擺在北京和港人面前的就是這麼一把爛牌,一些官員連動員公務員團隊的辦公室政治都玩不好,還期待他能玩轉香港的大政治?但這麼多年,北京都沒有着力在香港培養、招納政治人才,用的還是「老三樣」,終於引爆了定時炸彈。

2019修例風波將香港社會各勢力的底牌都攤開來了。結果一看,反對派陣營的政治智慧更是巨嬰級的,無策略無進退無方向。所以政圈有雲,如果香港的管治體系有幾員大將鎮守,根本不至於搞成如此不堪。什麼時候能有一屆政府,解讀中央政策比中聯辦還准,制定發展戰略比發改委想得還遠,面對危機比港澳辦反應還快,把握國際關係比外交部還透徹,香港才真有前途,真能配得上Asia's World City的定位。

很迫切,未來香港真的要培養政治人才了。我們當然不允許「恨國黨」治港,但我們更不要「忠誠的廢物」,如果香港管治體系依然由這些人把持,再來幾次選舉改革也是無用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