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為甚麼戴安娜值得同情,而梅根是奸妃?

2021-03-15
 
AAA

23232 (1).jpg

梅根訪談風暴,在美國的年輕人和東西岸之間,覺得她「勇氣可嘉」,但英國主流民意不以為然。

大西洋分隔了英美不同的文化,雖然兩國人民說同一種語言。英女王的白金漢宮發表聲明,寥寥數語溫婉得體。表面對梅根和哈里表示同情,但強調他們提出的問題 Will be addressed by the family privately,已經是曲折地指摘梅根一張不知分寸的大嘴巴。

梅根說婚前不知王室生活如此艱辛,但一名她的童年好友向英國傳媒爆料,指梅根自小就想做戴安娜第二,書架上有戴安娜的傳記,意思就是這個女人不可信。

將戴安娜與梅根比較,戴安娜有值得同情之處,梅根沒有。

一,戴安娜當年嫁入王室,仍是純潔少女,只做過幼稚園教師,真正的入世未深。而梅根再識哈里已經是第二春,出身加州洛杉磯荷里活那種染缸般的地方,拜金加奢華,是典型一個向上爬的人物。

二,戴安娜的婚姻危機,在於查理斯迎娶她時本就三心兩意,另有老情人卡米拉。查理斯有負於戴安娜在先,導致戴安娜抑鬱。但梅根卻自始至終,操縱玩弄哈里王子於股掌。梅根有心計,而且懂得用純情的演技包裝其心計。

三,戴安娜雖然有叛逆行為,包括疑似的婚外情,但戴安娜對王室的反抗不帶有任何意識形態色彩。戴安娜本身也是一個 Royalist,並不相信激進的女性主義,也不與美國的黑命貴暴力集團眉來眼去。戴安娜對左翼的社會主義論述一無所知,也不感興趣。但梅根由始至終,是反王室的半政治人物,是一套帶有毒素的意識形態(Toxic Ideology)的代表人物。

四,因此戴安娜之死,雖然有種種陰謀猜測,卻對王室的根基並無震撼。梅根處於網絡世代,能利用一知半解的網民,掀起對王室也就是整個保守主義價值觀的仇恨。而她自己惺惺作態,販賣受害人心態(Victimhood)。

梅根對英國王室的威脅充滿計算,而且是侵略性和進攻型。戴安娜卻是防禦性,而且是真正的受害人。只不過她的受害是因為她的天真與無知。

戴安娜之死距今二十年,同一代的英國人記憶猶新。四十歲以上者,都曾多少目睹戴安娜的隕落。對於梅根的所作所為看在眼裡,對照之下便知真偽。

相反,千禧世代的網絡青少年對戴安娜問題所知不多。梅根搶佔道德高地,平時鼓勵環保與愛護自然。這些議題是正確的,因為並沒有政治意識形態。因此,兩代王妃雖然都遇到所謂階級矛盾,性格難以融入建制的問題,但兩者之不同,英國人一眼就看穿。

 

文章原刊於《CUP》。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將這樣一個庸俗與膚淺的美國加州 Gold-digger 當做心肝寶貝與人生的道德先鋒,哈里王子的智商問題,已經是英國人的共識。

    陶傑  2021-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