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緯溫:習拜會月內登場?

2021-03-15
 
AAA

53d1615a5fb17e94d5ba1562a3147f76.jpg

中美傳出近期可能舉行高級別官員面對面會晤的消息,是否由此開啟磋商並最終促成美國總統拜登就職後、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首場「習拜會」,引發輿論猜測。四年前習近平與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上演舉世矚目的首場「習特會」,日期是4月7日,距離目前不到一個月。

《南華早報》周二引述知情人士披露,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及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可能出訪阿拉斯加第一大城安克拉治,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會晤。《金融時報》昨天進一步稱,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也可能與會。如若成行,這將是拜登1月20日主政以來美中最高級別官員的面對面會議。

路透社同日引述拜登政府高官說法,美中正討論非總統級別的會議,但仍將是「非常高級別的會晤」,並會在短期內舉行。白宮新聞秘書普薩基當天證實拜登政府與中國有「直接溝通」,但目前未敲定或確認任何細節。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昨天回應時沒有否認,僅稱目前沒有可提供的消息。

中美過去四年因特朗普對華極限施壓陷入全面對抗,關係降至數十年最低點。白宮易主後兩國欲通過外交途徑,穩定緊張甚至重啟關係,完全在預期之內。2月11日拜登首次與習近平通話(「習拜電」),也為中美外交高官面對面接觸掃除障礙。

楊潔篪與王毅目前是中國最高階的兩名外交官,也是習近平外交上的「左膀右臂」,楊潔篪2月5日也曾與布林肯通話為「習拜電」做鋪墊。楊、王在拜登上台後已多次對美釋出善意,呼籲中美重啟對話開展合作。由兩人赴阿拉斯加會布林肯也是順理成章,既彰顯北京對中美關係的重視,也作為元首信使,修復後特朗普時代兩國高層的溝通渠道機制。

會議如選址阿拉斯加,同樣不令人意外。楊潔篪去年6月曾飛夏威夷,與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舉行閉門會議;兩地與中國大陸及美國本土距離大致相同,照顧到外交對等原則。全美冠病肆虐之際,阿拉斯加目前疫情控制得宜,是疫情下合適的會議地點。布林肯下周出訪日韓,據報也將在安克拉治中轉,可順道會晤中國高官。

「習拜會」何時登場可從歷史中尋找端倪。與四年前相比,2017年2月10日的首次「習特電」(習近平與特朗普通話),與今年2月11日首次「習拜電」其實只相差一天,都分別發生在美國總統就職約三周後。

當年「習特電」後,時任美國務卿蒂勒森2月17日在德國波恩G20外長會議上與王毅首度會談,媒體紛紛猜測是為「習特會」鋪路。特朗普10天後在白宮與到訪的楊潔篪(時任中國國務委員)面對面會談,也是特朗普上台後首次接見中國領導層成員。

蒂勒森3月19日訪華期間則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獲習近平會見;美國國務院同日發出新聞稿,指特朗普期待與習近平會晤。中美官方並於3月30日分頭宣布「習特會」4月初在佛州海湖莊園登場的消息。

如今中美外交高官在「習拜電」後延後接觸,相信與拜登提出對華要有「戰略耐心」有關。優先與盟友協商對華政策,才能在未來與習近平面對面會晤時,端出更全面且連貫的策略。拜登2月19日首次參與G7峰會與慕尼黑安全會議,就號召列強合力抗衡中國;本周五拜登還將與日本、印度、澳大利亞領袖舉行他的首個「四方安全對話」(QUAD),料仍將把矛頭指向中國。

拜登也不會在會見日本首相菅義偉之前舉行「習拜會」。菅義偉據報最快可能下月訪問華盛頓,若成行將是拜登政府接待的首位外國領導人,藉此強調美日同盟仍是戰後太平洋安全框架重點。

更重要的是,中美元首及外交高官一段時間以來針對兩國關係的言論,明顯各說各話,新意不多。中國不斷劃下紅線,警告美國不要干涉南中國海、藏疆港台等中國內政;美國則不斷表態會挑戰中國的紅線,並大打「人權牌」。

於是乎,中美高官一旦會面,能否取得突破,為習拜這對認識超過十年、進行超過24小時私人會晤、同行2萬7000多公里的中美領導人,提供基本立場以外的論述,值得觀察。

「習拜會」月內登場可能不太現實。鑒於四年前的經驗,楊潔篪與布林肯未來預計還須先分別訪美與訪華鋪路,中美元首會晤才會有眉目。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孟晚舟所簽署的事實陳述,其實並不足以證明華為「誤導」匯豐,只是美國司法部這篇事實陳述,並非披露了所有事實真相及真相之全部,然後再由一些本身有着既定立場的媒體,將孟晚舟簽署美方提供的事實陳述,故意說成是對方「承認曾就華為在伊朗的業務誤導銀行」。

    陳凱文  2021-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