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世界島的反擊——更宏觀地看中美之爭

2021-03-22
悠然
學研社成員、香港資深政治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3-22 at 10.31.28 (1).jpeg

這兩天,在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安克雷奇舉行了舉世矚目的中美高層戰略對話,由會前隔空交鋒到會議開場時的中美官員開懷罵戰,尤其是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開場時的話:「我們把你們想得太好了,我們認為你們會遵守基本的外交禮節,所以我們剛才必須闡明我們的立場。我現在講一句,你們沒有資格在中國的面前說,你們從實力的地位出發同中國談話。」用辭不可謂不重,直白一點,就是「我居然還把你們當人看!」中美都是戰略高手,對話跌宕起伏,戰局扣人心弦。

這次中美阿拉斯加峰會不管吵成怎樣,只代表了中美對峙已從中方的戰略防禦進入雙方戰略僵持階段,戰略僵持就是相互看不順眼,但你殺不了我,我也打不下你,好戲陸續上演。

這陣子,不僅是中美劍拔弩張,美俄之間的言語衝突也不遑多讓。美國以去年俄羅斯介入美國大選為由揚言制裁,美國總統拜登更直指俄羅斯總統普京為「劊子手」,引發美俄兩國冷戰時期以來最嚴重外交危機。普京也回贈拜登「你在說你自己」,他的發言人也指責拜登無意改善雙邊關係。

為什麼美國總在提防和圍堵中俄?它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我們把意識型態暫時拿走,看一下地圖,了解地緣政治就會更清楚了。

從地圖上看,歐亞非是世界島,美國是世界島外最大的邊緣勢力,他的兩大忠心嘍囉日英就是亞歐兩大陸的邊緣國。數千年來,地球的主角就是世界島上的強國之爭。三百多年前,英國作為邊緣國通過工業革命崛起至日不落帝國,打破了地球數千年來的發展軌道,並發明了「權力平衡」作為外交基石,「在十六世紀無意識,十七世紀下意識,在十八、十九和二十世紀有意識地執行」(英國外交家埃斯梅·霍華德爵士(Esme Howard)語),所謂「權力平衡」就是不允計歐洲大陸有一強大的支配力量可威脅英國,要通過不同的結盟以實行英式「連橫」破解,於是,我們見到一個有趣的操作,在一戰前,英國在東亞是支持大清(後英日同盟)以抵帝俄,但在歐洲卻是結盟帝俄以抗德奧。正正體現了巴麥尊(Lord Palmerston)的名言:「英國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後繼的美國既是世界島外的邊緣國,也是其時擁有上億人口的世界最大工業國,故它更能操控世界,「權力平衡」玩得更心應手,與蘇聯一同肢解英法的殖民地,又借英國的鐵幕論把歐洲分為東西兩大勢力,最好聯中聯歐聯阿拉伯以圍堵蘇聯,直至其崩潰。

如果我們看近三百年的世界史,可以說是邊緣國如何統治世界,也可以說世界島上的列強是如何反攻的。美國把中國、俄國列爲主要對手,這不僅是美國和中俄之間的競爭,這是邊緣國和世界島的歐亞大陸之間的競爭。現在世界島上的三大勢力是中俄歐盟,世界島的代表中俄正在從美國手中奪回一度失去的世界領導權。

英脫歐後只能投美國,一起對抗歐亞大陸;日本還在兩邊落注,既是美日印澳的四國成員之一,又參與了東盟主導,旨在強化東亞經濟合作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更有趣的是歐盟,它利益本在世界島的連結(即一帶一路),但意識型態卻給邊緣大國所控,現在還在觀望之中,但回歸歐亞大陸的趨勢,越來越明顯。

由此想到,香港人要不要移民英美加澳,就是對未來誰是世界主宰的投票,我認為移民的,都是在大方向上下錯注。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大陸軍機近期頻繁進入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遼寧號航母編隊日前也繞行台海周邊。成功大學政治系副教授王宏仁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中國是以「軍事動作常態化」戰略,因應美國的叫陣,並有針鋒相對的意味。

    2021-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