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稽山:在沙嶺建超級殯葬城到底錯在哪裡?

2021-04-09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4-09 at 13.33.01.jpeg

在沙嶺建超級殯葬城成為近日城中乃至大灣區的焦點,除了反對派叫好以外,各方一致口誅筆伐,但我們偉大的港府和英明的特首卻拒不糾正。這個基建無疑是錯誤的,但到底錯在哪裡呢?有人說這是港府自私自利的表現,把自己厭惡的東西建在別人家門口;也有人說這是港府鼠目寸光的表現,把大灣區的黃金地段拿來興建價值極低的產業。這些說法儘管也有一定的道理,但筆者認為還沒有說到重點,竊以為港府最大的錯就是錯在至今沒有分清楚莊閒!

筆者作為一個唯物主義者,並不覺得殯葬產業有什麼厭惡性,筆者曾在香港仔居住,每天面對墳場毫無感覺。至於有人說火葬場會釋放各種有害物質污染空氣,這不是無知者的杞人憂天,就是有心人在刻意誤導民眾。憑現代科技,火葬場釋放的污染物可以減到非常低的水平,香港目前的六個火葬場距離民居都很近,可曾聽說有空氣污染的問題?沙嶺超級殯葬城一年可火化1.78萬具遺體,平均每天還不到50具,據測算,火化一具遺體平均消耗的能源和排放量,相當於一輛普通私家車油箱汽油量的兩倍,因此,相比起深圳汽車每天的廢氣排放量,火葬場的排放量根本可以忽略不計。所以,殯葬產業到底有多厭惡性,可以說是見仁見智。

至於說沙嶺是黃金地段可以拿來發展更有價值的產業,但其實香港臨近深圳的土地多的是,基本上都未開發,真需要用地還有很多其他選擇。而且,深圳的發展是一路向西,香港要對接深圳融入大灣區,東鐵線以西的邊境土地更有價值,地處東鐵線以東的沙嶺,其開發價值相對較低。所以,這是否浪費土地資源也是有商榷餘地的,當然港府鼠目寸光是毋庸置疑的。

那港府沒有分清楚莊閒又是什麼意思呢?簡而言之就是,港府還以為自己是眾星捧月下的金叵羅,人人都要遷就你,實則得罪了深圳這個真正的區內大佬,真可謂自斷後路、愚不可及。儘管深圳厭惡殯葬城的理由未必站得住腳,但是深圳厭惡殯葬城的情緒是客觀存在的。深港就像是鄰居,大家做事都需要考慮鄰居的感受,鄰居竭力反對的事還偏要去做,那只能是搞壞鄰里關係,這是港府第一個愚不可及之處。

第二,港府還以為自己是強勢的一方,鄰居即使不高興也只能屈服,先不說以勢壓人本來就不是高手的處事方式,因為另一方即使屈服了內心也是有怨氣的,更何況現在到底誰強誰弱港府搞清楚了沒?旁邊住了一個貴人,巴結都來不及吧,結果還在人家門口搗亂。深圳就是大灣區真正的且唯一的核心,港府嘴上整天說要融入大灣區,實際上卻是千方百計去得罪深圳,大灣區有什麼好機會的話你說深圳會不會想到香港?雖說大灣區是中央親自督導的大項目,但是真正執行起來底下的這些城市才是主角,他們有大把操作空間給香港製造各種障礙。

不得不提的另一點是,2017年立法會財委會就殯葬城撥款的時候,現在跳出來反對的建制派當年都投了贊成票,這又是為什麼呢?是因為改革了選舉制度需要表忠心才在工程都快竣工時還不忘表態嗎?所以,殯葬城還是一面照妖鏡,既照出了港府的無能和無知,也照出了建制派的真實嘴臉。這不由得令人擔心現在即使有中央的保駕護航,香港也未必就一帆風順,因為治港者的無能必然會引起心懷叵測者的覬覦之心。西晉八王之亂爆發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白癡皇帝司馬衷根本毫無威信,大家才敢於覬覦皇位,如果司馬衷有他祖上司馬懿、司馬昭的能耐,這些藩王還敢犯上作亂嗎?如果還是由過去那批「忠誠廢物」治港,就算沒了反對派也會有其他人跳出來挑戰當局的管治。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