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以鄰為壑,才是沙嶺殯儀城的問題

2021-04-28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4-28 at 10.42.45.jpeg

港府在沙嶺建超級殯葬城一事,已是幾個星期前的話題,以香港出名善忘的輿論生態來說,現在再談已屬過時。然而,看到早前有時評談起此事時,表面上是批評港府興建超級殯儀城不對,實際上卻是把坊間對於興建計劃的批評,通通駁了一遍,然後把今次興建計劃的錯誤,歸咎於港府「沒有分清楚莊閒」,便覺得有些話不得不說。

首先,有人宣稱自己是所謂「唯物主義者」,並以此質疑殯葬城並非厭惡性措施的理據,這是不懂裝懂。其實,唯物主義作為一種認識論,只是認為物質決定意識,所以在殯儀城的問題上,個人對於墳場是否心存恐懼或厭惡並不重要,墳場或火葬場為何普遍地被視為厭惡性措施,才是唯物主義需要重視和解釋的事項。

換言之,唯物主義不會因個人的喜惡,而否認墳場被視作厭惡性措施是一種社會現象,正如唯物主義者不會因為個人是無神論者,而否認殯儀是一種社會風俗一樣。唯物主義者的最大特點,只是他們不會以超自然力量,或者導人迷信的說法,去解釋部分人為何會對殯儀措施心生不安,而是以人類社會發展的普遍規律,解釋人類為何興建墳場,為何有祭拜先人的風俗,為何會出現鬼神信仰,以及此種觀念上層建築,為何會影響到殯儀措施附近的物價。

其次,有人以科技發展,質疑火葬場會釋放各種有害物質不會污染空氣,這是典型的詭辯。科技發展確實可減低火葬場的二噁英排放,但排放量減少不等於不排放,一樣會造成污染。根據聯合國環境計劃署對持久性有機污染物(POP)排放目錄指南的報告,火葬場的汚染物排放雖然佔全球汚染物總排放量的比重較小,但仍然具有顯著性差異。

另一方面,有人宣稱目前的六個火葬場距離民居都很近,但是這跟火葬場會否帶來空氣污染沒有關係。反之,港府為了減低火葬場的空氣污染,鑽石山和和合石火葬場都進行了火化裝置的更換,並且宣傳環保棺木,只是成效甚微。況且,假如火葬設施真的如某些人所言,帶來的空氣污染甚微,而現時的火葬場已是貼近民居,為何港府不索性在市區多建一個,而要在遠離香港市區的沙嶺興建?

除此之外,有人以深圳汽車也有尾氣排放,作為火葬場的排放量可忽略不計的理據,但是這能改變火葬場所造成的POP,會降低深圳空氣質素的事實嗎?不能。此外,深圳本身一直致力於降低交通交通減排,亦是全國甚至是全球最早實施公交汽車電動化的城市,並在最近公佈的《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工作方案》中,訂下全市到了2025年,新能源汽車保有量能達100萬輛,公用領域100%電動化的目標。換言之,火葬場的興建,實際上是毀掉別人的交通減排成果。

由是觀之,不論有人如何打扮成所謂的「唯物主義者」,如何的為殯儀城興建漂白,甚至玩起挑撥港深矛盾的一套,把殯儀城興建的問題,歸咎於所謂不分莊閑,都改變不了火葬場會令深圳的空氣質素降低的事實,亦改變不了港府把殯儀城興建在沙嶺,已反映港府本身亦把殯儀城視作厭惡性措施,所以出於自私的鄰避心態(NIMBY),而把殯儀城蓋到香港的市郊上。

是故,超級殯儀城的真正問題是以鄰為壑,背後所反映的問題,則是港府之所以會作出這樣的決策,背後成因是港府在決策層面上,一直存在的本位主義心態。至於什麽誰是莊誰是閑,誰是大灣區龍頭,如果真是一個問題,也是即能用作解釋這種本位主義心態的成因,乃是源於香港過去在大灣區當中,經濟實力最強,造成港府在決策過程時,一直以自我為中心,忽略政策或措施對於鄰近城市的影響而已。

最後但是不得不說的,便是有人指現在跳出來反對超級殯儀城的建制派,當年在撥款時投了贊成票。其實箇中成因,便是回歸後的一大段時間裡,建制派都曾認為他們必須毫無條件地支持港府的領導班子,以及推出的所有政策。這一想法雖然現在已有些許改變,但是在部分建制派支持者心中,親建制等於無條件地支持政府的想法,依舊是根深蒂固。

另一方面,建制派一直以對立統一的心態,處理自己跟反對派的關係,造成建制派在議會內的投票取態,過去一直是「敵人反對我贊成」。如今,非建制派已因所謂總辭而不再在議會之內,將來亦有可能因為人大的3.11決定而未能入閘,建制派自然隨之而恢復正常,不再受「敵人反對我贊成」的慣性思維影響,而是可以單純地就政府政策的優劣表態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若是各黨派及報章沉迷於揭黑歷史,在未經仔細調研時便任意罔下評論,只會影響香港在連串打擊後復甦的腳步。

    2021-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