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寧:王冬勝的剩餘價值

2021-06-11
丘寧
資深傳媒工作者
 
AAA

20200604042326129.jpg

有「銀行界梁朝偉」之稱的滙豐亞太區行政總裁王冬勝終於退下來,其CEO職位將一分為二,由滙豐亞太區環球銀行業務主管廖宜建及滙豐印度行政總裁Surendra Rosha分別出任滙豐亞太區聯席行政總裁。該行母公司滙控(005)行政總裁祈耀年透露,退休為王冬勝的個人決定,而他將轉任滙豐銀行非執行主席,同時出任任匯控主席杜嘉祺和祈耀年的顧問,更可以繼續住位於山頂中峽道19號的滙豐銀行「大班屋」,反映王冬勝在整個集團心目中仍有不少剩餘價值。

對年青的讀者來說,王冬勝最為人熟識的事可能是他去年6月現身街站簽名撐港區國安法,後來更被歐美官員痛批。但其實他算是匯豐的一個異數,要知道滙豐是傳統英資銀行,文化色彩濃厚,高級管理層一向都是由內部的員工擔任,但王冬勝2005年加盟「空降」匯豐時已是該行的執行董事,2009年該行首位華人大班(亞太區主席)鄭海泉退下來,就由王冬勝接班,於2010年正式成為滙豐銀行首名華人CEO,2013年更上一層樓,獲升任滙豐銀行執行副主席。換言之,他在滙豐16年,有11年都是擔任亞太區話事人。可能大家會話近年匯豐多數從外聘請高級管理層,但其實10多年前的匯豐仍然堅持內部培訓,因此王冬勝當年的「軌跡」,算是匯豐新一章的開始。

王冬勝退休當日向員工發出內部電郵,提到他2010年起出任滙豐亞太區行政總裁,十年間亞太區的收入佔比由2010年的27%增至2020年的53%,似要自己給掌聲予自己。不過筆者認為其實是時代揀了王冬勝,多於王冬勝的個人功勞。

事實上,2008年的金融海嘯重擊歐美經濟,匯控的匯融業務成為重災區,引致出現33蚊「青姐價」及之後的世紀供股,匯控認定亞洲將成為全球動力核心,宣佈將集團行政總裁主要業務辦公室由倫敦遷回香港,連當時滙控行政總裁紀勤,亦要從倫敦回港坐鎮督師,指揮大中華市場。因此過去十年匯控的亞太區收入佔比倍增也是不難理解。

匯控的所謂亞洲市場,說得白一點,其實即是中港市場,再加上過去十年內地經濟急速發展,以匯豐的級數,「你唔搵錢,錢都會主動搵你」,王冬勝只要做個出色的大公關,與內地打好關係,基本上不愁生意,這亦開正王冬勝的何車。外界喜歡形容王冬勝在中國內地及香港均有廣泛人脈,這亦可解釋了被認定為王冬勝接班人的黃碧娟,最後不被「祝福」而未能順利接班的原因(最後她亦離開匯豐收場),而本應5年前就退休的王冬勝只好留任再留任。

隨著中美關係惡化,匯豐被捲入風眼,被搞到兩邊不是人,集團亞太區一哥的角色似乎出了點變化。從今次接替王冬勝班的兩位亞太區聯席行政總裁看到,兩位都是做實事的人,再不是過去十年的「簽名、影相、做專訪」,但亦不代表「簽名、影相、做專訪」不重要,而且更不是個個有資格做,這亦解釋到匯豐何解仍然會給「大班屋」予王冬勝繼續居住,就是讓他有個虛銜去發揮他的剩餘價值。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