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和:移民,談何容易?

2021-07-02
梁和
美資金融公司資訊科技總監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7-02 at 11.39.21.jpeg

幾個大學和中學同學相繼移民,帶著家人踏上遠征之旅。看似買了幾張單程機票,漂洋過海開展新生活,好像很易,其難。走與留,近月在社交媒體上挑起了不少討論和紛爭,說實在各人有不同的理由,但總體而言還是以無奈為主。

有家庭的,帶著孩子的,首先要處理好在香港的物業,孩子在外地的教育安排,以及最重要的工作。身邊的友人,大多是男方先出發,到外地安頓好,然後才把家人接過去。這樣一來,未來一年多的開支就是樓房的買賣交易開支,幾個月沒有工作的收入,以及新房的租金按金和開支等,加起來不少於一百萬。

單身的移民起來好像容易一些,但是離愁別緒,加上疫情關係,就是要與家人分別一年半載。即使有了疫苗,隔離安排還是需要的,結果不論是家人飛過來,還是想回港探親,都要多花兩個星期至三個星期在酒店,心繫著香港,也有種有家歸不得的感覺。

說起來,只有那些手中有個千萬資產和現金的退休人士,或是一無所有,只有護照的三無人士,移民和轉戰其他地方才沒有後顧之憂和考量。走得輕鬆自在,不論保留在香港的物業收租過活,還是賣房買股債收息,都能夠靠老本活到八十歲。後者無牽無掛,當個兼職,躺平生活都過得自在。

社會大眾在新形勢下,彷彿都缺少了那種,再想為這城市打拼,一起改造社區的想法。其實,香港大概有三、四百萬人沒有條件移民,他們有的可能一個月都沒有走出過天水圍,深水埗或觀塘,有的來港幾年還擠在劏房中,有的拿著大學文憑畢業幾年還是拿著一萬多的薪水。移民,談何容易。

反過來說,留在香港的,理應在有能力和條件下,想想在可行的空間,為身邊有需要的人服務,關心一下周圍的基層和弱勢社群。而且回望上世紀的移民潮就知道,走出去的未必就生活好,大多因為不適應和在工作上沒有突破點而要回流,結果苦了自己,也苦了家人。

2047年回望,我們又會不會很後悔今天做過的決定,還是怎樣都會再做一次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