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解決香港民生問題:百年太久,只爭朝夕

2021-07-19
文濤
福山智庫研究員
 
AAA

1212d.jpg

日前,「香港國安法實施一周年回顧與展望」專題研討會在北京舉行。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夏寶龍出席開幕式並發表重要講話。夏主任除了提及「港區國安法」實施一年以來的成效外,還對香港未來的管治者提出多個要求,並對香港未來提出多個期盼。

夏寶龍主任發表講話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當然第一時間發表自己的體會。可是,她的所謂「體會」非常表面,對於夏主任提出的在第二個「百年」目標時候,期盼香港再沒有劏房、籠屋,林鄭月娥只是像「錄音機」般重複現屆特區政府的做法:興建1.5萬個過渡房屋、推行劏房租金管制。然後,就沒然後了。

林鄭的回應,完全地向香港社會以至向中央,表現了現屆政府的怠政懶政、不思進取的作風。林鄭月娥上任後,國家安全立法遲遲未做,2019年暴力示威不斷,「港獨」勢力膨脹,特區政府應變能力有限,結果要勞動中央出手,先制定、通過「港區國安法」,後有「完善香港選舉制度」。可以預見,林鄭在餘下的任期內,什麼政策都會拖延下去、做不好,將一切本屆政府的民生事務的不足,包括「重中之重」的房屋問題,留待下屆特首和特區政府處理。

香港飽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一年多,特區政府至今仍未有好好檢討防疫政策,在「外防輸入」方面仍然有改進空間。而且,市民的日常生活和生計都被疫情拖累,政府除了發放電子消費劵外,再無任何良策去協助市民,一些建制派爭取的失業援助金,卻變成失業貸款,予人一種不著邊際,不針對基層市民真正需要的政策。

諷刺的是,小市民被疫情和經濟不景壓得喘不到氣的時候,居住問題仍然嚴重。疫情下的樓市仍然十分熾熱,雖然偶有「撻訂」情況,但是整體樓市在今年以來,節節上升,非常接近歷史高位;樓價升,住宅租金亦開始「轉跌為升」。

早前,大埔發生一宗劏房火警,造成多人死亡。雖然這次火警主要原因是倫問題,但這次火警也再次帶出了劏房本身的火警隱患,更不用提年初佐敦和深水埗一些舊樓劏房出現的疫症散播問題和衛生問題。

居任問題一直是香港各種深層次問題中最為首要的,不論本港學者以至中央調研,均視居住問題是2019年社會運動和騷亂的潛在主因之一。可是,經過2019年的動盪後,特首和特區政府仍然未有痛定思痛,加快解決各種民生問題,對於房屋和土地供應問題,除了特首上任時提出並緩慢地開展前期工作的「明日大嶼」,以及興建過渡房屋外,政府就沒有其他新政策新措施。

過渡性房屋只能滿足基層家庭短時間內的居住需求,卻不能視作長遠的解決方案。而且,目前經濟困難、香港與內地仍未恢復通關的情況下,一些失業的單身人士,一些未能返回內地居住的人士,無法負擔租金下,被迫露宿街頭,露宿者的數目有所增加,政府對此苦況卻視若無睹,任由情況惡化。

回顧夏寶龍主任的講話,他提出的國家第二個「百年」時候,香港已告別劏房、籠屋。國家的第二個「百年」,就是指20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百年國慶。當然,夏主任的意思,不是要特區政府到2049年才可以完全取締劏房籠屋。他以至中央的精神,是希望特區政府可以盡快解決房屋問題,改善香港市民的居住質素,令市民可以安居樂業。

雖然現屆特區政府的任期只餘下不足一年,但是,作為負責任的特首,應該開始積極制訂中長期房屋政策,為下屆政府奠下基礎,並加快可以在餘下任期內完成的解決房屋問題措施,譬如:完善劏房租管法案,避免劏房租金在新法通過前急升;加快推出及增加過渡性房屋數目,要求市建局加快市區重建,加快舊式公屋屋邨的重建計劃,積極收回新界閒置鄉郊地用作未來房屋發展。

可是,從林鄭月娥的談話當中,筆者完全看不到林鄭月娥有任何響應中央涉港工作精神的積極做法,現屆政府在房屋問題上也欠缺任何積極的措施,更多的只有「拖字訣」,與其他社會問題如醫療、貧富不均,以及基本法第23條立法,拖到下屆政府就算。某程度上,林鄭月娥的心態,跟前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很相似的!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我經常說一句話,香港能夠有多大改變,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央的決心和毅力。如果還是穩字當頭,那麼港人白經歷過去兩年的動蕩了。

    吳桐山  2021-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