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球衣風波」背後是「深藍」的焦慮

2021-08-05
路易
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8-05 at 16.53.08.jpeg

原本不想談伍家朗與穆家駿的「球衣風波」,充其量就是個茶杯裡的風波。但樹欲靜而風不止,奧運會都快結束了,本地黃藍雙方的群組裡還在炒作此事。

退一萬步講,如果羽毛球總會在伍家朗球衣贊助到期時及時負起責任,怎麽會輪到伍,一個世界排名前十的運動員,自己去買球衣?自己處理區旗問題?

有常識應該知道,正式比賽需要準備深淺兩件衫,而賽前才決定顏色,那伍到底是黑衣人還是白衣人?如果當場抽到白色,那民建聯成員穆家駿豈不是要大讚他是「自己友」?

事實上,筆者相識的一位媒體人與伍家朗是好友,據他講伍在交往中和社交媒體上從未顯露過政治立場,且與內地朋友相處很好,至少肯定不是典型的「黃絲」人設。筆者不求穆家駿熟悉伍家朗,只想問我們是否需要因為一件衣服就給人貼上立場的標簽?如果你真愛區旗,難道不應聚焦在敦促羽球總會為伍提供比賽服嗎?

這是無謂之爭,也是社會撕裂的縮影。奧運會本是港人重新凝聚的大好時機,卻被這麽一次「捕風捉影」的事件再次撕裂。看似偶然,但實為必然。以現在的輿論環境,就算沒有伍家朗,也會有其他事件。

早在奧運開始前,「深藍」最強代表何君堯就表示擔心會有香港運動員利用國際場合宣揚政治理念,要求他們簽署承諾書表明立場。現在看來就是「球衣事件」的前奏。

從「反修例風波」開始,社會被極端陣營反覆拉扯。風波中「深黃」氣焰囂張,暴力升級,不斷突破道德和法律底線。如今《國安法》徹底壓住了他們,按道理藍營應當有了安全感。然而,近期「深藍」的躁動十分明顯。

「無人可打」

一切始於中央提出「愛國者治港」原則令泛民在香港政壇「靠邊站」之後。

說實話,「深藍」陣營的存在就是為對抗黃營,就像拳擊比賽,就是靠打人得分。如今黃營在政治架構裡消失了,他們無人可打了。無人可打對他們來說就相當於不再被需要,這是生存問題,飯碗問題。如今中央要求治港者不但要愛國,還要有能力,這讓只識鬥爭,不懂政策的「深藍」有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感。畢竟「忠誠的廢物」是針對誰,他們還是能看明白的。

無人可打就要找人來打,社會平靜那就製造風波。於是「深藍」要主動出擊,希望塑造「黑暴餘溫未消,香港沒我不行」的氣氛,向社會中的支持者拿票,向北京的保守派官員拿分。總之,社會越亂越撕裂,對他們越有利。

「深藍」政客有多焦慮?前不久,工聯會會長吳秋北就批評中間路線的《香港01》是反中亂港媒體,何君堯就無端端拉出Viu TV播放的一部同性戀主題電視劇批駁,甚至上綱上線到違反國家政策。他們講完後,除了讓大部分市民感到莫名其妙外,什麼也沒有得到。一地雞毛,徒增笑耳。但這不妨礙「深藍」政客繼續尋找獵物。

路線鬥爭

另外,本次「球衣事件」中最不同尋常的景象是建制派的「內訌」。民建聯主席李慧琼要求穆家駿「後果自負」,而行政會議成員黃國健則乾脆要求穆向伍道歉。建制派大佬因旗下政客表態問題割席近年十分罕見,足見藍營內部有多麼分裂。

明顯「淺藍」認為《國安法》生效後社會已恢復安寧,不應再搞政治鬥爭,應迅速回到社會民生,解決實際問題。這與中央近期的口風不謀而合,卻動搖了「深藍」的立足之本。這場路線鬥爭如何收場,「淺藍」如何控制「深藍」,將很大程度上影響「香港再出發」的進度。

想想泛民是怎麼「靠邊站」的。正是極端派「深黃」為所欲為,而主流溫和派「淺黃」不表態,不制止,甚至還想借收一波政治紅利,最後搞到「亡黨」、「亡港」的地步。建制派應該引以為戒。

歷史告訴我們,務實和諧則興,上綱上線則亡,各國都是如此。堅持「淺藍」與「淺紅」主導的中間政治,此美國早年所以興隆也;放任特朗普搞出以「深紅」為基本盤的對抗政治,此美國近年所以傾頹也。內地文革時期全社會搞政治鬥爭,社會經濟接近崩潰邊緣。而改革開放後「不爭論姓社姓資」,使中國走上騰飛之路,個中緣由不必多說。香港當年成功靠的也是「放開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若想重回正軌,必須拋棄鬥爭思維,務實搞發展,再具體點,就是把「深黃」和「深藍」都壓制住,讓社會回到中間政治。

至於「深藍」陣營,停止焦慮吧,把心思放在如何提高執政能力上,比什麼都好。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今次直播所帶動的社會氛圍,再次展示的體育運動對加強社會向心力和凝聚力,締造和諧社會,發放正能量的正面作用。

    馬逢國  2021-0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