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技潛力大?藥物檢測標準香港可成區內龍頭?

2021-08-25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8-24 at 14.10.37.jpeg

生物科技在疫情期間令市民廣為熟悉,更被港府列為發展創新科技的四大關鍵領域之一。這個行業是否可以持續發展,成為香港經濟的新增長點?

香港生物醫藥應用研究協會行政總裁朱兆麟說「疫情是一個契機。」若未來續用好自身軟、硬件,香港有條件成為全球生物科技的研發主要地。跟據貿發局的數字,去年香港的醫療健康器材總出口大幅上升17.5%,市場正在增長。朱兆麟指,單是「Made in Hong Kong」這個品牌,已有助外國提升對整個大灣區的高端醫療設備信心。

WhatsApp Image 2021-08-24 at 12.21.25 (2).jpeg


做好知識產權 設計一套大中華地區藥物檢測標準領全球

但朱兆麟認為香港的優勢非是硬件製作,最大的寶藏在於本身的法制和知識產權水平,「相信在整個大中華區,以至亞洲來說,香港都比較前瞻,而且獲得國內外的肯定。」這方面絕對是發展生物科技的必要土壤。

目前中西藥,國內外都有不同檢測標準。朱稱,如果香港長遠能設計出一套大中華地區適用的標準,讓中外企業跟隨,香港這個城市絕對可以走在世界的前緣!

「我們常常都說,美國有FDA,歐洲有FMA,但是為什麽我們在大中華地區沒有一個自己的標準呢?所以我們協會都很希望,在這方面繼續努力。我們的簡稱叫ABAR,我們也很希望這個ABAR將來能夠有一天成為我們一個所謂的FDA、FMA的標準。一開始,可能是在大灣區的地方能夠對接兩邊。一邊外國的醫藥,我們怎樣在這裏轉化為能夠適應,或者我們所謂adopt(適應)內地的市場文化、内地的銷售模式,這個是第一步。」

WhatsApp Image 2021-08-24 at 12.21.26 (1).jpeg

如何做大個餅?朱:政府要營造氣氛 吸大企、諾貝爾得獎者來港

同樣是本港的軟實力,香港擁有世界一流的高等教研學府。朱兆麟作為「局內人」,稱本地其實不乏公共衞生、公共醫療的人才「他們紙上談兵是沒問題的,無論寫Journal、寫Paper、寫那些Abstract方面都已經沒有問題,但是我們怎樣令他們可以投入到這個社會操作呢?就必須有那些企業在那裏,這一刻我真的還沒看到很强。」

WhatsApp Image 2021-08-24 at 12.21.24 (2).jpeg

要做大個餅,吸引中外大企業來港。朱兆麟認為「外國企業看不到這裡的市場」,政府要扮演帶領者的角色,營造社會氛圍,「我們未來十年要有一個本地諾貝爾獎得主,之前都很多人在坊間提過。但是這一刻還沒有,不過這不重要,先讓一些諾貝爾得獎者或者相關層次的的學者來到。即是people attract people,如果有了他們在這裏,真的發展到這件事的時候,我相信對這一個發展是有所裨益的。」

7a119889ad4fc4c2d7552176ab45bdfc.jpeg

利用灣區「三種貨幣、三種制度和三個關税區」

另一個壯大行業的方法,就是利用好「一國兩制」。朱兆麟說,「我相信我們對比其他灣區,我想最大的優勢,就是所謂三種貨幣、三種制度和三個關税區。我想,最重要就是我們怎樣發揮一國兩制和大灣區的互動。」

他稱,「我們都會配合澳門的葡語系,將我們的一些内地的中成藥引進出口。因為其實這個都是一個互動,我們不是只是帶東西進去,而可能內地有很多東西,其實他們做生物醫藥做得很多。」

WhatsApp Image 2021-08-24 at 14.34.28.jpeg

WhatsApp Image 2021-08-24 at 14.34.28 (1).jpeg

尋找合作 中山市會是香港的好夥伴?

朱兆麟進一步舉例指,中山市可能是香港一個不錯的合作夥伴。中山近年銳意發展為中藥研發中心,「他們資源上的投入比起香港,我想是以倍數計算的。」而中山靠近江門、肇慶,「他們其實很多原材料,無論中藥的原材料或者西藥的原材料,都可以在那裏生產或者種植。」朱建議香港與中山可以在研發、生產及營銷上分工合作,達至1加1大於2的效果。

特區政府.jpg

政府思維不變 不理解生物醫藥與其他創科之別

機遇放在眼前,「捉到鹿都要識脫角」。朱兆麟認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近年積極與業界參與科研工作或申請不同類型基金。但負責審批的政府官員或委員會卻仍用舊思維,以行頭的大小作為審批標準。「他們希望做到Mass Market,我們就說其實你做生物醫藥,現在有多少人會參與呢?我們不像一般的大眾消費、一些互聯網購物或者一些其他的的創科,可以涉獵到很多人。」

WhatsApp Image 2021-08-24 at 12.21.26.jpeg

管治架構需改革 設綜控機構

「現在未有一個綜控的機構去負責總體發展生物醫藥。」朱兆麟認為政府內部要提升管理生物科技發展的層次才能進一步改變思維,「大家都常常討論,究竟其實生物醫藥生物科技是歸創科、食衛還是商經(局)呢?其實我們想一想,是不是需要多一個所謂,用以前的政府文化,就是跨部門或者我們要找統籌的機構,我們怎樣去令這件事先有一個橋頭堡。」

WhatsApp Image 2021-08-24 at 12.21.24 (1).jpeg

立法會議員梁志祥:土地不足成行業「瓶頸」

作為香港生物醫藥應用研究協會聯合創辦人,立法會議員梁志祥說本港生物醫藥發展的另一「瓶頸」是土地不足。

eecc5c76c41f3c74a4c1e60c5c652c90.jpg

他指,若香港要在生物科技成為大灣區甚至全國龍頭,必須要大量開發土地,「香港現在由政府去開發土地是需要十至十五年才完成。」梁志祥建議落馬洲河套區改變發展土地模式「可以將這一幅地直接可以讓私人去競投,然後去興建,做一個私人的科學園都可以,或醫學用途的科技園都可以。」

內地醫療.jpg

梁:改革藥物審批程序

在政策方面,梁志祥提倡增加資助金額及加快審批程序。同時改革藥物管制政策,加強市場參與來提升效率。目前衛生署其下設機構負責審批進口藥物。但梁稱署方的工作已不勝負荷,「如果我們未來要有大量的醫藥要引入香港,是來不及的。你可能兩年三年後才批到一個藥物,對於一些急需要藥物去治療的人,是非常不足的。」

梁志祥及朱兆麟都認同生物科技已成為全球經濟的新增長點,香港本身已存在基本優勢,只要發揮得宜及敢於打破固有框框,絕對可以成為本地新的經濟支柱,協助香港經濟再騰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