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慶成:港律師會選舉牽動政界神經

2021-08-30
戴慶成
學研社召集人、福山智庫研究員
 
AAA

88ab63a6cb376d3a7735c071c1a8c1b7.jpg

自《香港國安法》實施至今不知不覺已經超過一年,期間香港多名民主派頭面人物先後因為涉嫌觸犯國安法被起訴,而教協、民陣等泛民組織在建制派狙擊下近來也已宣布自行解散。表面上看,民主派在過去一年似乎呈現潰敗之勢,但其實建制與泛民兩大陣營近日正在進行一場不見硝煙、但異常激烈的博弈。

這裡說的是香港律師會今天五個理事席位的改選。外界高度關注,近來一直捱打的民主派能否在該場選舉中成功反擊,首次控制創立114年的律師會。

在香港,律師是一個備受尊重的職業。可說到有影響力的律師團體,卻只有香港大律師公會和香港律師會。前者以出庭律師為主,一直是民主派的核心堡壘,近年被指激進政治化,與北京關係惡劣。

相比之下,後者以事務律師為主,在政治上較為低調和專業化,比較親近建制派,和北京的關係良好。

不過,近年香港社會瀰漫著一股「排內」情緒,甚至一度到了「逢中必反」的程度。香港律師會約1萬2000名會員裡頭,不少是年輕律師,也很自然受到這股潮流影響,日益呈現出反中的跡象。如該會去年改選五名理事,民主派一共有五人參選,結果四人當選,令民主派在20席的理事會佔據了七席。

上述民主派理事上任後,也不時表現出與香港律師會理事會立場不一的姿態。如港府去年根據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宣布取消四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資格時,有關人士立即發表聯署聲明,批評人大決定違反法治和「一國兩制」原則。今年「35+初選」的多名民主派人士被警方拘捕時,他們又發聲譴責,形容有關拘捕是「打壓人權」。

據建制派媒體披露,香港律師會理事早前啟動部分理事改選工作後,民主派就挑選了數名表面政治立場中立、實質上理念親民主派的律師參選,意圖擴大在律師會的影響力。譬如,參選人之一的馬秀雯自稱是中立,但在前年的反修例運動卻相當活躍,包括曾在網上貼出戴黃色口罩相片,疑似參加燭光集會、法律界黑衣遊行,又接受美國報章訪問批評香港警員暴力不斷升級。

在此情況之下,香港律師會此次選舉也顯得別具意義,牽動了香港政界甚至是北京的神經,原因是:首先,中央政府已經表明只容許「愛國者」治港。香港律師會是擁有律師發牌和自我監管的法定專業團體,並不是普通的工會組織。一旦這些北京口中的「反中亂港」民主派律師混入律師會的管治班子,叫北京當局顏面何在?

其次,北京當局一直聲言香港在國安法實施之後局勢逐漸恢復穩定。律師會是香港法律專業團體的「半壁江山」,其換屆選舉自然也特別具有政治風向標的意義。外界可通過此次律師會選舉結果判斷香港法律界及港人對《香港國安法》的接受程度。香港情勢歷經一年後,是否真如北京所言逆轉,在這場選舉中可見真章。所以當局並不希望看到民主派勝出。

由此,該場選舉近來也被建制和非建制兩大陣營視為兵家必爭之地,雙方都在私底下積極拉票,甚至是火花四濺。這邊廂,民主派候選人之一羅彰南日前聲稱受到匿名威嚇,考慮到自身及家人安全後宣布退選。另邊廂,由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陳曼琪創辦的香港中小型律師行協會,也聲言有一批「不尋常人士」試圖進入該會會址,以及在會址四周徘徊,令人深感人身受到威脅云云。

而大陸官媒《人民日報》更罕有地在香港律師會改選前夕發表評論文章,警告律師會應與「反中亂港」分子劃清界線,才不會像教協轟然崩塌,以及不會如大律師公會般窮途末路。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也點名警告,如果有專業團體包括香港律師會被政治凌駕法律專業,特區政府會考慮終止與律師會的專業關係。

然而,北京及港府認真看待這場選舉,也令人擔憂會適得其反。一些法律界人士已經聲明看到當局開腔打壓,更要用選舉來維護專業。

無論如何,香港律師會一場小小的選舉,竟然惹來各界高度關注,正好側面反映出香港當前的局勢並不如一些人所說已經穩定。誠然,很多民主派人士在《香港國安法》實施後不敢再踩紅線,和當局「硬對抗」。但許多民主派支持者心裡仍然不罷休,而改以各種方式進行「軟對抗」,例如在東京奧運舉行期間就有人在商場公然噓國歌、叫口號。

在此情況之下,香港律師會是否被民主派搶灘成功,某程度上而言並不是最要緊的。如何體察民意與聆聽民心,實施一系列惠民政策以爭取香港社會的支持,才是北京當局最需要深思的一個課題。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