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隆:「如花」的「開明派」……

2020-05-15
吳志隆
就是敢言副主席
 
AAA

shutterstock_1493152013.jpg

文字是一種藝術,在生活中各處都能發揮獨特的魅力!做為一個酷愛語言,又在媒體工作多年的筆耕者,筆者深知文字也可以是一種「偽(裝)術」,來將訊息模糊得似是而非,甚至改頭換面,顛倒黑白。比如「如花」的真身,可能不是貌美如花;「開明派」的真身,可能不一定很開明!

「開明派」是個出色的選舉文案

醞釀出這種想法,是因為有法律界朋友在WhatsApp發給我一堆關於今年律師會理事會換屆選舉中,幾名自稱「開明派」候選人的宣傳資料,並建議我學習,因為文案寫得很好。作為喜歡寫文案的筆者,當然想要學一學。一看到「開明派」的自稱,筆者就肯定這個團隊後面有很專業的政治公關團隊來佈局這場選舉,其所處理的選舉文案也是極為出色!

你看:「開明」,開化、文明、進步的意思,直接將其他對手標籤為「野蠻、落後、無文化」。這個選舉定位簡直一流,因為文明與野蠻之間、進步與落後之間、開化與無文化之間,誰都會選擇前者,這簡直就是特首級的選舉文案,在文宣上將對手逼得毫無還手之力。

但這只是表面,正如在網上交友看到「如花」的名字,大概可以讓男士充滿想像,但成熟且有理智判斷的男士真的不能衝動!停一停,想一想,你才不會後悔!

「開明派」的真身

抱著學習的心態,筆者就去看看「開明派」的開明作風,其中,陳嘉豪律師在一次記者會中,點名現任律師會理事江玉歡有新民黨背景,雖隨即補充「但相信所有理事在理事會都會摒棄本身的政治立場,專注討論法律、法治問題和為業界謀福祉。」但翌日的媒體隨即解讀「暗指江因政黨背景,喺理事會工作上有欠公允」,言論傷人猶如武俠小說中的暗器,眼不可見卻傷人至深。難怪已經退出新民黨的江玉歡為此「嬲嬲豬」,並向對方發律師信促澄清。不過,與陳嘉豪同屬一個團隊的彭浩昕也是公民黨成員,不知道陳律師有沒有點名隊友彭律師要「摒棄本身的政治立場」?

談及「摒棄本身的政治立場」,最近相關新聞資料顯示,這已經成為這場行業選舉的焦點,雙方都互相指責對方「過分政治」,到底法律行業能否在今天香港的政治狂潮中堅守最後一塊理性陣地?用專業守護行業,抵擋非理性政治的風浪?自名「開明派」的團隊,全部政治光譜一致,都是支持街頭運動的「義務律師」、公民黨成員,政治取態十分明顯也很進取,不時到公開場合發傳單,接受傳媒訪問強調政治立場,表明與(反政府)手足齊上齊落,若不細看,很容易誤會九月立法會選戰已經提前開打。難怪現任會長彭韻僖多次呼籲會員要回歸法律專業,用理性思考拒絕狂熱的政治性投票。

背後應有選舉高人指點的「開明派」,在整場選舉中有不少值得參選人學習的絕招:比如他們一邊高調善用媒體多次抨擊其他參選人收集授權票是「涉嫌有違公平公正」,但他們卻在11日也在Facebook競選專頁上公布「收集授權票熱線」,呼籲大家將授權票交給他們團隊。我想起「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成語故事。

還有更出位的笑點。當律師會公布一系列支援行業的抗疫措施,「開明派」馬上在社交平台高調揚言「這很像是我們的想法」,是否有「抽水」之嫌?行內人自然知道。

若論選舉工程,「開明派」確實一流,但若論守護法律行業的能力,或者,業內人士更有發言權。「如花」的「開明派」,豈能不小心!?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