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澳門賭業變天 美資失半壁江山

2021-09-16
李伯達
香港傳媒主筆協會會員
 
AAA

 shutterstock_613800419.jpg


澳門六張賭牌(博彩經營牌照)將於明年6月到期。在中央公佈《橫琴方案》不久,澳門特區政府宣佈,自9月15日起就修改博彩法律制度進行公開諮詢,包括建議檢討發牌數量,禁止賭牌「副牌」,增加政府在博彩公司的直接監察權。消息拖累港股博彩板塊急瀉,9月15日,多家博彩企股價跌兩至三成。
這標誌着澳門博彩業進入強監管新時代,背後當然有北京的影子。一來出於維護國家金融安全的考慮,美資在博彩業相信將失去半壁江山的地位。二來也是要倒逼澳門產業多元化,不要一味依賴博彩業。
澳門在回歸之後開放賭權,發出三個賭牌予銀河娛樂、永利及澳博旗下公司。為了引進海外資金、先進技術及管理經驗,還有海外高端賭客,這三家公司再按條例,經許可下將執照轉批金沙、新濠國際及美高梅三家公司,也即「副牌」。六張賭牌三正三副,當中永利、金沙、美高梅為美資。
過去二十年,伴隨着中國強勢崛起,澳門博彩業野蠻生長,創造了澳門經濟的巨大輝煌。2019年,澳門人均GDP達到9.25萬美元,位列世界第二,亞洲第一。但同時也暗藏隱憂,甚至危機重重。
首先是國家安全問題。眾所皆知,澳門賭場最大客源來自內地,甚至淪為一些不法分子洗黑錢之地。最近,全國人大已經修訂《刑法》將組織境外博彩「入罪」,中央也開展打擊境內外網絡博彩犯罪活動的行動。官媒曾經刊登一篇題為〈特大國際網絡賭博平臺深度滲透國內〉的報道,罕有點名澳門某商人旗下海外博彩平台涉足內地,導致大量資金經地下錢莊流出境外市場。
澳門官方原本希望美資「引進海外高端賭客」,如今反而變成招徠內地豪賭客到澳門換乘商務飛機飛到美國參賭。澳門博彩業一半由美資控制,等於金融安全存在缺口,尤其是中美關係全面惡化,這一問題更加凸顯。
其次是過度依賴博彩業的問題。中央希望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講了十多年,但效果不彰,澳門並沒有發展什麼像樣的產業。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澳門遊客銳減,賭場蕭條,經濟斷崖式下挫,2020年GDP實質收縮56.3%,暴露了博彩業一支獨大對澳門經濟構成嚴重威脅。
中央9月5日頒布《橫琴方案》,將在珠海橫琴規劃106平方公里(澳門面積3倍)的合作示範區,由廣東省及澳門共管。《方案》開宗明義引述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強調,「建設橫琴新區的初心就是為澳門產業多元發展創造條件。」方案列出的四大戰略定位,「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新平台」列為首位,希望為澳門提供更多土地發展高科技、中醫藥、文旅會展、現代金融等產業。
這次修改《博彩法》,同樣也是希望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
今年是中國「強監管」之年,涉及網絡巨企、娛樂、教培、房地產等行業。對於澳門而言「強監管」的對象無疑是博彩業,新的法例對博彩經營的規管更加嚴格。修法諮詢除了提出要調整經營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權的批給數量、批給期限、推動非博彩元素的項目,還提出要強化對承批公司、博彩仲介人及合作人的審查機制、引入政府代表、以及明確刑事責任及行政處罰制度等。
在新形勢之下,從維護國家安全的角度,勢必適當壓抑美資博彩企業的規模,絕對不能讓其過半。三正三副其實變相「壞了規矩」,相信將「執正」,收緊賭牌數量,不允許再發副牌。另外,強化博企的社會責任,要求將絕大部分利潤留在澳門擴大再發展,而不是拿到外國去投資新的賭場。
不過,即使經濟適度多元,即使有了「橫琴方案」,博彩業也將是澳門的龍頭產業,只是不再高度依賴。說白了,澳門最大的特色就是「賭」,如果放棄博彩業等於自殺。在限制美資博企的同時,亦應看到其貢獻,不能也沒有必要一棍子打死,搞清一色。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這幾年來,洗黑錢的途徑已被中央政府截斷了,單靠賭錢的收入,以現時澳門的規模,實在不易養活6間賭場,這是客觀而殘酷的現實。

    周顯  2021-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