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為何香港專家這麼推崇復必泰?

2021-09-20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38.jpg
據香港傳媒報道,12歲至15歲接種復必泰疫苗的青年,於注射疫苗後患心肌炎的相比「背景率」高逾20倍。

既然青年接種復必泰疫苗後患心肌炎的風險較高,香港醫護專家怎樣說呢?有專家指出,縱然有青年在接種後需要送往醫院的「深切治療部」,但最終仍然沒有出現嚴重事故,所以復必泰疫苗仍然算是對青年安全。另有專家則認為,由於香港青年的體重比西方人輕,建議減少接種劑量。此外,有專家建議注射大腿會較穩妥。亦有專家提議,香港青年不妨先接種一劑復必泰,不必完成兩劑疫苗接種。

筆者感到奇怪的是,為何復必泰出了問題,但香港專家仍然十分坦護西方疫苗,還各出奇謀的要港府繼續為青年接種呢?

年初,某些香港專家及醫護,不斷質疑內地提供的科興疫苗,認為科興沒有提交相關的研究數據及第三期臨床測試資料,又沒有在西方醫學期刊發表過相關文章,所以未能按程序批准科興疫苗的接種。其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還要求內地政府請科興補交數據,才可以讓香港市民開始接種科興疫苗。

根據以上的事情來看,港府及專家的整個批核過程,就是要按既定流程辦事,要跟據西方醫學期刊的文章、西方權威機構的測試數據、或藥廠的詳細報告等等,才可以順利放行。我們可以看到,無論是港府或其聘用的專家都沒有多少酌情權,所有人只按本子辦事;這似乎是一種最保守的運作模式。

既然港府專家批准青年接種復必泰,該藥廠肯定已向港府交足測試數據,證明復必泰適合青年接種,風險偏低。但如今按現實個案的分析,原來港青接種復必泰後,患上心肌炎的風險大增,這肯定與港府專家手上的西方測試數據完全不符,相信亦是不少香港醫護始料不及之事。

問題又來了。既然藥廠提交的數據與在香港接種後的情況不符,再加上港府專家都按本子辦事,絕少加進個人分析或行使酌情權,港府專家最負責任的做法,應該是建議港府立刻停止向青年提供復必泰疫苗。為何一眾香港專家卻反而一窩蜂的跑出來,各出奇謀、想盡辦法的要港府繼續讓香港青年接種復必泰呢?

某香港專家認為,港青患心肌炎的原因是由於平均體型較小。到底這專家講出這理由時,有沒有可信的研究數據支持?一般疫苗的臨床測試,都會因應不同地區的人作出分類,至少粗分「吃肉較多」和「吃澱粉質較多」等兩組人。亞洲人除了體型較小之外,飲食習慣亦和西方人不同。這專家憑甚麼一口咬定港青接種後病發的原因只是由於體型較小?而且,這專家的講法倒像在批評港青一樣。原來港青接種疫苗後患病,是自己的問題?

有香港專家建議注射大腿,到底這是否只是經驗之談,或信口胡謅,還是有數據在手?重點是,為何青年在接種疫苗後患上心肌炎的風險較高?如果沒有合理的解說及詳細的研究,我們憑甚麼可以相信專家這注射大腿的建議有效?這專家亦曾在人前以「皮下接種」的方式為自己注射疫苗。為何當時他不示範注射大腿?

某些專家因為有港青接種復必泰而出現副作用,便建議他們只需接種一劑疫苗。等到要到外國時,才接種兩劑不遲。其一、只接種一劑疫苗的保護率是嚴重不足的。現時,接種兩劑疫苗後,仍面對變種病毒的威脅,更何況是只作一劑接種?其二、如果有港青在接種第一劑疫苗,事隔半年後才因為要出國而接種第二劑,便超過了專家建議的21天兩劑相隔的最佳時間了。以此方法接種,保護率還有多少呢?其三、港青如要出國,始終仍要接種兩劑疫苗。專家的所謂辦法,又能否減低接種者患心肌炎的風險呢?

當香港專家不停推銷復必泰的時候,以色列亦是以接種輝瑞公司的mRNA疫苗為主,與復必泰屬同款疫苗。香港專家只着眼看藥廠提交的抽樣調查及研究,為何不放眼世界,印證手上的資料?

以色列全國完成兩劑mRNA疫苗接種的國民已有61.6%,若只計12歲以上人士的接種率還高達78%。部份以色列人還開始接種第三劑輝端疫苗。以色列全程投入的接種疫苗,但當地近來卻迎來第4波疫情。以色列總人口只有905萬,累計確診個案卻高達122萬,累計死亡個案亦有7,511人。單日新增確診個案更有8,954宗,單日再有17人死亡。值得一提的是,據早前以色列當局的研究指,由於病毒變種的關係,輝瑞疫苗的保護率最多只有40%左右,這與藥廠於年初提交的95%保護率之數據相差太遠。

綜合來說,復必泰或輝端疫苗的真正保護力已遠低於世衛建議的50%,但副作用卻很多,港青接種後還有患上心肌炎的風險,為何香港專家仍要繼續硬推復必泰?香港專家為甚麼完全不考慮建議港青接種國產的科興疫苗?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民建聯促請當局,增加疫苗接種的網上預約名額,並加快處理網上預約的程序、增加疫苗供應量,增加疫苗接種中心,方便區內市民。

    顏汶羽  2021-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