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慶成:港民主黨陷入「布里丹之驢」困境

2021-09-20
戴慶成
學研社召集人、福山智庫研究員
 
AAA

 59.jpg


有這樣一頭小毛驢,牠有一天非常飢餓,於是到處尋找草料吃,誤打誤撞發現了兩堆草料:牠們的大小差不多,而且和小毛驢的距離剛好相等。但站在兩堆草料之間,這隻小毛驢卻犯了難:我該先吃哪一堆草料呢?

平日行事非常理性的小毛驢,在兩堆草料之間左右思量,都下不了決定,結果竟然被活活餓死。

這個寓言故事,來自14世紀法國哲學家布里丹在一次議論自由問題的演講,後來被稱為「布里丹之驢」(Buridan's Ass),用來喻指那些優柔寡斷的人。這些人由於舉棋不定的心理,最終失去了最佳的決策時機。

自從中國政府今年初大幅修改香港選舉制度,為「入閘」參選立法會設下重重關卡之後,外界就關注香港泛民政黨尤其是作為最大反對派的民主黨,會否參加今年12月舉行的新一屆立法會選舉。近來,民主黨也陷入了「布里丹之驢」的困境。

一邊廂,民主黨內部自去年下半年開始就出現一股聲音,對參選立法會提出了質疑,認為在中央設置重重關卡下爭取入閘是一種「屈辱」。據悉,民主黨曾就參選立法會問題私下進行民調,結果也發現逾六成的人不支持民主派參選,支持的僅稍多於兩成。

隨着近來北京打壓泛民陣營的力度持續加大,泛民支持者要求民主黨拒絕參選立法會的聲音更加明顯,令愈來愈多民主黨人士對參選意興闌珊。不少本來有意參選的民主黨中人都指出,眼見已經聽話的前本土派立法會議員鄭松泰早前也被當局取消議員資格,他們參選的意願已經大大減少。

可在另一邊廂,由於北京不想立法會出現「清一色」,希望有溫和的民主派人士進入議會擔當「政治花瓶」,民主黨「被要求」參選的官方壓力也在近來不斷上升。

早些日子,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已經開腔不點名指民主黨若既不議政,又不論政及參政,是「有些奇怪」。被視為香港中聯辦代言人的中國全國僑聯副主席盧文端,日前更在報章撰文,直接提醒民主黨若強行阻止黨員參選,等於是挑戰及破壞新選舉制度,可能觸犯《香港國安法》第29條關於操控、破壞選舉,後果相當嚴重。

換言之,眼下香港民主黨正好站在「參選」和「棄選」兩股壓力的中間,十足像一頭「布里丹之驢」,陷入了兩難的抉擇:一方面,參選的話將會破壞該黨聲譽,遭遇支持者的譴責甚至唾棄;但在另一方面,若杯葛選舉,結果很可能被控違法甚至是滅黨。近來教協和支聯會被當局整治的教訓前車可鑒。

據悉,民主黨黨內領導層在「參選派」和「棄選派」兩大陣營的壓力下,最終很大可能會選擇「中間落墨」,在9月26日舉行的會員大會上否決派人參選,但容許黨員以個人名義出戰。不過民主黨不會給予支援,也不會開除其黨籍。

但從宏觀的角度來看,民主黨的上述「第三條路」其實有如小毛驢站在兩堆草料中間,依然是原地踏步。此方案既對民主黨選民不誠實,北京也未必會「收貨」滿意。結果是兩邊不討好,得罪了兩邊陣營,「死」得更快。

說到底,民主黨的「布里丹之驢」困境,也正是香港溫和中間派目前面臨的困局。香港由於是美國盟友英國的前殖民地,長期以來在中國和西方之間扮演着緩衝區的角色,左右通吃。

可前幾年美國前總統特朗普上台後,視中國為主要挑戰,全方位打壓中國,令中美關係急劇惡化。縱使被外界視為較溫和務實的拜登上台後,由於中美之間存在着巨大深層次的差異和矛盾,兩國關係至今不但沒有改善,衝突的領域反而不斷在擴散。在這個國際政治大氛圍之下,中間派在香港已經沒有太大的生存空間,不能再像以前遊走於中美之間。

客觀而言,香港民主黨或許應該認清當前的最新形勢,果斷站邊,即決定參選還是不參選。誠然,前者會得罪一眾支持者,但會令民主黨在議會還有繼續發展的空間。至於後者,雖然可能導致被滅黨,卻能贏得支持者的尊重。對民主黨來說,最危險的選擇是三心二意,在選項之間遲疑躊躇,最終只會造成災難。

進一步說,在中美博奕加劇的殘酷現實環境之下,香港的中間派陣營也是時候作出站邊的考量。正如中國古語有云:魚與熊掌不可兼得。選擇站哪一邊都有可能出錯,但不選擇的代價可能會更高,無異於一種慢性自殺。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