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武:拜登第一次聯大演講對中國收斂了許多

2021-09-24
周德武
大公報副總編輯
 
AAA

 7.jpg

每年9月的紐約格外熱鬧,一年一度的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總能吸引世界許多國家的領導人前來這裡。筆者擔任常駐紐約記者時,曾連續五年報道聯大開幕盛況,對此場景再熟悉不過。
儘管聯合國分配給各國領導人的演講時間只有幾分鐘,但各國首腦總是不失時機地把自己最想闡述的立場通過聯合國的舞台傳遍世界,所以不時有一些精彩的語言和思想閃爍在紐約東河上空,只可惜這些思想更多地停留在紙面上,正因為如此,人們把聯合國稱為「清談館」也是入木三分。

喧囂的聯合國年度大會也有例外的時候,譬如2020年的大會就格外冷清。由於疫情的原因,許多國家的領導人只能通過視頻參會,美國總統特朗普成為為數不多來到現場的國家元首,但是他把聯合國舞台當成了自己競選集會的場所,這位強烈的民粹主義者在聯合國這個多邊舞台上講出的話,總是有點不着調,與世界潮流不合拍。

雖然特朗普的支持者們不喜歡聯合國,不過真要把聯合國搬走,不僅世界上有眾多的接盤者,而且紐約的直接或間接損失也很大,至少遊客少了一個去處;少了龐大的各國外交官群體,紐約的消費至少會下滑兩個台階。

拜登作為美國元首,第一次登上聯合國舞台,自然是希望扳回特朗普給各國留下的壞印象,回歸「多邊主義」成了拜登演說的主基調之一,他列舉了美國重回世界衛生組織和《巴黎協定》,明年也準備加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此外,國際社會的合作與團結也成了他演講的關鍵詞,拜登稱,「即使我們在其它領域存在嚴重分歧,美國也準備與任何願意尋求和平解決共同挑戰的國家合作,因為如果我們不齊心協力應對諸如新冠疫情、氣候變化之類的緊迫威脅或核擴散等持久威脅,我們都會承受失敗的後果。」拜登的調門及重返世界領導地位的興趣顯然要比特朗普大得多。

人以群分,物以類聚。在特朗普任期內,巴西總統博索納羅能夠成為海湖莊園的座上客,而輪到拜登執政,博索納羅只能在紐約大街上「覓食」。特朗普已經在野9個月,而博索納羅在總統的大位上依然我行我素,即便沒有接種疫苗也要堅持參加聯大一般性辯論,即使紐約的堂食拒絕讓他入內,寧肯在紐約的露天小攤買個披薩也在所不惜。他聲稱,自己已經感染過新冠,體內有強大的抗體,對英國首相約翰遜勸導他打疫苗的建議不屑一顧。博索納羅帶着自己的衛生部長見了不少國家元首。而這位醫生出身的衛生部長雖然已經打了第一針,但這次還是測出了新冠陽性,美國總統、英國首相都成了密切接觸者,不過,這些首腦們該幹啥還幹啥,穿梭外交絲毫不受影響。

全球疫苗追蹤數據顯示,發達國家的總體接種率已經過半,成人接種率已超過70%以上,很多國家的元首也都接種,拜登總統正準備打加強針。法國總統馬克龍究竟是新冠疫情的原因,還是因法美澳的潛艇問題鬧得不可開交,反正這次只派了外長出席聯大會議。

上周,美英澳三家搞了一個「澳卡斯」組織,乾脆撬掉了法國5年前達成的向澳大利亞出售12艘常規柴油動力潛艇的協議,讓法國憤怒的是,他們多次背着法國談核潛艇交易,關鍵還把法國排除在「澳卡斯」組織之外,讓法國的自尊心大受打擊。作為歐洲的武器出口大國,這筆潛艇買賣沒做成,經濟損失無疑是巨大的。但是美國主流媒體普遍指責馬克龍召回法國駐美大使等系列反應有點過火,是摻雜了明年法國大選等因素,不必太過當真。

這不,昨天馬克龍與拜登的一通電話,兩國被炒得沸沸揚揚的核潛艇事件似乎就要翻過這一頁。據說拜登在電話中給法國間接道了歉,稱「搞這麼大的一個協議,事先就應與法國多溝通。」馬克龍答應法國駐美大使將重返華盛頓。雙方還約定將於10月份將舉行首腦會晤。看來,羅馬G20峰會是歐美關係修復的重要場所。一些專家由此感嘆,馬克龍這一刀被扎得很深,傷疤還沒好,怎麼法國就忘了痛?
18.jpg

拜登的外交因阿富汗撤軍問題而陷入被動,而聯大的開幕讓拜登有了補救的機會。這幾天,拜登正不遺餘力地展開「小圈子外交」,最引人注目的就是9月24日在華盛頓召開的「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對話」峰會。這是四國領導人第一次湊在一起舉行會議,也算是拜登為美國的印太戰略立了一個坐標。據報道,四國會後將發表聯合聲明,核心是要維護「海洋秩序」,這個秩序是什麼貨色,人們正拭目以待。

「偽多邊主義」最近談得比較多,也很有針對性,劍指拜登拉幫結夥、搞小圈子的一面,多邊主義的旗幟成了美國單邊主義的遮羞布。拜登這一次在聯大重申,「美國不會發動新冷戰」,號召國際社會團結,聲稱未來10年很關鍵,「世界正處於新的歷史轉折點」,這直接關係到世界走什麼道路,是民主還是專制?話里話外若有所指。雖然拜登通篇講話沒有中國的字眼,但中國所轄的新疆還是「躺槍」,新疆與埃塞俄比亞北部地區被列在一起,凸顯了美國在人權問題上慣有的指手畫腳和雙重標準。

聯合國的誕生,是人類用兩次世界大戰的沉痛教訓及數千萬人的生命換來的,它阻止了熱戰,卻沒能防止冷戰,美蘇兩國很快從二戰的盟國走向了對立,全世界深受其害。以維護和平與安全為己任的安理會,從一開始就被玷污,其工具性也被美蘇兩國放大到了極致。

新冠疫情這一頁尚未翻過,極端氣候給人類造成的災難活生生地呈現在世人的面前。70多年前,聯合國制訂的憲章與原則顯然是人類發展的一大進步,理所應當得到遵守。當然,隨着時代的變遷及互聯網的加速發展,一些規則需要修改、完善和重新制訂,但不能由美國等幾個國家搞出來,然後強加於人。多極化的世界不再由美國一家說了算,亞太地區更不能由盎格魯--薩克遜人說了算。基於此,中國政府多次強調,「世界上只有一個體系,就是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只有一個秩序,就是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只有一套規則,就是以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為基礎的國際關係基本準則」。這是中美規則之爭的核心要義,體現了聯合國的王道,更是中國的王道。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聯大辯論開幕之際警告,「美中兩國要避免陷入冷戰」,他懇請「兩個有重大影響力的國家修復完全失調的雙邊關係」。這既是世界的普遍期待,也符合中美兩國人民的根本利益。

不管怎麼說,拜登這次聯大講話,沒有直接點中國的名,也算是一大進步(當然遭到了共和黨的指責),這對緩和中美緊張關係是件好事,為接下來中美首腦各種形式的互動創造了最基礎的氛圍。拜登把「重建更好美國」這句競選口號微調成了「重建更好世界」,但願美國能洗心革面,從終結阿富汗戰爭開始邁出正確的一步,不再到處折騰的美國,世界一定變得更加美好!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公評世界》

 

延伸閱讀
  • 孟晚舟所簽署的事實陳述,其實並不足以證明華為「誤導」匯豐,只是美國司法部這篇事實陳述,並非披露了所有事實真相及真相之全部,然後再由一些本身有着既定立場的媒體,將孟晚舟簽署美方提供的事實陳述,故意說成是對方「承認曾就華為在伊朗的業務誤導銀行」。

    陳凱文  2021-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