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 六中全會 領導層有序更替謎底難解

2021-10-25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shutterstock_1444481438.jpg

在中國共產黨的語彙裏,「歷史性決議」一詞蘊含着非同尋常的政治含義。在其百年歷史中,也只是在關鍵時刻,通過兩份這樣的歷史性文件,解決了困擾着黨的重大問題,改變了黨的歷史進程。

在毛澤東的指導下,中共於1945年通過了第一份歷史問題的決議,擺脫了蘇聯斯大林主義對中共的嚴重影響,確立了毛澤東思想為黨的指導思想。1981年,鄧小平謀劃通過了第二份類似決議,對毛澤東進行了批判,指出其發動的「文化大革命」給中國帶來了混亂和災難。雖然決議確定繼續堅持毛澤東思想,但它的確加強了鄧小平的權威,把全黨的思想統一到了他倡導的改革開放上來,為中國經濟騰飛鋪平了道路。

在習近平領導下,中共將於11月審議並通過第三份有關歷史問題的決議。消息一出,引起了國內外的極大興趣。從決議的行文措辭,或可透露出習近平的權威和地位。有分析人士推測並發問,這次是否仍會像前兩次那樣,對黨過去的教訓和錯誤進行檢視和反思?

現距中共二十大召開僅有約一年時間,此時討論這份決議令人回味。據估計,二十大將於2022年秋天舉行。人們普遍認為,習近平將謀求再次連任總書記之位,打破任職不超過兩屆的慣例。

迄今為止,中共對決議稿仍嚴格保密。預計在11月初十九屆六中全會結束之前,決議內容不會公開。據10月18日的官方聲明,習近平主持召開了中央政治局會議,研究討論了「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並決定提請即將舉行的六中全會審議通過。

新華社報道稱,習近平最近主持召開黨外人士座談會,聽取各民主黨派和全國工商聯負責人的意見,還徵求了各地區各部門各方面的意見和建議。他們都完全支持這份決議。

報道雖未透露決議稿的細節內容,但有分析人士推測,其語氣和措辭或已表明,第三份歷史性決議將不同於前兩個。這次很可能是一份關於習近平時代向前看的宣言,而不像前兩份那樣就黨的重大錯誤和教訓做出歷史性決議。

中央政治局會議指出,在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領導下,黨在革命、建設、改革取得了「重大」成就、積累了「寶貴」經驗。在習近平領導下,黨取得了新的重大成就,積累了新的寶貴經驗。黨心軍心民心空前凝聚振奮,中國國際地位日益鞏固,彰顯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生機活力。

48.jpg

報道稱,從毛澤東、鄧小平到習近平,中國實現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民族復興進入了不可逆轉的歷史進程。這些在新決議中都可能佔有突出位置,為習近平的願景和思想提供理論支撐和背書。習近平的支持者一直認為,中國需要像習近平這樣的專制和強大的人物,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為國家掌好舵,帶領人民繼續前行。

在國際舞台上,中國在與美國及其西方盟友角力,爭奪全球影響力。而在國內,中國正經歷一個痛苦的轉型期,努力把經濟轉向高質量增長的軌道上。

自2012年底走上權力之巔以來,藉助鐵腕反腐等行動,習近平迅速鞏固了自己的權力,並於2016年被確定為黨中央的「核心」,從而樹立起了自己的權威。之後,通過修改黨章和憲法,成功取消了對國家主席任期屆數的限制,使他可以想幹多久就幹多久。同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也被寫入了黨章和憲法。毫無疑問,這都彰顯了習近平的政治地位。他被視為中國最強大的領袖,可與毛澤東和鄧小平比肩。

中國領導人追求務實。中國共產黨之所以能在逆境中生存並壯大,得益於其靈活性和適應性。通常的做法是,先行動,之後再為行動尋求理論支撐,證明行動的正確性。但要想達到毛澤東那樣的地位,對習近平來說,理論基礎和廣泛支持至關重要。這也是出台第三份歷史性決議的意義所在。

決議可能將聚焦中共百年奮鬥重大成就,為習近平時代提供支撐,因此不大可能會再次反思黨百年歷史中的錯誤和教訓。這也許意味着,決議不大可能涉及領導人更替這個中共歷史上最大的不確定性。

自19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以來,權力和平有序更替一直是黨內鬥爭和不穩定的主因之一。在1945年第一份歷史問題決議通過、確立毛澤東的領導地位並於同年把毛澤東思想寫入黨章並確立為指導思想之前,領導人的更替總是充滿着背叛和清洗行動。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權力鬥爭一直不斷,且相當激烈。劉少奇是毛澤東指定的首位接班人,後來被清洗了,並在1969年死於囚禁。另一位被指定的接班人是林彪,他於1971年叛逃時死於蒙古的那次神秘空難。華國鋒是毛澤東最後選定的接班人。上世紀七十年代,他被鄧小平邊緣化了。在八十年代,胡耀邦和趙紫陽都是鄧小平精心挑選的接班人,但由於黨內激烈的政治鬥爭,他們兩人都相繼被廢了。

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次真正的有序更替發生在2002年底和2003年初。作為鄧小平親選親定的接班人,江澤民是在1989年天安門風波後上台執政的。當時,他把中共中央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的職位交給了胡錦濤。2004年,江澤民放棄了最後一個也是最為重要的頭銜,把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之職也交給了胡錦濤。

在2012年和2013年,胡錦濤堅持了兩個任期的做法,選擇徹底退休,為習近平接替鋪平道路。2007年進入政治局常委會時,習近平已被普遍視為接班人,並在2008年成為國家副主席,2010年成為中央軍委副主席。這樣,在走上權力頂峰之前,他有了五年的準備期。

習近平似乎要在2022年謀求第三個任期,甚至可能在2027爭取第四任期。因此,明年不大可能會出現新的接班人選。考慮到中共政治神秘特性和接班人一事的敏感性,未來幾年,任何歷史性決議似乎都不大可能涉及領導人更替的問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這次拜登與習近平的對話中,拜登表示兩國領導人有責任確保中美競爭不會演變成衝突。白宮資深官員也表明,拜登政府認為美中關係的主導框架,就是承認雙方的競爭,並且為競爭訂下遊戲規則。

    袁彌昌  2021-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