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澤遠:「習拜會」很難重置中美關係

2021-11-15
 
AAA

 shutterstock_1890525037.jpg


「習拜會」能否阻止美國打「台灣牌」?答案是不能,因拜登政府不會也不可能改變美國對台灣問題的認知和邏輯。
舉世矚目的「習拜會」將於本港時間明天(16日)上午舉行,這是拜登今年1月就任美國總統後,中美元首第一次通過視頻舉行面對面會談。

雖然是第一次,但習近平和拜登並不陌生。2011年,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專程陪同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到四川訪問。2012年2月,習近平訪美,拜登幾乎全程陪同,兩人接洽甚歡,可謂是「老朋友」。對於明天的「習拜會」,有輿論稱這或許是中美重置雙邊關係的「最大機遇」。

但今天的中美關係早已不是10年前的模樣。當年中國積極倡導建設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以及2011年拜登訪華時所表示的「決心將兩國關係確定在可以持續幾十年的穩定軌道之上」,不僅沒有實現,反倒是中美在政治、安全、經貿等領域都爆發激烈競爭甚至對抗,前景令人悲觀。

與10年前相比,中美關係最大的不同其實在於兩國國內形勢的變化。隨着中國崛起的勢頭更趨明顯,美國防範與遏止中國的力度也不斷加大。經過前總統特朗普任期內的不斷加碼,打壓「咄咄逼人」的中國已成為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和主流輿論的一致操作。即使拜登作為傳統建制派,有心重置中美關係,但他在對華關係上的選擇空間很小。拜登上台後,不僅延續了特朗普時期的對華路線,甚至表現得比特朗普更加強硬、更有策略。唯有如此,他才能在美國政壇站穩腳跟,為民主黨爭取選票。

中國國內形勢也發生巨大變化。2012年習近平主政後,通過反腐、改革和大力扶貧,有效鞏固了中共的執政基礎,包括軍事實力在內的綜合國力邁上新的台階。國內輿論環境也發生深刻改變,支持官方強勢應對美國打壓的聲音成為主流。在這一背景下,中國高層儘管希望中美關係重返「合則兩利」的正軌,也不可能以重大讓步換取中美關係「重置」。

中美本月10日發表了一個應對氣候變化的《聯合宣言》,一些國際輿論對此有些意外,認為中美進入難得的合作時刻。實際上,中美就氣候問題已經談了很長時間,今年4月雙方還發表過一個關於氣候的《聯合聲明》。要指出的是,氣候問題雖然重要,但不是影響中美關係的核心問題。中美在氣候問題上達成協議,的確有助於為「習拜會」創造氛圍,卻無法掩蓋雙方的根本分歧。

在中美一系列重大障礙中,台灣問題是最大痛點。近兩年來,美國不時通過台灣問題刺激中國,從前國務卿蓬佩奧取消官員訪台限制,到現任國務卿布林肯一再強調為「台灣防衛」提供必要能力,加上增加對台軍售和國會議員不斷訪台,令「台獨」聲勢持續上漲,也讓中國大陸困擾不堪。中國大陸一方面被迫耗費大量資源避免台灣問題國際化,另一方面也要妥善應對內部日益高漲的武統呼聲,大陸高層多年來倡導的「一國兩制、和平統一」對台政策基本名存實亡。

「習拜會」能否阻止美國繼續打「台灣牌」?答案是不能,因為拜登政府不會也不可能改變美國對台灣問題的認知和邏輯。比如中國強調中美三個聯合公報應該是美國對台政策的基礎,但美國強調「台灣關係法」才是美台交往的主要依據。三個聯合公報與「台灣關係法」確有矛盾之處,但美國歷屆政府都利用這一矛盾操控台海局勢,坐享兩岸相爭給美國帶來的好處,拜登政府也不例外。

也就是說,即使拜登在這次「習拜會」上重申美國堅持它的「一中政策」,或表示不支持「台獨」,美國對台政策也不會有實質性改變。這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中美關係難以重置,因為台灣問題隨時能讓中美關係「一夜回到解放前」。

當然,中美關係並非只有台灣問題。「習拜會」雖然難以重置中美關係,但可以減少彼此間的誤判和敵意,促進雙方在氣候變化、疫情防控、經濟復蘇,以及重大國際問題上的溝通與合作。

具體說來,「習拜會」有可能重新界定中美關係。拜登政府上台後,中國對中美關係的定義是不衝突不對抗,聚焦合作,管控分歧;美方的定義是競爭、合作、對抗,但希望避免誤解誤判和意外衝突。「習拜會」或將給出新的說法,但雙方的側重點會有明顯差異。中國將強調合作,美國則強調競爭,雙方也可能宣示要避免對抗和衝突,避免新冷戰。

11月7日,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Jake Sullivan)接受美國有線新聞網(CNN)訪談時說,美中關係「不是新冷戰」,美國不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而是希望與中國「共存」。這是拜登政府上台後,美方在政治上難得對華釋出的善意。

中方則可能願意幫助美國克服其目前居高不下的通貨膨脹,並藉此推動美國取消對中國商品加征的關稅。

經過過去幾年的貿易戰、科技戰、輿論戰,中美之間敵意上升且嚴重缺乏互信,雙方都需要更加理性地看待對方,避免中美關係失控給地區和全球帶來巨大損失。從這個角度說,「習拜會」的意義不應低估。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
  • 美國單方面用「競爭」來簡單定義中美關係,客觀上形成一種「話語陷阱」,一旦中方的敘事進入這個陷阱,惡性互動全面升級,從而不可避免地滑向「新冷戰」深淵。

    安剛  2021-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