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評編譯:美頂級智庫專家從哪裡了解中國?

2021-12-02
 
AAA

 5.jpg

 

隨着中美緊張局勢的加劇,有關中國和中美關係的新聞和發展從未遠離頭條新聞,人們對更好地了解中國和中國政府的觀點的興趣和必要性在不斷增加。日前,美國頂級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多位對華研究專家在其官方網站上撰文,就尋找中國政府官方中英文文件的渠道、關於中國政府政策的可靠信息和分析來源以及他們通過閱讀什麼來洞察當代中國與智庫讀者們進行了分享。其中著名台海問題專家卜睿哲(Richard C. Bush III)特別提到,香港的《中國評論》月刊是了解中國大陸對台政策和台灣學者聲音的最便捷的渠道。文章編譯如下:

卜睿哲(Richard C. Bush III):布魯金斯學會東亞政策研究中心和約翰·桑頓中國中心高級研究員,曾任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

我的工作重點是中國與中國周邊的政策和關係,我主要研究台海、兩岸關係,也包括香港和日本的一些問題,我最感興趣的是中國的行動,但也必須考慮這些行動背後的動機。我通常可以通過政府聲明和當地媒體的報道來了解,比如國台辦、外交部和官方媒體(如《人民日報》),他們通常都是可靠的,它們行為本身的模式可以揭示很多動機。由於一些中國媒體服務於宣傳目的,所以一些主題和內容的變化反映了當局希望讀者如何改變他們對中國政策的理解。此外,當涉及到台灣以及一部分香港問題上,有一個獨特的評論來源叫做《中國評論》,這是一本香港月刊,裡面大量文章都是關於台灣的發展、中國大陸對台政策的理由以及北京政權對未來的期望。這是研究台灣問題的中國學者了解信息和發聲的一個重要途徑,在中評月刊上,他們可以定期發表自己的觀點,比在中國國內發表的更詳盡。這本月刊的作者來自北京、上海等諸多中國城市,還包括一些台灣學者——他們在雜誌上發表的對兩岸關係的看法對中國大陸更為友善,或者至少不會被視為有敵意的一方。這本月刊容納了中國政府目前對台政策所允許發表、討論的各種觀點,如果要了解中國政府的對台政策和希望讀者如何看待台灣,這是最便捷的渠道。

杜大偉(David Dollar):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高級研究員。

我的研究重點是中國經濟以及中國與其他國家的經濟互動,尤其是美國和中國的「一帶一路」合作夥伴。關於中國的宏觀經濟數據最好的來源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尤其是年度第四條款報告和全球報告中的中國部分,比如《世界經濟展望》。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根據官方數據進行工作,但會進行各種調整,並解釋一些非常有幫助的細微差別。對於不平等、貧困或部門產出等微觀經濟數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發揮了類似的作用。中國的官方數據公布在其主要經濟部門,國家統計局、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和商務部的網站上。還有其他專門的資源填補特定的利基。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公布了中國貿易加權匯率的時間序列和槓桿(政府債務或公司債務相對於GDP)的衡量指標。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為OECD經濟體和一些主要的新興市場(如中國)按部門計算了一個外國投資限制指數。關於中美之間的國際貿易和投資,美國人口普查局公布了詳細和最新的數據。對於「一帶一路」倡議的活動,威廉瑪麗學院的AidData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的中非研究計劃收集和發佈關於中國海外貸款和投資的信息。

何瑞恩(Rayn Haas):布魯金斯學會外交政策研究項目主任,曾於2013年至2017年擔任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主任。

隨着美國和中國之間的競爭加劇,對美國的決策者、專家和公眾來說,準確了解北京方面在追求其目標時的優勢和劣勢變得越來越重要。我通常對美國專家的研究結果持謹慎態度,因為他們會有選擇地使用文本來支持他們對中國的偏好。政府機關或政府下屬的智庫發表的演講稿、專欄、報告等都在進行對話,不同的利益集團往往利用這些平台來推動他們的政策偏好,但事實往往更混亂。以此為背景,我試圖閱讀一系列來自中國權威媒體的評論,包括新華社、人民日報和參考消息,我也會通過中國外交部的網站來跟蹤重大的公告、演講和行程。中國官方電視媒體中央電視台(CCTV)的新聞聯播突出了中國共產黨領導層希望中國人民關注的最重要的事件。中國主要智庫(如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經常發佈關於政策問題的報告,這些報告有助於指導討論中的問題。我也關注《環球時報》——我認為它是福克斯新聞的中國遠親,因為它熱衷於煽動民族主義和憤怒情緒——這可以讓我了解中國激起的民粹問題。

但最終,我對中國國內的爭論和事態發展的最佳洞察,往往來自於與中國同行的交流,無論是面對面,通過電子郵件,還是通過Zoom。儘管我們經常無法互相理解,但與中國同行定期交換觀點對我了解中國的運作方式仍然至關重要。

賀詩禮(Jamie P. Horsley):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訪問學者

我的工作主要是研究中國法律和監管工作,我主要依靠初級的中文文獻,輔以分析和一些學術資料。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憲法中規定的官方國家機構在他們的官方網站和社交媒體賬戶上發佈了許多官方文件,包括在某些情況下向公眾徵求意見的草案。微信和社交媒體已經成為了解讀新政策、立法和發展的幾乎不可或缺的來源。一些處理外交政策、商業、金融和其他外事事務的中央部委也有英文網站,這些網站通常不如中文網站完整。即使是官方發佈的官方英文譯本也要仔細使用,並與中文原文對照,因為各種重要術語在不同文件中的翻譯往往不同。Jeremy Daum的合作翻譯項目——中國法律翻譯——提供一系列中國法律發展的快速、自由翻譯和評論。還有幾個專業和專門的組織,如格雷厄姆韋伯斯特的DigiChina項目,翻譯和分析部分中國的政策和法律文件。另外我也從The NPC Observer這個網站上面了解各種相關文件。當然,中國的中央政府國務院、最高人民法院、外交部、商務部、財政部等很多部門都有自己的英文網站,上面有大量的信息和文件,Susan Finder有一個很有幫助的博客叫「最高人民法院觀察」,那上面主要討論法院問題。

英文報紙和雜誌對中國有大量的報道。除了《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金融時報》、《洛杉磯時報》、《經濟學人》、《外交家》、《外交政策》等常用媒體之外,《財新環球》和《南華早報》是對中國發展進行分析的良好新聞來源。《第六聲》(澎湃新聞國際版)講述了中國社會的故事,《中國日報》是中國政府的官方英文報紙,不時出版英文翻譯版的官方文件,新華社的英文服務也是如此。

駱舒嫻(Shuxian Luo):約翰·桑頓中國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我的工作是安全和外交政策問題,所以我通常依靠中國外交部和國防部的網站以及中國人民解放軍軍種和戰區司令部的微信賬戶來關注相關事件。中國知網和皮書是我收集大多數中文報紙、期刊文章、年鑒和智庫報告的常用數據庫。對於英文來源,我通常看來自布魯金斯學會、外交關係委員會、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蘭德公司、CNA、國防大學、國家亞洲研究局、新美國安全中心的報告和分析,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美國海軍戰爭學院,以及在主要學術和政策期刊上發表的文章。我也關注日本防衛省及其下屬研究機構日本防衛研究所、日本海上保安廳以及日本國際問題研究所、笹川和平基金會、發展中經濟研究所等日本智庫發佈的消息。此外,我還關注了幾家新加坡機構發佈的內容,包括南洋理工大學的拉賈拉特南國際研究學院(RSIS)和ISEAS - Yusof Ishak研究所。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
  • 從哪個角度看也好,此會談的直接結果是兩國變相「休戰」一年,暫時將所有爭議「 凍結」起來,直至找出解決之道或局勢出現顯著變化。

    袁彌昌  2021-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