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深居紅牆之內,社情民意仍悉數掌握

2021-12-13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shutterstock_1534529087.jpg
中國領導人是否能了解真實的社情民意?他們是否與現實社會脫節?
近來,有海外投資者和外交官常常會這樣問我。他們問我的理由是,國家領導人深居神秘的紅牆之內,其部下不敢把壞消息如實相告,而官媒又整天忙於為領導人及其政策高唱讚歌。
有外國人士認為,這或是中國過去幾年做出衝動決策、進而攪亂市場的原因所在。對外國人來說,情況或許更糟糕。由於政府強化了信息管控,政策制定過程又愈來愈不透明,這使得他們更難以了解中國的真實情況。
在當今信息飛速傳播的互聯網時代,提出中國領導人是否能掌握社情民意的問題,可以說問得很有意思,又不無道理。但要回答這些問題,就需要對中國龐大官僚體系的歷史淵源有所了解。
中國的官僚傳統歷史悠久,可以追溯到上千年前。在應付上級指示及對上級投其所好上,可以說官僚們幹得得心應手。「山高皇帝遠」這句俗語,也生動地說明了這一點。

k.jpg
在封建時代,通訊非常原始,信息主要靠騎馬傳遞,地方信息傳到朝廷,有時需要幾周,有時甚至需要幾個月。眾所周知,有些皇帝工於心計,設計了縝密的間諜網絡,嚴密監視地方和朝廷官員的一舉一動,同時向全國各地派出御史,監視官員言行,調查民眾鳴冤案件。據信,清朝雍正皇帝1722年至1735年在位期間,依賴一個高效運作的密探體系,提升了政府運作效率,並把權力牢牢握在自己手中。
中國共產黨1949年上台執政以來,領導層已構建了一套內部參考體系,簡稱內參,讓領導人隨時掌握國內外的風雲變化。內參是指各部門和機構以及主要官媒機構編發的內部報告,只報送給黨政高官。
至於內參制度的運作機制,依然是個謎。但官媒的一些報道值得一讀,它們透露了毛澤東和鄧小平是如何依賴內參跟蹤和了解天下事的。
除了閱讀政府部門的報告,毛澤東和鄧小平還主要依靠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等官媒機構的內參了解情況。同時,內參也有級別之分,最高級別的領導才能看到最真實原汁原味的內參版本,這麼分級,顯然是為了管控信息的傳播範圍。
眾所周知,中國強大的宣傳機器刊發播發大量正能量報道,以饗大眾讀者,同時,官媒的內參部門則致力於撰寫更貼近現實和客觀的報告和分析文章,其中包括揭露官員腐敗、瀆職和其他問題。
據報道,毛澤東就熱衷於看這些報告,並常常基於這些報告做決定。據悉,他曾指示新華社對敏感或負面事件撰寫客觀、真實的報告,讓領導人能了解真實情況,了解全貌。同時,作為與群眾保持聯繫的方式之一,媒體機構每天還彙編民眾和精英人士的來信。
當時,中國尚處於封閉狀態之中,禁止收聽收看國外新聞。據報道,毛澤東每天都收到並閱讀海外媒體報道匯總,主要是海外媒體關於世界各國領導人活動和涉及台灣問題的報道。
為滿足其他官員的需求,新華社還出版了《參考消息》。這份報紙主要翻譯國際媒體對重大事件和涉華報道,僅限內部發行。在公開面向一般讀者訂閱之後,上世紀八十和九十年代,《參考消息》成了中國最受歡迎的報紙。當然,有關涉華報道,都經過處理,從正面角度來展示中國。據信,新華社還編輯有一份要聞參考,都是原汁原味、未經刪減的內容,僅報送領導人。

i.jpg
鄧小平藉助內參了解重大事件,了解社會百態。1980年,鄧小平閱讀了一封來自北京大學美國學生的來信。這位學生抱怨說,有關部門不允許她與中國男友結婚。鄧小平即指示教育部介入解決,僅僅三天之後,這對情侶即獲通知:他們可以結婚了。
然而,有些領導人則更喜歡直接獲得一手信息。例如,1998年到2003年擔任國務院總理期間,朱鎔基要求把香港報紙有關報道或重要社論直接傳真到他的辦公室。
今天,網絡和社交媒體平台已成為大眾獲取資訊的主要渠道。由於對突發新聞反應相對遲緩,內參已逐漸失去了其原有魅力和獨特性。
然而,對中國領導人來說,內參仍是他們掌握最新情況、了解事件全貌的重要渠道之一。尤其是當下,在網絡審查機構常常刪除和過濾政治不正確或有損黨國形象的信息之時,內參仍有其用武之地。
當然,所謂真實的內參,也可能是帶有偏見的一家之言。要知道,內參報告撰寫人出於自我保護的考慮,也會猜測領導人的心思,選擇報告內容上投領導所好。
不管怎麼說,中國官員對國內真實情況的了解,遠比外界想像的要深入、要全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中國官員已不再那麼看重美國和其他西方傳媒公司控制的英文國際媒體了。今天,中國官員似乎普遍認為,無論他們講甚麼,都會被西方媒體扭曲,這些媒體不可信。

    王向偉  2021-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