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中國領導人還在乎外國人的聲音嗎?

2021-12-20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shutterstock_1725604774.jpg
中國領導人是否仍在乎外國人對中國怎麼看怎麼說?他們是否了解中國應對多變國際環境時的做法,不僅令中國喪失了朋友,還引發了世界多地的不滿情緒?
不少外籍朋友,無論是生活在中國還是身居海外,都會這麼問我。他們關心中國,對中國聲譽不斷遭受打擊而擔憂。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關心,也可以說不在乎。正如上周專欄裏解釋的那樣,中國領導人已構建了一個複雜的內參系統,以隨時掌握海內外最新動態。中國領導人自認為今日之中國,正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他們期望得到國際社會的認可。因此,每當中國宣布重大政策或舉辦重要政治活動時,官媒就忙於聯絡外國官員和分析人士,希望借他們的口來對政策或活動唱唱讚歌。當然,願意這麼做的人並不多,且大多來自俄羅斯、巴基斯坦、南非和古巴等國。
今年6月,國家主席習近平要求努力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形象。12月14日在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中國作家協會會議上講話時,習近平再次強調了這一點。
而海外人士的感覺則不同。每當外國官員或個人就敏感問題質疑中國政府的說法時,中國「戰狼」外交官就會猛烈反擊。每當海外媒體刊發批評中國的報道時,中國官媒就會強力回應,並給它們貼上反華的標籤。每當網上有人發表與官方立場相左的觀點時,網上「五毛鬥士」就會群起而攻之,罵他不愛國或討好西方。
中美在意識形態和價值觀上的公開對抗,把這場鬥爭表現得淋漓盡致。美國總統拜登本月召開全球民主峰會之時,北京發布了系列重磅文件,試圖證明中國比美國更民主。
簡而言之,中國給人的印象是容不得批評之聲,建設性批評也不行。中國處理對外關係上的重大轉變,有其背後原因。其中最重要原因就是,中國開始自信地認為已不再是需向西方學習的小學生了。
據報道,在改革開放之初,鄧小平曾講過中國應與美國搞好關係,原因也簡單,就是凡是和美國搞好關係的國家都富了。在胡錦濤時代,中國官員很開放,樂意傾聽不同聲音,包括批評者和對手的聲音。2002年至2013年,胡錦濤曾擔任國家主席和中共中央總書記之職。香港最後一任總督彭定康,雖曾被中共高官斥為「千古罪人」,但仍能獲邀到培養高級幹部的中央黨校發表演講。
即使到了2017年,中國政府還曾邀請當時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高級顧問班農訪華,與時任主管反腐的最高領導、現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會晤。其實,在擔任特朗普顧問期間,班農是美國反華情緒的主要推手。
今天,已是時過境遷。特朗普2018年發起對華貿易戰以來,北京已變得更強硬更好鬥。那是因為特朗普內閣對華鷹派大肆宣揚稱中國對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構成威脅,並採取了一系列措施遏制中國發展。
今年3月,北京與拜登政府在阿拉斯加舉行首次高級別會晤時,中國最高外交官楊潔篪就公開指責說,美國沒有資格「從實力的地位出發」與中國談話。習近平及其他高官也在多個場合強調,中國絕不接受「教師爺」般頤指氣使的說教(指的就是美國及其西方盟友)。
在中國官員看來,美國問題多多,政治、種族和文化撕裂。特朗普及其共和黨擁躉拒絕接受大選結果以及華盛頓應對新冠肺炎的糟糕表現,更說明了這點。目前,新冠肺炎已造成80多萬美國人死亡。此外,美國以謀求改朝換代為目標,入侵了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國家,但都以災難性失敗告終,並嚴重踐踏了這些國家的人權。
中國是在下一盤大棋。習近平曾公開表示,時與勢都在中國一邊,表明中國意在與處於頹勢之中的美國進行一場長期鬥爭。同時,其他高官也公開表示,東升西降之勢已不可阻擋。他們之所以如此樂觀,是因為堅信只要中國專注於幹自己的事,確保國內生產總值在本世紀二十年代末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那麼隨着中國實力地位的提升,其他國家對中國就會另眼相看。

j.jpg
此外,中國官員已不再那麼看重美國和其他西方傳媒公司控制的英文國際媒體了。鄧小平和江澤民都曾接受美國電視新聞節目「60分鐘」主持人華萊士的採訪,並回答他提出的刁鑽問題。今天,中國官員似乎普遍認為,無論他們講甚麼,都會被西方媒體扭曲,這些媒體不可信。在中國看來,西方媒體只在做一件事、傳播同一個聲音,即中國是個專權國家,竊取他人知識產權,侵犯人權,及不履行國際承諾等。因此,它們認為中國一無是處,西方世界不能放過中國。同時,對中國取得的成就和做出的貢獻,則視而不見,包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世界最大貿易國、世界最大外資利用國和消滅了絕對貧困等。鑒於英文國際媒體的影響力如此之大之廣,「自由與否」的敘事易如反掌地被接受認可,而這種迴音室效果難以改變。
中國官員也忙於構建自己的迴音室。中國剛剛在廣州舉辦了一年一度的「讀懂中國」國際會議。這是旨在幫助國際社會更好了解中國國內國際戰略的重要論壇。然而,與會的海內外嘉賓都是經嚴格審查、精心挑選的,包括南華早報在內的一些海外媒體的採訪申請被拒,因此論壇開成了一場眾口一詞的會議。
毋庸置疑,在努力塑造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倡導者和捍衛者形象之時,中國並未放棄影響國際輿論的努力,尤其是在發展中國家。例如,中國已向非洲和阿拉伯國家提供了數十億劑新冠疫苗,並承諾將向這些國家出口更多疫苗。同時,中國媒體也加大了在這些國家的存在和運作力度。
現在再回到本文開頭的問題,只要外國人講中國的好話,中國官員還是很在乎的。其實,美國及其西方盟友也並無兩樣。今天,如果有人講中國的好話,都會被貼上熊貓粉,或難聽點兒說是舔華派。這一點,美國資產管理公司橋水公司創始人瑞·達利歐以及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教授傑弗里·薩克斯都深有體會。在被問及對中國持不同政見者失蹤一事的看法時,達利歐用「嚴父」一詞來形容中國,他因此而陷入爭議旋渦。2019年,薩克斯指責美國試圖引渡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盡顯美方的虛偽本質,他因此而被惡毒攻擊,迫不得已關閉了自己的推特帳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美中之間的國家關係趨冷,美國社會對華的不滿情緒,以及高等教育市場的萎縮,已經波及在美國教授有關中國課程的人文學者,及他們所屬的本來就顯得邊緣的系科和課程。這些課程和專業的取消,不僅不利於華裔學者的生存,也將對美國一般中產階級子弟,通過大學教育了解中國造成負面衝擊。

    2022-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