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新疆武警將領駐港 凸顯「反恐處突」

2022-01-12
李伯達
香港媒體主筆協會會員
 
AAA

 3.jpg
新年伊始,解放軍駐香港部隊迎來新司令員——原武警總隊副參謀長彭京堂少將。這是武警系統將領首次掌舵駐港部隊,而且彭京堂曾是新疆「反恐悍將」,由於武警的任務包括參與處置動亂、暴亂、騷亂,這項人事任命自然引發外界強烈關注,並且聯想到2019年的修例風暴。無疑,雖然香港實施國安法,但仍然存在恐怖襲擊和突發社會事件的雙重風險,今後「反恐處突」無疑將是駐港部隊的重要任務。
香港回歸之後的七位駐港部隊司令員,劉鎮武、熊自仁、王繼堂、張仕波、王曉軍、譚本宏和陳道祥,此前多數擔任解放軍集團軍軍長。資料顯示,彭京堂曾任解放軍濟南軍區某旅旅長、濟南軍區司令部軍訓部部長,因此嚴格上而言,也是「半路出家」轉赴武警系統。
武警是武裝警察部隊的簡稱,負責保衛國家內部安全,解放軍則是負責對外的防衛。武警的職責包括參與處置動亂、暴亂、騷亂、非法聚集、群體事件等,以及防範和處置恐怖活動,並處理災害和公共衛生等突發事件。武警以往由中央軍委與公安部共同指揮,軍改之後自2018年1月1日起,改由黨中央、中央軍委集中統一領導。

0.jpg
彭京堂擔任新疆武警總隊參謀長期間,赫赫有名的「山鷹」突擊隊就由他統領。2019年8月,中國武警「山鷹」突擊隊與吉爾吉斯斯坦國民衛隊「黑豹」特戰旅組成聯合特戰分隊,共同參加聯合反恐演練,彭京堂就是中方的總指揮。他當時受訪表示,「在彈藥消耗方面,僅『山鷹』突擊隊一支部隊,去年(2018年)消耗的彈藥量就達到了其他部隊前三年的總和。」
由這麼一位具備豐富的「反恐處突」經驗的將領擔任駐港部隊司令員,至少有幾層意義。
首先,香港實施《港區國安法》之後,由亂轉治,但中央仍然嚴防爆發「顏色革命」,嚴防出現大規模的騷亂,將「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視為重中之重。雖然香港的治安問題和突發事件由警方負責,但駐港部隊發揮「定海神針」的作用,起到震懾的作用。
其次,養軍是為了打仗,但現實生活中駐港部隊的核心任務是「反恐處突」。2019年修例風暴顯示,香港受到恐怖主義威脅,包括本土恐怖主義,如果涉及境外恐怖勢力滲透製造突發事件,警方無法處置的時候,那麽在特區政府邀請、中央軍委批准之下,駐港部隊可以採取軍事行動進行處置。彭京堂執掌駐港部隊之後,強化「反恐處突」的演練無疑是部隊的重點。
第三,駐港部隊將更加強化「實戰化」,召之則來,來之能戰。香港回歸之後,駐港部隊主要是擺設式宣示主權,樹立「文明之師」的形象,面對新形勢,必須練兵備戰,加大震懾作用。今年是香港回歸25週年,按照慣例最高領導人將視察香港,並檢閱駐港部隊。相信閱兵規模將大於5年前,而且將更加凸顯「實戰」,包括處置暴亂、恐襲的能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廣大市民和駐港部隊成員,以「和理非」的方法表達對暴徒「攬炒」的不滿,為那些激進示威者上了一堂文明課,也必然向他們發出有力警示。

    區漢宗  2019-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