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翔:香港前民政局長剖析香港發展願景,「人心回歸」排在第一位

2022-01-12
黃宇翔
北京港澳學人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
 
AAA

 3.jpg

香港前民政局長何志平在美國曆劫歸來後,首次自剖心跡,認為香港需要第二次回歸,也是人心回歸,並分析香港與中國發展願景。他在午夜跨年之際,小提琴奏起了《獅子山下》、《抗敵歌》等名曲,鼓勵港人奮勇向前,引起現場觀眾的合唱共鳴。

何志平曾擔任香港民政事務局局長,自政府卸任後擔任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後值傾覆,何志平在二零一九年被美國政府指控涉及「洗黑錢」,身陷囹圄三年,被視為「中美貿易戰第一滴血」。

何志平在二零二零年刑期屆滿後回港,及後在一段時間都保持低調,僅在《東方日報》撰寫專欄《檻外人》,也曾在二零二一年七月出席道教聯合會的座談會。在十二月三十一日,何志平出席亞洲周刊主辦的《跨年夜全球趨勢高峰論壇暨思想派對》,是他首次回到香港後公開發表政見,演講中提出香港需要「第二次回歸,也是人心的回歸」。

在演講裏,何志平回顧了他的政治生涯,也展望香港的發展,以至中國長遠的未來走向。演講之初,何志平首先援引了全國政協副主席、前香港特首董建華的話說:「如果我再過五年無法將香港人的人心轉換過來,就不幹特首了!」何志平認為「港英政府」只想管英國人商人利益,讓中國人實施大清律例,至於華人事務,則交給華民政務司,及後就演變成民政事務局,也就是何志平曾擔任的局長之位。通過這個經驗,何志平認為「人心回歸」始終是香港未來的要務。

香港回歸了二十五年,何志平認為香港所有政策都處於「凍結狀態」,仍然保持着回歸以前的模樣:「從一九九七年回歸到現在快二十五年了,現在香港這政治制度都是從港英政府殖民地遺留的,這個殖民地制度,在回歸了二十五年後,依然實行一個『沒有英國人的殖民政府』,我們換了一面旗幟,換了一個特首而已,甚麼都沒換。香港的民生這政策一如既往,都是從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定下來的政策,所以這是『搬字過紙』,就以為是順利過渡,一絲毫都不變,但能夠不變嗎?」

人心回歸怎麼辦?
回顧自己民政事務局的生涯,何志平更覺得民政事務是人心回歸的關鍵,而在過去都沒有做好,何志平比喻民政事務局是一個「統戰部」,但香港民政局還要管更多的事情,包括「宗教、文化、青年、大大小小社區、人權、環保」,何志平認為民政局就是要管理香港整個「公民社會」,而香港過去都沒有管好:「我從二零零七年之後跑國際舞台,在聯合國說好中國故事,回來一年半後看到香港大大小小的事情,覺得香港民政沒有發揮好適合作用,應該的角色沒有做好,聽不好社會聲音和公民社會關係,以及他們的需要。」

總結自己過去的經驗,以及香港錯失的機會,何志平認為「第二次回歸」要從全方位下手:「香港雖然是小地方,但其公民社會非常複雜,很難理解。五千到六千個各類的公民、社會團體怎麼管。九七年的時候,董建華自己帶司機就夠,就去接收香港政府。九七年只是主權回歸,管治權還沒有回歸。小到留學、大到治權等等,人性、信仰、文化、管治權都需要回歸,如今要追回九七錯過的,要有政府權力、社會權力架構來梳理問題,使得香港明天更好。」

其次,何志平認為香港也要在國家發展方略找到定位,尤其是通過「大灣區」這個「內循環」和「外循環」的節點找到出路:「內循環、外循環,兩個循環圈的交叉點就是大灣區,大灣區也有內循環、外循環,內循環跟外循環的『黃金交叉點』,就是香港,香港的將來要成為內循環跟外循環的黃金交叉點,是一個透氣的口,是個往中國內地的口,也是要走往全世界的國際社會的一個口。」

憑歌寄意指點未來
在跨年晚會臨近午夜跨年時分,何志平也拉起小提琴演奏,以琴音盡訴心中情,何志平自謙已有多年未公開演奏,但隨着他的琴音奏起,引起了現場觀眾的共鳴,一同合唱。

第一首拉的是顧家煇作曲、黃霑填詞的《獅子山下》,《獅子山下》一直被視為香港精神的代表曲,何志平更在歌詞作出改動,把「用艱辛努力寫下那不朽香江名句」改為「用艱辛努力寫下那不朽中華名句」;第二首拉的是「抗敵歌」,是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後著名作曲家黃自寫的、欲激起全國人民愛國鬥志的樂曲,更被視為第一首「抗日愛國歌曲」;第三首演奏曲則是奧菲斯的旋律(Orpheus' melody, by Gluck),通過古希臘「奧菲斯」神話,寄語香港人:「在回家的路上,不要回首,讓過去的過去,不要老是向後望。向前走,向前看。人如是。香港如是。家國如是。」勉勵香港人邁步向前,讓這些年艱苦、不堪回首的都過去,抓緊未來所有的光明。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亞洲周刊》

 

延伸閱讀
  • 剛踏上這塊生我育我的土地上,深深的呼吸一下那久違了的空氣,清晨的微風,帶着鹹味,來得熟悉!那些道路,高樓大廈,記憶猶新,但又好像有點陌生似的。一下子,那幾個月來懸得高高的心,猛然的放了下來。

    何志平  2020-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