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幼珉:俄美能管控烏克蘭危機嗎?

2022-01-17
吳幼珉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shutterstock_1954309246.jpg

俄美日前在瑞士進行安全事務會談。

雙方曾互放狠話,會談前夜卻舉行了兩小時的工作晚餐,互相摸底,顯示他們都希望緩和會談氣氛,讓正式會談能談得下去。

俄美會談後,俄方還與北約和歐安組織會談。接著,俄與美西方又再唇槍舌劍,「冷戰」無休。

對形勢不同的判斷

前蘇聯解體後,美西方認爲俄羅斯頹勢不已,北約東擴。

俄羅斯幅員遼闊。有前蘇聯遺蔭,核武等軍事裝備和技術居世界前列。但因「荷蘭病」,除能源和武器製造業外,俄其他經濟領域表現乏善足陳。

東西歐經濟有差距,俄羅斯經濟也未能給東歐國家起示範作用,「顏色革命」在東歐漫延。

面對步步緊逼,俄羅斯退無可退;更察覺美國力式微,認定反擊時機已到。

普京凝聚國內共識,俄有恢復前蘇聯集權式國家聯盟的意願和跡象。

以「民主外交」爲外衣,美國既攻俄,又反中,還與北朝鮮、伊朗等結怨。美外交主軸不清晰,國力卻不遞。

俄與美西三場會談主要討論烏克蘭問題,俄國也提出北約停止東擴、反對美在歐洲部署導彈等安全關切;普京這一次是有備而來。

力量對比

北約一路東擴,企圖染指烏克蘭並進一步擠壓俄羅斯,導致俄陳兵與烏接壤地區。

軍事是俄羅斯的強項,烏克蘭又是它的鄰國。在這個節點上,俄美優勢發生變化。

可以說,俄羅斯不亮劍,不會有俄美、俄西談判。

現在雙方開始談烏克蘭問題,烏克蘭卻沒出現在談判桌上。相關安排對俄有利、烏克蘭問題的實質和博弈雙方誰更主動都顯而易見。

那些會談也讓俄羅斯再次站在國際舞台中央,普京履行了他對俄國民眾的承諾。

不同的目標

美不染指烏克蘭等是俄羅斯不可退讓的立場。

若通過會談,俄重新支配烏克蘭,并獲得國際社會承認,對俄最有利。

俄也能以軍事手段壓垮烏親西方政權,恢復烏克蘭舊觀,西方會把那叫做俄侵烏。

「五常」避免核戰聲明爲戰爭風險設制;俄仍可把對美軍事施壓擴大至南美洲、中東;逼美退讓。

2) 俄美會談後,俄方一度重申無意入侵烏克蘭,美方則表明拒烏入北約。

反映美國只想「和平東擴」,無意與俄開戰。美本想借烏克蘭擠壓俄國,現則助烏以鞏固美的西方盟主地位。

受國內政治環境制約,民主黨政府在烏克蘭進退兩難。

如果特朗普在2024年重新執政,面對同樣形勢,縱然想與俄妥協,仍要翻過華盛頓國會山的障礙。

美對俄的「王牌」是經濟制裁,形式卻已從「最嚴厲的經濟制裁」變爲排除俄參加國際美元結算體系和制裁俄「個別行業」。

那些制裁對俄有害,對美無益;實行起來也不容易。

若然美西方制裁俄國,俄經濟愈早克服困難,制裁就愈早結束。

3)波蘭等東歐國家對俄陳兵俄烏邊界感到壓力。它們對俄立場比美國和德、法、英都要「強硬」,它們的國力卻無法與俄抗衡。

東歐寄希望於美國,美國卻想着如何在事件中撈到好處,然後擺平各方利益。

北約要俄撤離烏邊界附近地區10萬軍人,顯示俄在該地區有壓倒性軍事優勢和對局勢的掌控能力。
4)烏克蘭國內有反俄和親俄民眾。
「顏色革命」期間,反俄民眾很囂張,卻抵擋不了俄軍壓力。烏克蘭和東歐國家都不是博弈的主角。

當前,俄與美西方矛盾已到達一個臨界點。無論是談是打,烏克蘭和東歐力量對比不可能不發生變化。

俄美會談利於管控危機以及和平解決烏克蘭問題。戰爭不是解決問題最佳方案,卻存在着局部戰爭風險。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5日拒絕推測烏克蘭危機後北京攻台可能性是否增加。他指出,將烏克蘭與台灣進行直接比較不可取,要小心。美軍參聯會主席米利認為,短期內美中發生軍事衝突的可能性並不高,所謂2027年之前北京可能攻台指的是解放軍的能力,而不是指可能性或北京的決定。

    2022-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