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健宇:澳門一國兩制實踐新猷點評

2022-02-07
 
AAA

 shutterstock_648876775.jpg

一國兩制的構想始自1980年代,時任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提岀在「一國」的大前提下,臺灣可作為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的自治權;及後「一國兩制」構想以香港及澳門為試點,並最終以實現臺灣統一的最終目標。時至今日,在實踐一國兩制的「一國」元素中,以澳門最為進步,並在兩地融合方面有著不少垂範香港的先例。

青少年愛國愛澳教育基地創先河

內地早於1994年擬定《愛國主義教育實施綱要》,並設立「全國愛國主義教育示範基地(簡稱「基地」)」,這些基地通常以「社會主義建設時期」、「中國人民反抗侵略」、「近代中國遭受帝國主義侵略」與「現代中國人民革命鬥爭」為主題,旨在善用具有特殊歷史意義的地點,向人民進行愛國主義教育。

2020年12月,澳門首個「青少年愛國愛澳教育基地」啟用。該基地設於澳門回歸賀禮館內,並在中國國家博物館承辦之下,推出了「根繫中華——青少年愛國愛澳教育基地常設教育展」,當中精選約300張圖片,33件館藏文物仿製品及13個多媒體,分為「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中國人民的救亡圖存」和「舉世矚目的現代化成就」三個部分,旨在加深澳門青少年認識《憲法》、《澳門基本法》和中華傳統文化等。澳門教育及青年發展局亦於2021年推出「家國情懷延展教育計劃」,旨在推動澳門學校編訂校本課程,轉以澳門的歷史景點,提升青少年學習中國歷史文化的成效。

現時全國已有近500個「基地」,廣東省則有16個,除了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園這些歷史地點外,2021年新一批亦加入了港珠澳大橋、東江—深圳供水工程。現時「基地」名單並未有港澳的地點,但未來「青少年愛國愛澳教育基地」或許會率先納入其中。

粵澳深度合作區強強聯手

而澳門最讓香港羨慕的便是珠海橫琴一直預留了大最土地供其「擴容」。早於2009年全國人大常委會便授權澳門特區政府管理澳門大學橫琴校區,區內適用澳門制度及政策。其後中央亦於同年推出《橫琴新區總體發展規劃》及《橫琴新區控制性詳細規劃》,規定橫琴將「分線管理」,橫琴與澳門之間設置一線口岸,而珠海其他地區與橫琴之間設置二線口岸。有一定年紀的香港人一定不會對「分線管理」陌生,在1982年深圳便設置管制人員進出的管理線,稱為「二線關口」,對應深港交界處的「一線關口」,當時非深圳戶籍居民必須憑「邊防證」進出。

及至2021年,當中央頒布《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下稱《橫琴方案》)時,在橫琴設立的「粵澳深度合作區」推出了更進一步的「分線管理」。橫琴與澳門特區之間定為「一線」,橫琴與內地其他地區之間則設為「二線」。在「一線」以備案管理並簡化所有程序與手續為宗,貨物物流比從前更易;而澳門居民則在「二線」放開。

由於澳門面績不大,橫琴便有3個澳門之多,如此澳門便可有更多的土地資源規劃。

橫琴方案設雙主任制

除了分線管理外,合作區的管理機構亦有史無前例的安排。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領導下,粵澳雙方將聯合組建「合作區管理委員會」,並實行雙主任制——廣東省省長與澳門特首共同擔任。唯一的常務副主任將由澳門委派,其餘副主任則由粵澳雙方協商確定,至於管委會其他成員將包括廣東省和澳門特區有關部門、珠海市政府等。

從上述安排可見,中央對澳門特區政府及澳門人才是有充分信任,無論是管委會的人數,抑或轄下的「執行委員會」,主要負責人均是由澳門委派,而廣東省和珠海市派人參加。從行政管理而言,正是因為澳門特區是省級行政區,才能請出廣東省政府對應管理,雙方能夠在不同議題上恰當地、直接地得出方案。

從政策目標而言,澳門善用其「兩制」之利——即把握其中國省級行政區、單獨關稅區及司法管轄區的優勢,在合作區既採用分線管理的特殊監管體制,而澳門只管經濟,廣東省則主力管社會事務,可謂等至強強聯手。未來香港的一國兩制走下去,應首先爭取中央對香港政府、香港人才的信任,再在與廣東省的合作上把握自身地位。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澳門的收入,全都是來自內地的走資,賭錢、洗黑錢等等,完全是蝕本貨,以現時中央政府的務實作風,當然不會手下留情。

    周顯  2021-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