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立群:烏克蘭危機與三種安全觀的碰撞

2022-02-21
 
AAA

 shutterstock_1937660149.jpg


近期,烏克蘭緊張局勢不斷升級,從輿論氣氛看戰爭似乎一觸即發。連日來美俄歐圍繞危機密集展開磋商,但三方訴求很難達成一致。烏克蘭危機,既是一場地緣政治危機,更是美俄歐三種迥異安全觀的碰撞,是典型的國際安全問題。把握三種安全觀的差異,有助於觀察危機走勢。

美國的安全觀,追求的是其主觀上的體系安全或霸權安全,其範疇要遠大於以國家本身為主體的國家安全。只要處於這個體系上的要素出現問題,就都有可能危害美國的國家安全。同樣的道理,美國要維護它的體系安全,理論上每個要素都可以被拿來作為工具。無論是烏克蘭、德國、法國,還是整個北約,都是美國維護體系安全的工具。美國推動北約東擴,無視俄羅斯的安全關切,以及讓烏克蘭充當「炮灰」,都是從體系層面做出的考慮,並不是單純的保護歐洲,亦或遏制俄羅斯。在美國看來,要維持其全球戰略體系的均衡穩定,必須在歐洲做這些工作。相關國家可能有得有失,烏克蘭可能失去自主權,歐盟可能失去安全感,俄羅斯可能遭遇困難,國際市場可能遭遇動蕩,但對美國來說,只要總收益是正的就可以。

這就產生了一對尖銳矛盾。一般國家是從自身角度、而不是國際體系角度來看待安全問題,不可能去配合美國的體系安全及其出於維護體系安全而採取的種種舉措。但由於美國的實力地位,多數國家只能在輿論上進行批判,實際上很難抵制。二戰結束很長時間以來,這個體系中的成員大多選擇忍受美國的做法。而美國為維持總的正收益,在很多問題上也有所克制。現在情況有變化,隨着美國霸權衰落,它要維持正收益面臨愈來愈多的約束,因此必須做出一些傳統上看起來離經叛道的行為,比如特朗普時期的單邊主義做法。也有愈來愈多的國家不願再忍受美國,決心在某些局部與美國正面遭遇。這就是我們今天所見到的烏克蘭危機的由來,也就涉及到了俄羅斯的安全觀。

俄羅斯對國家安全問題格外敏感,在其政治觀念中,國家安全處於格外重要的位置。為維護國家安全,俄羅斯不惜運用一切手腕,不惜打破常規。普京上台後,俄羅斯這種特有的安全觀念更加濃厚,維護國家安全也更加註重採取強硬手腕。這些年來,俄羅斯感覺美國推動北約對其進行軍事擠壓,不斷蠶食其周邊緩衝地帶,不安全感日益增加。俄羅斯多次向美國提出,要在俄美、俄羅斯和北約之間建立一個戰略穩定保障,西方勢力向東擴張要有個範圍,這個範圍不能讓俄羅斯覺得不安全。但美國並沒有對俄羅斯的這種安全關切給予正面積極回應,而是繼續向東擴張勢力。俄羅斯認為,必須採取更加激烈的對抗性做法,向美國施加足夠壓力,以推動美國重視俄羅斯的安全關切,在安全保障問題上做出積極回應。

烏克蘭是俄羅斯和西方之間一道重要屏障,是俄西對壘的最前沿,也是當前俄羅斯不安全感的一個最主要來源。俄羅斯就是要針對這個痛處,以強力手腕下猛藥剜除戰略隱患。俄羅斯不能放任烏克蘭成為西方的導彈基地,同樣西方也不能坐視烏克蘭重新回到俄羅斯的懷抱,雙方對烏克蘭這片土地都有需求,都需要這裡作為戰略屏障。俄羅斯明白,只要威懾到位,西方就會坐下來跟俄羅斯談。只要談不出結果,危機就不會解除。

德國、法國、英國等歐洲主要國家在這次危機中扮演了調停者角色,這也深刻反映出歐洲安全觀念的弱勢地位。經過兩次世界大戰的洗禮,以及戰後美國保護下長期和平發展,歐洲的安全觀念已經嚴重衰落了。這種衰落,集中表現在歐洲在安全問題上仰人鼻息的錯誤做法。國家安全是國家長久發展的基石,必須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而歐洲國家卻將安全的主動權讓與他人,先是美蘇,後是美俄。難怪俄羅斯不重視歐洲人的調停,因為不管是德國人、法國人還是英國人,在烏克蘭問題上都說了不算。歐洲安全觀念衰落的另一個表現,就是其過分看輕國土和軍事安全問題,過分看重氣候、網絡、反恐等非傳統安全問題,沒有找准國家安全的主要矛盾。這些非傳統安全問題儘管經常給歐洲國家製造麻煩,但並沒有動搖歐洲國家安全的核心。以歐洲所處的位置和當前的國際格局,國土和軍事安全問題仍將是歐洲長期面臨的主要安全問題,搞得不好隨時可能動搖歐洲的根基。

近期,美國不斷釋放俄羅斯即將入侵的消息,持續製造戰爭氛圍,唯恐歐洲不亂。德國、法國、英國甚至是烏克蘭自己則是不斷給局勢降溫,祈禱不要發生戰爭。而俄羅斯則是格外冷靜,體現出一種穩定的控局能力,既不怕打,也不怕談。三種態度,也恰恰是三種安全觀念、安全訴求的直接體現。未來誰能獲益,關鍵就看誰能在安全問題上抓住主動。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延伸閱讀
  • 俄烏衝突已9個月了,態勢呈拉鋸式膠着,前景令人焦慮不安。弄清俄烏衝突前景,當然避不開源頭。

    2022-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