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義虎:總體方略要破除孤島思維

2022-03-10
 
AAA

 W.jpg

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委員、北京大學台灣研究院院長李義虎兩會期間接受中評社記者專訪,他表示,“貫徹新時代黨解決台灣問題的基本方略”是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涉台部分中最重要的一句話,也是一個最大的亮點。“總體方略”這一措辭出現在這裡有著很深的意義和內涵,啟示我們在研究台灣問題的時候要更深入、更全面,既要超脫孤島思維,也不能自陷大陸思維,要在更廣的胸懷、更大的格局上看台灣問題。

李義虎還談到,烏克蘭問題和台灣問題沒有任何可比性,二者在性質、定位上是不同的,唯一有所關聯的地方或許在於,通過烏克蘭這件事可以給一些人以啟示甚至敲響警鐘,即,美國在關鍵時候靠不住。

談及“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李義虎指出,與學術界使用的“模式”一詞不同,“方案”則更側重於具體實踐,它是解決問題的路徑辦法。從這個意義上看,說明現階段已經到了要解決台灣問題的時候,台灣問題的解決是現在進行時,而非未來時。

最後,李義虎分析了2022年兩岸關係的幾個重要觀察點。他表示,中共二十大的召開、大陸的發展、島內的一些“修憲”、“公投”等活動、台灣“九合一”選舉等都是我們觀察兩岸關係的重要看點。其中,在任何時候,大陸的發展是我們考慮兩岸關係和台灣問題的主要根據,大陸的發展可謂國家統一的基礎性要素。

“總體方略”就是要兼顧“以我為主”和“雙向換位思考”

3月5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幕。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我們要堅持對台工作大政方針,貫徹新時代黨解決台灣問題的總體方略,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和祖國統一,堅決反對“台獨”分裂行徑,堅決反對外部勢力干涉。兩岸同胞要和衷共濟,共創民族復興的光榮偉業。

李義虎表示,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涉台部分引起海峽兩岸和國際上的高度關注。今年報告對台部分的字數並不多,主要還是大陸對台政策基本立場的宣示。其中有一句話首次出現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即“貫徹新時代黨解決台灣問題的基本方略”,這句話是涉台段落中最重要的一句話,也是一個最大的亮點。

李義虎分析,“新時代黨解決台灣問題的總體方略”這句話最早出現在十九屆六中全會公報中,此次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再度出現,各方紛紛對此作出不同解讀,這些解讀有一些不同的側重點。比如,台灣學者蘇起此前指出,在“新時代黨解決台灣問題的總體方略”中,他比較重視“黨解決”這三個字,認為這表明“解決台灣問題一事的主體是中國共產黨”,也就意味著兩岸關係發展和實現國家統一的主導方是大陸方面;美國有媒體則表示,在“新時代黨解決台灣問題的總體方略”中,他們比較注重“解決”和“新時代”兩個詞語,認為這其中暗含了解決方式和所謂“時間表”的問題。

“在‘新時代黨解決台灣問題的總體方略’中,我比較看中的是‘總體方略’,”李義虎認為,“總體方略”這一措辭出現在這裡有著很深的意義和內涵。從橫向上來看,“總體方略”涵蓋著政治、經濟、軍事、社會、文化、法律、外交等各方面,具有很強的綜合性、總括性;從縱向上來看,是要釐清台灣問題產生的原因和演變過程,就是要把握台灣問題的歷史真相和歷史經緯。

李義虎續指,若從對台戰略和進行台灣問題研究的角度來看,“新時代黨解決台灣問題的總體方略”還體現出要破除“孤島思維”。破除“孤島思維”既是對台灣方面講,也是對大陸方面講。從台灣方面看,島內一些人坐井觀天,自我封閉於島上去考慮問題,對於其自身的處境和該有的選擇沒有清晰的認知,就很有可能做出錯誤的選擇。從大陸方面看,我們在研究台灣問題的時候也要破除“孤島思維”,不要就台灣論台灣,要打開思路、跳脫出台灣問題去進行研究;也不要因研究時間長了情感過度向台灣傾斜,因為如果這樣,也不便於很好地理解台灣問題。

此外,李義虎還認為,對大陸而言,“新時代黨解決台灣問題的總體方略”也意味著不要陷入“大陸思維”。即,不要只從大陸自身角度、排斥其他角度看兩岸問題。“總體方略”是以我為主,但需要雙向換位思考,這兩方面要高度兼容。

李義虎說,兩岸關係的歷史經緯和現實狀況都比較複雜,因此要綜合地、從一個更大的視野來看台灣問題,同時也要進行雙向地換位思考。我們在研究台灣問題的時候要更深入、更全面,既要超脫孤島思維,也不能自陷大陸思維,要在更廣的胸懷、更大的格局上看台灣問題。所謂雙向換位思考意味著,當你比對手想的更多的時候,甚至替對手想的更多的時候,你就在戰略上比他高。如毛澤東的《論持久戰》是很多人喜歡的一部著作,也是不少“武統”論者總愛舉出的例子,但其中所傳達出的戰略智慧恰恰是知己知彼,這是一種真正的雙向換位思考,不僅是要衡量和把握雙方的力量對比和物質層面的需求,也要充分把握雙方的民心士氣等精神條件,它在一種雙方的複雜互動中做出戰略選擇。對於兩岸關係,我們要做到知己知彼,要知道自己之所在、自己之所要,也要了解對方的實際情況,掌握對方的心理狀態。

李義虎進一步明確指出,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貫徹新時代黨解決台灣問題的總體方略”,凸顯了大陸對台政策中以我為主的歷史主動精神。我們是從台灣問題如何產生的歷史線索上、從兩岸互動演變的歷史邏輯上,提出解決台灣問題的方略和辦法;它意味著我們有塑造兩岸關係、統一進程的規劃和能力,大陸是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國家統一的主導方。

來自烏克蘭危機的警示:美國的諾言或許並不可靠

近來,烏克蘭局勢牽動著世界的目光。台灣有政客拿台灣比作烏克蘭,在島內渲染焦慮。對此,李義虎表示,最近的俄烏事態引起大家關注,有些人借烏克蘭事件大做文章,甚至宣揚所謂的“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但是,我們應當明確的是,台灣問題和烏克蘭問題沒有任何可比性,因為這兩個問題的基本性質是不一樣的。

李義虎分析,我們回歸到烏克蘭問題和台灣問題的性質和定位來看,就會比較清楚。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是中國內部事務。大陸在台灣問題上所宣示的基本立場旨在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而烏克蘭問題則是俄羅斯和烏克蘭這兩個國家之間所產生的一些問題。雖然俄烏問題也存在著一些複雜的歷史經緯,但是其性質是很清楚的,就是兩個鄰國之間的爭端。

李義虎指出,烏克蘭問題和台灣問題沒有任何可比性,唯一有所關聯的地方或許在於,通過烏克蘭這件事可以給一些人以啟示甚至敲響警鐘,即,美國或許在關鍵時候不見得能夠兌現諾言。

民主不只有一種模式 要扎根本國土壤

近年來,西方一些國家總是在“民主”問題上指責中國,台灣民進黨當局也總是喜歡鼓吹所謂的“民主價值同盟”,聲稱“自己與西方世界是價值共同體”。對此,李義虎認為,美國和一些西方國家向來熱衷於搞價值觀外交,並在國際上構建所謂的“價值觀聯盟”。這實際上是打著“民主自由”旗號行干涉別國內政之事。中國踐行的是人民民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自改革開放以來,我們一直強調要推進民主與法治建設,建設社會主義民主政治。近年來,我們又提出了全過程人民民主的概念,這是中國特色的民主實踐。

李義虎說,中國的民主建設同西方國家不一樣,走的是一條適合中國國情和中國土壤的道路。全過程人民民主扎根於中國的土壤,有其內生動力和表現形態。用西方劃定的那些標準強行衡量中國民主,是不合適、也不妥當的。

李義虎指出,在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總理在談及中國外交時指出,“我們要弘揚全人類共同價值”。這是一個很特別的提法,值得關注。“全人類共同價值”是中國外交的一個新理念,也是近年來我們突出強調的。人類的共同價值包含民主、自由、人權等概念,但是站在不同的角度和立場,對此會有不同的理解和解讀。民主也不見得只有一種模式,其實踐應該是多樣化的,其中最根本的遵循則是要適合每個國家的國情。

台灣問題的解決是現在進行時

談及“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李義虎說,2019年1月2號,習近平總書記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上作重要講話,其講話的第二點提出“探索‘兩制’台灣方案,豐富和平統一實踐”。其實在此之前,學界對於“‘一國兩制’台灣模式”就多有研究。但是總書記在“1·2講話”中提出來“‘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台灣方案”的用詞同學術界過去研究的“台灣模式”還是有一些側重點的不同。

李義虎分析,“模式”一詞是比較學術化的用語,側重於理論概括,是一個不斷理論化的過程。而“方案”則更側重於具體實踐,是解決問題的路徑辦法。從這個意義上看,說明現階段已經到了要解決台灣問題的時候,台灣問題的解決是現在進行時,而非未來時。我們可以同台灣方面通過民主協商,共同探討、找尋“一國兩制”台灣方案,這本身也是對“一國兩制”理論的一個重大發展和重要理論創新。

李義虎介紹,這幾年來,他同他的研究團隊正在進行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研究工作,並就此召開了多次研討會。“我們希望能夠吸收兩岸已有的關於‘一國兩制’台灣模式或者台灣方案研究成果,進而探索出一個合理、可行的統一方案。”

大陸的發展將決定兩岸關係的發展方向和結局

2022年是十分特別和重要的一個年份,在這一年中,兩岸關係將有哪些觀察點?李義虎認為,2022年兩岸關係的觀察點中最值得重視的就是即將召開的中共二十大。“新時代黨解決台灣問題的總體方略”這個概念已經提出,在中共二十大上一定會做出一個比較系統的論述,這是非常值得關注的,因為這將會成為今後一個時期大陸對台政策的最高指導方針。

第二個觀察點就是大陸的發展。李義虎說,大陸的發展是我們考慮兩岸關係和台灣問題的主要根據,大陸的發展可謂國家統一的基礎性要素。過去一年,大陸經過努力,克服了許多困難,在全球經濟低迷和疫情衝擊之下,國內生產總值達到了8.1%的增長率。這是一個很不錯的成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總理提出,今年國內生產總值預期增長5.5%左右。雖然有人認為,這個目標同過去比低了一些,但是要看到,當前大陸發展處於轉型升級時期,這個增長率是在高基數基礎上的中高速增長。在世界範圍內看,5.5%也還是一個比較高的增長率。因此,中國經濟發展的基本面沒有發生變化,中國經濟會持續向好,並有可能再上一個台階。大陸的再發展將決定性地改變兩岸間力量對比,並削弱外部勢力干涉台灣問題的能力。

第三個觀察點是島內的一些“修憲”、“公投”等活動。李義虎表示,蔡英文在第二個任期的就職演說上表示,“修憲”是她施政的一個重點。現在,台灣“立法院”已經成立了“修憲委員會”。島內“台獨”分裂勢力也在推動“修憲”、“制憲公投”及“正名”等活動。我們要高度關注島內“修憲”的進程,包括一些“急獨派”搞出的所謂“制憲公投”。如果“修憲”觸及統獨議題,極易引發兩岸關係的緊張,破壞台海地區的穩定。

第四個觀察點是島內政局的變化。李義虎說,2022年年底,台灣要進行“九合一”選舉,各方屆時將進行政治較量、政治角力。在此過程中,島內政治結構會發生何種變化、“綠大藍小”的局面會否進一步固化,這些都會對兩岸關係產生一定影響,因而也是我們需要關注的重點。

李義虎表示,總地來講,大陸掌握著兩岸關係發展的主導權。近年來,大陸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是世界上最大的製造業國家,軍備能力與水平已居世界前列;同時,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不斷推進,各方面的現代化水平也都有了實質性的提升。儘管島內分裂勢力推動各種“台獨”活動為兩岸關係發展帶來了一些不確定性,但是大陸的發展和進步將決定兩岸關係的發展方向和結局。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
  • 中國人說“事緩則圓”,但也說“夜長夢多”。不論從主客觀、內外在因素來看,大陸很可能會加快實現國家完全統一的步伐。

    2022-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