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俄烏戰爭為香港打開一扇門

2022-03-31
路易
香港媒體主筆協會會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3-31 at 15.57.05.jpeg

俄烏戰爭持續,西方對俄羅斯制裁不斷加碼。國際舞台上是俄羅斯、烏克蘭、歐洲諸國和美國之間你死我活的博弈。然而很少有人想到,這場戰爭可能會為香港打開一扇門。

此話怎講?這次制裁的最大特點是範圍廣,覆蓋面大。不止是西方陣營全部落場,就連長期中立的瑞士和新加坡都宣布凍結俄羅斯的特定資產和資金,禁止金融機構與有關實體進行業務往來。

如今俄羅斯資本和商業機構在全世界可以說是寸步難行。即使戰爭結束,這種對抗狀態也大概率會持續。然而數一數世界主流的金融中心,紐約、倫敦自不必說,瑞士和新加坡也已歸邊,日本、德國也不可能與俄合作,唯一沒有加入制裁行動的只有香港。在俄羅斯自身金融實力落後的背景下,可以大膽預測,未來俄羅斯的資金,甚至與俄有關的資金都需要找一個出口。那這個出口會是哪?香港是最佳選擇。

這裏有中國作為俄羅斯的戰略夥伴的因素,保證了俄資金的安全。而香港國際化的投資環境,這種既不在西方陣營,又聯通西方的特點,正是俄羅斯最需要的。

說到競爭者,暫時看來可能只有迪拜。自2014年西方第一波對俄制裁後,很多俄羅斯富豪向迪拜轉移,甚至直接生活在迪拜。然而講級別,從股市債市的規模,從投資選擇的豐富性,香港佔有絕對優勢。且海灣國家仍有跟隨美國政策的可能性,錢放在迪拜還是不保險。

世界近年開始重新走向陣營對抗,甚至新冷戰。不只是俄羅斯,任何與俄羅斯有緊密外交關係的,甚至任何非西方陣營的國家,都會面臨風險。俄羅斯傳統勢力範圍內的國家,例如中亞各國當然首當其衝。再如印度,由於長期與俄的合作關係,這次選擇不跟隨美國,那未來印度是否會被拉進制裁名單?那印度各大企業和富商總要找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做投資,香港也將是第一選擇,尤其考慮到在港龐大的印度裔群體,聯繫可能更緊密。

shutterstock_2095910923.jpg

再擴展一層,一些海灣國家此次也未配合美國的要求增產石油。如果未來美國政策走極端,把制裁範圍或不受歡迎名單擴展到「不合作盟友」,就會有更多國家與其國內富裕階層需要把資金分散到安全地區。香港還是第一選擇。

當然不能不提中國。中國作為俄羅斯的戰略夥伴,有很大風險被拖入制裁,那麼中國內地富裕階層投資海外,或轉移已在海外的財產,最好的歸宿也是香港。

按世界經濟版圖計算,美國與其歐洲、亞洲盟友的經濟實力佔全球GDP 60%,也就是說非西方陣營佔40%。 如果香港在保持現有地位的基礎上,想辦法做成這40%的生意,成為聯通東西的交匯點,吃兩家茶禮,讓東西兩陣營都有求於自己,那麼香港的角色就不只是其中一個國際金融中心那麼簡單,這一步就直接跨入世界舞台中央了。

這還只是生意層面。俄烏戰爭的影響也將大大提升香港在國家整體戰略中的地位。

過去20年是全球化突飛猛進的20年,也是香港停滯不前的20年。原因就是內地不斷開放的過程中,香港的角色越來越弱,越來越邊緣化。甚至前幾年已經有了「香港將淪為三線城市」,「香港對國家可有可無」,或「香港的功能很快就會被上海、深圳、海南替代」的聲音。

然而,一場俄烏戰爭和西方陣營空前一致的封鎖行動,與俄羅斯被金融制裁後毫無還手之力的狀態讓中國意識到,在這個時代,若想成為強國,手裏必須有強大的金融能力,有自己的國際金融中心,才能衝破可能的封鎖。中美角力,金融必是主戰場。所以近期我們聽到,總理李克強和副總理韓正,接連強調下屆行政長官的標準之一是必須有能力提升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及實力。這在近幾年是十分罕見的,也體現了國家戰略重心的重設。

由此可見,香港可能從令國家撓頭的「逆子」,重新成為國家的重要棋子,作為國家的戰略重鎮得到政策支持與資源傾斜。在蹉跎了三年歲月後,也許這就是香港再出發的起點。這是香港的運氣,如果抓住機會,就是為未來打開了一扇門。但是,一個城市的命運不能只靠歷史的進程,更要自我奮鬥。時運來了,如果甚麼都不做,甚至自縛手腳,內部鬥爭,再好的局面也會被葬送掉。

這就為下屆行政長官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此人必須站在世界大格局的高層次上,謀劃、推動香港的發展。且必須保持平衡,任何偏左偏右的動作都可能使自己從鋼絲繩上跌落深淵。如今下屆行政長官人選呼之欲出,希望他/她能配得上這個大時代,抓得住歷史的機會。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香港立法會議員、中國太平保險(香港)總經理陳沛良表示,當今世界的競爭,歸根到底是“人才戰”。希望特區政府積極研究相關政策,吸引全球知名院校培養的優秀人才在港就業,擴大本港的人才儲備。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