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防長稱將烏克蘭與台灣直接比較不可取

2022-04-06
 
AAA

 41.jpg

6228125ae4b0d7a7e6f7f3f8.jpg

R.jpg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5日拒絕推測烏克蘭危機後北京攻台可能性是否增加。他指出,將烏克蘭與台灣進行直接比較不可取,要小心。美軍參聯會主席米利認為,短期內美中發生軍事衝突的可能性並不高,所謂2027年之前北京可能攻台指的是解放軍的能力,而不是指可能性或北京的決定。

五角大樓最高領導人5日出席美國國會眾議院軍事委員會舉行2023財年美國軍費預算聽證會。2023財年,拜登提出的五角大樓的預算總額高達7730億美元。

美國防長奧斯汀在聽證會開場致辭時,在俄羅斯之前先提到中國。他稱中國為試圖“重塑印太地區和國際體系,以符合其利益和偏好”的“進展最快的挑戰”。解放軍幾乎所有方面,包括常規力量和核能力,都得到擴大,並致力於抵消美國的軍事優勢。

美軍參聯會主席米利在開場致辭時稱中國為美國“頭號長期的地緣戰略進展最快的挑戰”。他稱,中國打算在2035年之前成為在軍事上與美國匹敵的對手,並打算在2027年之前發展拿下台灣的軍事能力。

在長達4個小時的質詢部分,多位美國眾議員問到台灣問題,或者將烏克蘭危機與台灣問題相聯繫。

眾議員威特曼問:我們是否應當準備十年內就台灣進行攤牌?

奧斯汀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寬泛地回應:“我同意,我們應該擁有正確的能力,不僅能夠威懾未來的對手,而且能夠在未來的戰場上占據主導地位。我們正在預算中對這些能力進行投資。”

眾議員加拉格爾問:從烏克蘭危機中吸取教訓,在台灣部署美軍是否有助於遏制北京攻台?

奧斯汀以“假設性”來定義加拉格爾的問題。他指出,把烏克蘭和台灣做直接比較是不可取的。這是兩個在不同的地區發生的完全不同的場景。

加拉格爾追問:是否認為烏克蘭發生的事情不會影響中國領導人對台灣問題的考量?是否使得攻台更不可能?

奧斯汀表示,不想猜測中國領導人怎麼想,但他稱,當全世界看到烏克蘭事件時,他們已經對世界上許多國家抵制這種行為的承諾和決心感到印象深刻。

奧斯汀說:“我不想去推測攻台可能性是大還是小。但是我想說的是,我們在直接比較烏克蘭正在發生的事情和台灣可能發生的事情時需要小心。”

女眾議員露莉亞問五角大樓如何評估當前面臨的風險?

米利回應:“我們在這個預算和國防戰略里評估與中國和俄羅斯發生衝突的風險。我不覺得我們有很高風險與中國發生衝突,我們緩解與中國有關的風險,我認為與中國發生軍事衝突的後果將是很嚴重的,但就這個特定的預算而言,短期內的可能性並不高···非要說幾年之後的話,我會說超過5年。”

露莉亞宣稱米利的評估與前印太司令戴維森的評估不一樣,米利回應:戴維森或阿奎利諾說中國大陸可能在2027年攻台是指那時大陸具備那個能力,而不是說可能性。而那正是中國領導人要求解放軍做到的。

露莉亞又稱戴維森與阿奎利諾評估也不一樣,米利說:“他們並沒有不同解讀,他們說的是到2027年之前發展出攻台能力,那與做出決定不是一回事。”

露莉亞依然堅稱戴維森說的是可能性,米利說,他只是在說可能性增加。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
  • 土耳其是不會主動退出北約,而且北約開除土耳其也並不容易,土耳其退出北約又壓根沒必要,為甚麼要退出呢。更為重要的是,美國和北約為啥要把土耳其推到對立面,推向中國和俄羅斯這一邊呢

    宋忠平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