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念:炒作南海問題,菲大選打“中國牌”

2022-04-06
彭念
中國南海研究院副研究員
 
AAA

 41.jpg

隨著大選日期日益臨近,菲律賓各總統候選人開始使出渾身解數,試圖在總統選舉中搶占先機。在這其中,南海問題成為各總統候選人的辯論焦點,各方都希望以強硬姿態贏得民心。在大選角逐愈演愈烈的關鍵時刻,以南海問題為導向的“中國牌”將成為菲律賓大選的主要焦點之一。對此,中國應引起高度警惕,加強與菲律賓高層接觸,維護南海和平與穩定。

本月3日,菲律賓總統候選人第二場公開辯論會正式開始。目前最為熱門的總統候選人小馬科斯繼續缺席,連續兩次缺席總統候選人辯論會。這對於民調暫時落後的其他總統候選人來說簡直是天載難逢的好機會。正因如此,其他總統候選人極盡所能,甚至不惜故意在南海問題上挑事,以塑造“硬漢”形象來贏取民心。

比如,目前民調排名僅次於馬科斯的菲律賓現任副總統羅布雷多稱,菲律賓應利用2016年的南海仲裁裁決來推動東盟同中國制定南海行為準則。另一位總統候選人(民調排名僅次於羅布雷多)馬尼拉市長莫雷諾也承諾當選後會要求聯合國承認南海仲裁裁決。考慮到這兩位總統候選人民調排名緊隨馬科斯,無論是在政界、商界,還是在民眾當中均具有相當影響力。他們主動拋出南海仲裁裁決,還承諾要在東盟和聯合國“推銷”裁決,勢必會引發菲律賓國內新一輪南海問題討論熱潮。

一方面,在後續的總統候選人辯論會中,南海問題的熱度會繼續上升,畢竟這有助於維持乃至提升各總統候選人的民調。換言之,越是在南海問題上表態誇張越容易引發關注、討論和熱度,從而越有利於贏得總統選舉;另一方面,民調領先的熱門總統候選人馬科斯將被迫在南海問題上表態。儘管馬科斯批評總統候選人辯論會應該遭到人民的厭倦,並以此為由拒絕參會。但不可否認地是,僅憑他一己之力尚改變不了總統大選的這種“舊套路”。

所以,馬科斯不僅要南海問題上表態,甚至言辭還要硬過前幾位總統候選人,才能不被對手抓住把柄。如此一來,南海問題的熱度就會被大幅拉升,從而危及南海和平穩定。當然,也存在馬科斯對此置之不理的可能性,即繼續保持置身之外的立場,以這種一以貫之的居高姿態來避免紛爭。不過,從總統選舉的慘烈程度來看,馬科斯採取這一策略的可能性不大。

綜合上述分析可知,在未來一個月(菲律賓大選於5月9日舉行)南海問題會成為菲律賓大選的主要攻擊靶子之一,南海穩定大局將因此受到影響。在這種嚴峻形勢下,中國一方面要通過與菲律賓高層的緊密接觸來及時了解大選最新情況,同時也給菲律賓“打預防針”,即南海穩定大局不容破壞。實際上,本月5日,中國外長王毅與菲律賓外長洛欽會談時就強調要防止因舉措不當干擾甚至損害兩國關係及南海穩定。而菲律賓現任總統杜特爾特也透露本月8日將與中國領導人舉行會談。相信此次會談,雙方不僅會談及俄烏戰爭,也會深入討論中菲關係及南海問題。

另一方面,中國也需要做出一些積極回應,以抵消菲律賓民眾對中國南海政策的疑慮乃至誤解。王毅在與洛欽會談時就主動表示,中國願以《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簽署20周年為契機,加快推進南海行為準則磋商。這有助於打消菲律賓等東盟國家對南海行為準則磋商的顧慮,營造磋商加快推進的輿論氛圍。另外,對於菲律賓媒體近日熱炒的中菲兩國艦船在黃岩島海域所謂的“摩擦”,中國既需要予以澄清,也需要有所管控,從而不給菲律賓輿論操控南海問題的機會。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
  • 菲律賓是美國在亞洲的條約盟友,有五個美軍基地,如果前後兩任菲律賓總統都不訪美,這是難以想像的。這大概是為什麼有菲律賓學者分析,小馬可斯將成為「西方棄兒」,只好倒向中國。小馬可斯當選的確給美國出了難題。不過,如果認為小馬可斯會成為「西方棄兒」,那就想多了。

    韓詠紅  2022-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