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關於下屆香港政府與組班新模式的猜想

2022-04-06
路易
香港媒體主筆協會會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4-06 at 16.17.15.jpeg

現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宣布不連任,開啟了新一屆特首選舉的帷幕。圈中盛傳政務司司長李家超已被定為下屆特首人選,筆者也特地找到接近北京人士核實並得到肯定答案。那麼我們就在預設香港成為「李家城」的基礎上,大膽猜想下屆香港政府的狀態。

首先,必然很多人對李家超有疑慮。

學歷是其一,但畢竟要求一位警察出身的官員學術水平高也不現實。再說說公眾形象,有媒體圈朋友向我透露,在當選政務司司長後的某次專訪中,李表現的很拘謹,有時答非所問。在涉及民生與發展議題時,重覆新聞稿式的標準答案。

然而,筆者當年在李做保安局局長期間跟進過一段相關報道,與其多有接觸。最直觀的感受是他私下面對各路人等很有風采,談笑風生,一人一句玩笑,混的很開。可以說是個「社會人」,本質上絕對不是「撲克臉」、「覆讀機」。這種「社會人」屬性有利於他籠絡身邊團隊,打通各種關係。相比林鄭月娥這種自視甚高、不食人間煙火的精英,更適合做領導人,至少是個不壞的選擇。

實際上,這兩種表現的反差更突顯李的最大問題:行政經驗匱乏,民生事務接觸較少,同時對發展政策不夠了解。而在其位又不敢自由發揮,所以在接受採訪時表現非常拘謹,生怕說錯話。說實話這也不怪他,原本他只是一名武官,保安局任期末段他已表達解甲歸田之意,誰知歷史的進程推着他上到這個位置。但不管怎麼說,未來民生和發展是香港再出發的重中之重,李若當政必須補課。

當然中央顯然更看重李的三個長處。第一就是國家安全事務,這一點在修例風波中已得到中央充分肯定。如今中美關係緊張,世界重新走向陣營對抗,以北京的底線思維看國安是必須抓緊的大事。在關鍵時刻,香港要跟隨國家的策略對抗威脅,需要一個國安意識強的領導人。

第二,與公務員團隊長期以程序為導向的訓練不同,紀律部隊以結果為導向的決策力和執行力更得北京青睞。2019對抗黑暴與2022快速收治新冠隔離人士,紀律部隊的表現有目共睹。如今不論市場經濟還是社會管治都走到了樽頸期,政府必須改變「小政府,大市場」的思維,設定KPI(重要績效指標)解決社會問題。如果再用走程序,寫報告,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套路,香港只會慢慢陰乾。

第三,雖回歸已近25年,但港府與內地政府的合作依然處於很表面的狀態,多年來社會提議香港公務員赴內地政府部門掛職交流的計劃一直未能實施。在這種相互區隔的狀態下,紀律部隊與內地政府的協同行動是最多的。尤其香港警隊常年與內地公安配合打擊罪案,合作訓練,更了解內地政體,同時也更得中央信任。相信李家超本次得到北京賞識一定有他了解京城政治的原因,也有與其長期合作的中央政法系統的支持。

別小看「了解」、「信任」這些軟性特質,很多時候港府與中央的互動失效都栽在這些問題上。

如果中央選擇用李家超,那就必須想好如何用好其長處並彌補短處。於是組班工作就非常重要,相信這也是近期港澳系統的工作重點。在此舉一例:俄羅斯因對烏克蘭開戰受到西方全面制裁,金融基本被憋死卻無還手之力。北京必然意識到作為強國,手裏必須有強大的金融能力,有自己可掌控的國際金融中心,才能衝破可能的封鎖。於是總理李克強和副總理韓正接連強調,下屆行政長官的標準之一是有能力提升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及實力。相信北京會在新一屆政府中安排一位具有國際視野、人脈,有能力的,能在高層次為香港金融發展掌舵的財政司司長,輔佐李家超。其他位置也可按此思路做類似的猜想。這是一種組班的新模式。

不管怎樣,有一點幾乎可以肯定。未來再也不會出現前幾任那種中央放權,自主決策的特首了。尤其像董建華那種即使向中央請示,中央都鼓勵香港自行解決問題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特首權力將被再分配,由幾位中央屬意的人選集體領導,集體向北京負責。愈來愈類似港英時期的行政模式了。

經過動蕩,香港的高度自治一定程度上被收緊,已是不爭的事實。然而評判任何政治制度優劣的標準不是程序,而是善政。如果能達到良正善治,新模式就成功了,反之就是失敗。就看下屆香港政府的表現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筆者也覺得有些眼花繚亂。原因是施政報告沒有一個「綱」,指的主要不是指文章的標題,而是香港目前、未來幾年或更長時間發展經濟的總方針。而發展基建、增加土地和房屋供應、「搶企業」、「搶人才」等,都只是遵從那個方針的工具。「以結果為目標」,是需要方針來實現的。

    吳幼珉  2022-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