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功:談談普京的「國師」杜金

2022-04-07
 
AAA

 41.jpg

中國這種曾經有過七朝八代的國家,特別會產生一種對「國師」的尊崇感,有一種特別的情結,一提某人是「國師」,那就不得了,這是學歷社會對學歷的最高評價了。普京被媒體界尤其是自媒體盛傳,他也有一位「國師」,全名叫作亞歷山大·杜金( AleksandrDugin)。

杜金寫過很多本書,他曾被北京大學某教授邀請到北大做過一次演講,當時杜金還特彆強調,自己寫過60本書,希望大家不要搞錯了。不過他雖然號稱寫過這麼多的書,但杜金其實現在主要工作是「搞政治」,過去有人說是莫斯科國立大學社會學和國際關係學教授,實際早就不是了,只是與大學只是一種掛靠關係。像這種職業生涯的布局,在地緣政治理論界是很常見的,尤其是你沒有能耐去提供常規政策諮詢,成為智庫成員的時候。

杜金究竟與普京是種什麼關係?他真的是普京的「國師」嗎?有人甚至說,杜金就是普京的「妖僧拉斯普丁」,那是真的嗎?

回答這個問題,要從杜金寫過的一本書的具體內容來看,這樣比較靠譜,因為眾所周知,人的講話是可以顛三倒四的,隨時更改,順風使舵,看人下菜碟,一旦人的觀點被寫成書,白紙黑字,那就不太好改了,板上釘釘了。這本書的名字就是杜金自己以及他的朋友們到處吹噓的「國師證明」,書名是《地緣政治基礎》。

這本書是在1997年出版的,在俄羅斯是一本熱銷的書。尤其是在俄羅斯軍事、警察和外交政策精英中產生了一定的影響,有點像當年《中國可以不》那本書一樣,據說因此這本書還被用作俄羅斯軍事參謀學院的「教科書」。可能是因為這本書,導致俄羅斯一些有勢力的政治人物漸漸對杜金產生了興趣,但這些人往往是歐亞主義者,法西斯主義者和民族主義者。

杜金在這本書里究竟說了什麼,讓俄羅斯的部分精英人物這麼熱衷於他的觀點呢?由於中國很多人其實根本就沒有讀過杜金的書,僅僅是根據杜金的「國師」名號來追捧他的,所以這裡截取一些杜金的觀點,亮出來讓大家看看,自然也就明白了。

對於烏克蘭,杜金認為,烏克蘭應被俄羅斯吞併,因為「烏克蘭作為一個國家,沒有地緣政治意義,沒有特殊的文化意義或普遍意義,沒有地理獨特性,沒有種族排他性,烏克蘭的存在對整個歐亞大陸構成了巨大的危險,並且不解決這一問題,談論大陸政治通常是毫無意義的」。杜金的解決方案很簡單:將烏克蘭分成兩部分,承認兩個政治主權——西部的右岸烏克蘭(Western Right BankUkraine )和新俄羅斯(Novorossiya),同時基輔保留特殊地位。這遲早會發生。

要注意,杜金主張的歐亞大陸是真的歐亞大陸,是俄羅斯的歐亞大陸,這其中自然要包括中國問題。

杜金在書中指出, 對俄羅斯構成威脅的中國,「必須最大程度地拆除」。杜金設想將歐洲逐漸劃分為德國和俄羅斯影響的兩大區域,由於俄羅斯最終控制了德國的資源需求,因此俄羅斯將佔有絕對的主導地位。隨着英國瓦解,俄羅斯在歐洲收拾殘局,歐亞帝國最終得以延伸,用杜金的話來說,「從都柏林到符拉迪沃斯托克,再到上海」的新大陸帝國。

根據書中的計劃和說法,中國是俄羅斯建立「大陸帝國」的絆腳石,中國必須崩潰和解體。杜金寫道,俄羅斯在亞洲的光榮和野心將需要「中國領土的解體、分裂以及中國國家體系的政治和行政分裂」為基礎才能實現。杜金還強調說,俄羅斯在遠東的天然夥伴是日本。因此,俄羅斯應通過向日本提供千島群島並挑起反美主義來操縱日本政治。

恐怕看到這裡,那些聽風就是雨、專門道聽途說的人,已經有不少要跳起來了。其實,書中的內容還很豐富,這裡只是略加提及。如,俄羅斯必須在世界各地傳播反美主義,把所有問題歸罪於美國,世界上的各種麻煩和問題,最主要的「替罪羊」最好就是是美國。為此,俄羅斯應利用其在美國境內的「特殊服務」來助長不穩定和分裂主義,例如,挑起「美國黑人種族主義者」。俄羅斯應該「將地緣政治混亂帶入美國內部活動,鼓勵各種分裂主義以及種族,社會和種族衝突,積極支持極端主義,種族主義和宗派組織等持不同政見的運動,從而破壞美國內部政治進程的穩定。同時,這也將促進美國政治中的孤立主義傾向。

他還說,伊朗是俄羅斯的關鍵盟友,該書使用的術語是「莫斯科-德黑蘭軸線」。至於格魯吉亞,應該被肢解,阿布哈茲和「聯合奧塞梯」(包括南奧塞梯)將被併入俄羅斯。因為格魯吉亞的獨立,是不可接受的。俄羅斯還需要在土耳其內部製造「地緣政治衝擊」,這些可以通過僱用庫爾德人,亞美尼亞人和其他少數民族來實現。杜金在書中,實際是將高加索地區視為俄羅斯領土,那是一片廣闊的土地,包括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

熟悉世界地緣政治的人都知道,杜金在書中的觀點,並非完全是空穴來風。如格魯吉亞和南奧塞梯的入侵和吞併已經發生,烏克蘭戰爭已經開始,至於土耳其,的確也已經陷入於庫爾德的戰爭。伊朗,現在與美國越來越遠,但與俄羅斯越來越近,這也已經是明顯的事實,甚至近在咫尺的伊核協議,伊朗都不願意簽署。難怪有一位西方地緣政治學者看完這本書後,很感慨的說,這本書「簡直就是普京的代辦事項清單「。

那麼這麼說,是否意味着杜金真的就是普京的「國師「?

不是這樣。

俄羅斯知識界向來具有可貴的獨立性,列寧都是俄羅斯的公共知識分子,這種獨立性甚至連斯大林用強力手段都消滅不了,如索爾仁尼琴,就更別提現在了。杜金只是俄羅斯知識分子中的一個比較極端的人而已,他甚至都沒進入到俄羅斯真正的地緣政治核心圈,他最多只是俄羅斯地緣政治學的一個成功概括者,產生的是間接思想影響。

普京地緣政治的真正核心圈是俄羅斯地理學會。別誤會,雖然叫學會,但正如世界四大地理學會一樣,都不是學術性質的,而是地緣政治的國傢俱樂部,從來都屬於國王的殿堂。俄羅斯地理學會的前身是俄羅斯帝國地理學會,1845年在聖彼得堡創立,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地理學會之一,其創世會員就是尼古拉斯一世的兒子,海軍元帥,康斯坦丁·尼古拉耶維奇,最開始的時候地理學會是國有的,每年國家撥款一萬盧布。

作為地緣政治大師的普京,一向熱衷於參加俄羅斯地理學會的活動,世界上那個國家的國家元首會這樣做?我相信根本沒有。實際上普京不但積极參与地理學會的活動,而且還親自執掌地理學會的運作和重大研究。只要看看這個俄羅斯地理學會理事會的陣容,或許大家就會明白,為什麼說真正的核心圈是俄羅斯地理學會。

俄羅斯地理學會的董事會主席由普京親自擔任,俄羅斯地理學會主席是國防部長紹伊古大將。理事會的成員包括,阿布拉莫夫,耶弗拉茲公司董事會主席,他是世界上最大的鋼鐵商之一,主要業務在俄羅斯。亞歷山大·瓦吉特,盧克石油公司總裁,俄羅斯跨國能源企業,總部位於莫斯科,現在也是烏克蘭戰爭的焦點人物。別洛澤羅夫奧列格·瓦倫蒂諾維奇,俄羅斯鐵路公司董事長。排在很後面的是,安東·瓦伊諾,俄羅斯聯邦總統辦公廳主任。沃羅比耶夫,俄羅斯聯邦聯邦委員會副議長。格里夫·赫爾曼·奧斯卡羅維奇,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總裁,執行委員會主席,這家銀行是俄羅斯最大的銀行。當然還有格羅莫夫·阿列克謝·阿列克謝維奇,俄羅斯聯邦總統行政管理局第一副局長,……。看了這樣的陣容,恐怕沒人對俄羅斯地緣政治「真正的核心圈「還有異議了。

實際上,俄羅斯地理學會在歷史上一直組織探險隊,它是俄羅斯帝國擴張的急先鋒,早在帝國時期就搞了很多的探險項目,包括對烏拉爾,西伯利亞,遠東,中亞,高加索,伊朗,印度,新畿內亞以及北極地區的地理和地緣「探索」。「二戰「期間,地理學會繪製了數百幅地形圖,地貌圖,軍事地理圖和氣象圖,包括柏林的詳細地圖和拉多加湖的冰凍圖。「二戰」結束後,俄羅斯地理學會的重點是搞理論研究,也就是這一時期,杜金所做的那種地緣政治研究,開始成為重點之一了。有人見過一個學會組織的考察活動,能出動北方艦隊保駕護航的嗎?俄羅斯地理學會就有這個能耐。

所以,杜金僅僅代表的是俄羅斯的一種激進思潮,但他未必是普京的什麼「國師」。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碩鳴灼見》

 

延伸閱讀
  • 只是中國仍在採取高壓防疫和嚴格隔離政策,連德國總理為了避開複雜的防疫政策都只能「一日游」,中國的對外交往要真正回到疫情前談何容易。

    楊丹旭  2022-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