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瑞·布朗新書《歐洲人眼中的中國》發布

2022-04-17
 
AAA

 5.jpg

2022年4月13日下午,全球化智庫(CCG)舉辦線上發布會,重磅發布了倫敦國王學院中國學教授、中國研究所主任凱瑞·布朗(Kerry Brown)的新著《歐洲人眼中的中國:綿延800年的文化與知識交流》(China Through European Eyes:800 Years of Cultural and Intellectual Encounter)。本書作者、出版界和智庫界資深人士受邀共同發布和解讀這一新著,並就本書中設計的相關議題進行了深度研討。

“東方”,這個籠罩著神秘面紗的遙遠之地,究竟如何被歐洲人想象出來,這是一個有趣且重要的故事,對歐洲和對世界而言都意義重大。如何看待批判和東西方的“差異”——是廣泛地將其視為一種鼓舞人心、令人振奮和欣然接受的文明,還是將其視作一種具有威脅性和恐嚇意味並且需要予以反擊的文明?這種尖銳的態度對立一直持續到今天,從而解釋了為何即便在當代,也要去歷史中尋找根源的價值,本書為這一歷史根源提供了很好的支撐。

全球化智庫理事長王輝耀表示在致辭中表示,這本書包含了非常多的來自於歐洲的專家和學者們對於東方的認識,他們對於中國的研究源遠流長,在這本書當中可以看到非常清晰的脈絡。在當今俄烏衝突加劇國際緊張局勢的背景下,我們也想要從這樣的層面上去解讀一下目前的國際格局。在歷史上有這麼多的專家和學者,他們對於中國的作品讓我們看到了歐洲人眼中的中國是怎麼樣的,以及他們對中國的想法是如何發生演變的。“通過這樣的一本書,我們也可以更好地了解西方人是如何思考中國的,對中國的概念是如何建立起來的,所以我相信這本書確實讓人耳目一新。”

世界科技出版公司助理總監董黎熙表示,這本書是一種啟發,它能夠讓我們在今天更好地展望未來,更好地探討如何促進歐洲和中國之間的積極對話。同時,這本書也能夠讓讀者能更地了解到中國的文化和歷史在歐洲人眼中的演變。“通過梳理這800年的歷史,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在商業、經濟、文化、政治以及國際關係上不斷演進的過程,但這僅僅是我們所審視中國的一個角落,我們需要進行更多的溝通,我們也需要更好地去推動對於中國的研究。”

本書作者凱瑞·布朗為我們介紹了本書的結構。本書是一部關於歐洲人與中國交往的“敘事史”,匯集了歐洲文學、哲學和政治領域一些重要人物對於中國的描寫,時間跨度從13世紀的馬可·波羅時代開始,到20世紀70年代結束。這些文章不僅表達了古今學者對中國的核心觀點,也包括他們與中國實地接觸後的一些文字記錄。東方不僅在社會和政治習俗上與西方大相徑庭,在文化和知識傳統上迥然相異,因此這些作者對提高西方人對東方的認知做出了重大貢獻。

本書摘錄了一些文章以幫助讀者從不同的角度來理解這個故事:中國如何成為了“東方”的主要代表。其中既有西方人對中國文明的認知,也有來自西方視角的批判。在21世紀的今天,雖然大流行阻礙了面對面交流,但在“一帶一路”、中歐班列、各類經貿合作和全球化背景下,中歐之間的關係更為重要。本書在此時出版,對於幫助世界從歷史視角、多維視角理解中國大有裨益。

在嘉賓討論環節,全球化智庫理事長王輝耀表示,這本書的結構相當嚴謹,從不同學者的著作和描述中一步步讓我們看到了西方人對於中國的看法是如何演變的,這實際上也是一種歷史的反思,我們也應該多看看在過去40年我們之間的溝通交流帶來了什麼樣的認知變化,找到一些共識點,為人類和未來做出更多努力和貢獻。“這本書的出版真的是恰逢其時,現在東西方出現了衝突,但在這本書中我們看到了文明與文明之間是可以融會貫通的,這是文明之間的碰撞。”非常重要的一點是,當我們在閱讀這些書時,我們要有一種歷史的反思,我們需要對歷史進行在人文、歷史文化層面上的再挖掘。歐洲國家和中國都擁有悠久的歷史文明,中歐是重要的貿易夥伴,人員交往頻繁密切,中歐之前加強交流與溝通是不可或缺的,尤其對未來的和平與發展而言。如今中英之間經濟交往越來越頻繁密切,相信英國在中西方交流上可以發揮非常重要的橋梁作用。

中譯出版社社長喬衛兵最後總結到,布朗先生的著作非常有意義有價值,從800年歷史的視角,選取了16位歐洲知名的文人、專家、學者、政治家對中國的看法,作者有兩個詞非常好,一個是“親歷者”,一個是“旁觀者”。在過去歐洲人對中國既有比較實際客觀的認識,同時也有誤解的地方,閱讀這本書,我們可以從古人的角度,汲取養分,辨別是非,這本書的出版有利於幫助促進中國和各國之間的溝通交流發展。而這本書講的是過去800年間的文化交流,期待布朗先生未來在書中會如何描述世界衝突、變化下的中國,以及歐洲與中國的交流和歐洲人審視中國社會變化的基本認識,期待能擁有更多合作機會。“當下我們面臨著緊張的國際格局和未知的國際經濟政治環境,中歐應該著眼於人類命運共同體,面向未來,共同建設和諧美好的人類社會。”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