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碩鳴:上海居民敢言領導 李強也敢直面 值得讚許

2022-04-17
紀碩鳴
資深媒體人
 
AAA

 5.jpg

上海疫情越是嚴重,領導就越需要到第一線,你要解決群眾遇到的問題,只有聽群眾怎麼說。 疫情面前,上海老百姓敢言,用公開信、網絡文章提出很多批評、建言,甚至吶喊,但大多存活都不高。 所以,有機會見領導就一定要說。

上海市委書記李強4月11日來到居民小區,有大媽主動上前向李強反映情況,表達心聲。話說的有些尖銳,卻也是老百姓的心裡話,經過這一輪的抗疫,上海這個優等生被認為不及格,受苦的是老百姓,向父母官吐吐槽、出出怨氣,反映的是心聲。

現場視頻顯示,李強戴着口罩站在小區門口。 圍觀的人群中,一名牽着寵物狗的婦女站在封鎖線內說:我們要問民生問題怎麼解決,李強書記來了,講幾句閑話有啥不可以。工作人員沒有阻攔。 「來來來,讓這位阿姨講幾句」。

上海市第一人,能在疫情最困難的時刻和上海最底層的老百姓面對面,一個敢見,哪怕語言激烈;一個敢說,不怕你官多大,都值得稱讚。

據說,李強書記本來在對面小區視察,轉身特別要求到行程上並沒有安排的小區見群眾,有大媽就主動上前反映情況,李強書記和她們雖然隔着一道欄杆,沒有妨礙他們面對面聊天。

外媒報道,沒從正面說,都作為負面新聞了。我倒覺得,這很正常,而且有正面意義。 李強書記不為事先安排所左右,不按照「劇本」表演,自己有主張,說明是想了解真實情況,畫面上也沒見彆扭和尷尬。

再說了,面對如此大疫情,老百姓有些苦楚,有些冤屈,要說一說、講一講,說明群眾對你還存有期望。我想,李強書記應該沒什麼尷尬,尷尬的是那些沒想讓書記看到真實情況的幹部,他們想蒙住領導的眼睛、塞住領導的耳朵。

聽群眾的意見,尷尬場面肯定會有,因為群眾把你當父母官,也就直言直語。 遺憾的是,外媒將之當作負面報道,沒去找這則新聞的真正意義。應該看到李強願意直面小區居民、上海大媽沒有顧忌敢言,值得倡導、讚許。

但我在百度上沒有搜尋到李強書記上海小區探訪、與小區大媽對話的新聞。難道,上海的媒體也將此看成是一則負面新聞?

在施政最困難的時刻,和老百姓直接見面,聽聽來自基層的意見,也是上海幹部的老傳統,網上正流傳一張朱鎔基在上海當領導,和副市長謝麗娟在街上探望群眾的照片。 那時正值上海流行甲肝,幾十萬市民感染,朱鎔基來到了第一線,和市民在一起。

上海大拆遷,大發展時,群眾意見、矛盾挺大時,時任市委書記的俞振聲、市長韓正,也以大接訪的形式,與上訪市民面對面,聽意見解決問題。 據說,老百姓說話也很不客氣。但直面老百姓,沒有影響到上海發展。

4月11日當日晚上,上海市委、市政府召開疫情防控專項工作會議,並以視頻方式連線到全市所有街鎮,李強書記作了講話。 我相信,他安排白天的訪問,和晚上全市疫情防控專項工作會議有關。

毛澤東說過,你要知道梨子的味道,你必須自己親自去咽嘰。我自己猜,要開好晚上的全市大會,李強還不放心送上來的情況材料,要視自去現場看一看。 所以他去了居民小區。如果真這樣的話,希望這樣的機會還應該更多些,直面群眾的幹部隊伍更擴大些。

這個防疫會議,如果是可能改變上海防疫政策的一個轉折,那麼居民小區向李強書記建言的一位坐輪椅的奶奶,和一位牽狗大媽肯定是有貢獻的!一場疫情,把上海人聽話,上海人敢言的特點都展示出來了。

昨天(13日),網上放出一小區住戶的視頻,畫面顯示,一男住戶看到樓下庭院有十來個領導在視察工作,於是大聲叫喊:領導,領導,我們有話說,這裡,能不能聽我們說一說。 他大聲喊道,「現在我們什麼都買不到」。

這時,領導們聽到聲音後,向這個方向走過來了。 男士繼續說,吃的沒有,網上也買不到。「這裡有多少病人,小區也沒有公布」。

看到樓下的領導在開始議論了。 並抬起頭來聽他說。 有一位領導開始回話了,但相隔太遠聽不清楚。 男士繼續問:那怎麼解決呢?

幾位領導都回答說了幾句,但聽不到說了什麼。 只聽男士說,好的,好的。 視頻結束。 看得出,領導們得到了信息,男士也有了答案。

網上留言都支持這位男士,讚他勇敢,喊出了許多老百姓當下的真心話。

我了解到,到這個小區來視察工作的是國務院副秘長孟揚,前不久跟隨孫副總理到陝西、吉林,現在來到上海,也是到基層了解情況的。 這一段中央領導與上海地方百姓抗疫中簡短對話,相信孟副秘書長也看到了上海底層百姓的困苦和實在。

領導到基層第一線,才能實實在在了解情況,作出符合實際的決策解決問題。 但在大災難面前,僅一、二個領導,一、二次下基層遠遠不夠,上海應該要求市、區,直至街道的領導,都要定點、定時的基層走訪,到居委會,到小區去聽百姓說,現場解決問題,這才是共產黨的工作作風。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碩鳴灼見》

 

 

延伸閱讀
  • 台灣想在經濟與防疫中取得平衡,若未能循序作好預防工作,只放任群體快速染疫,只會更壓縮醫療量能,且染疫者眾,必然會影響經濟生產,何來正常生活?

    莊慧良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