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付東:韓國外交處在關鍵岔路口

2022-04-25
王付東
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AAA

 shutterstock_309071426.jpg

近期,保守傾向的尹錫悅當選韓國新總統,韓國外交走向引起密切關注,有些自媒體甚至聲稱韓國或成為“東方的烏克蘭”。當然,韓國與烏克蘭的國情和地緣情勢不同,不能簡單類比,但這種擔憂也非空穴來風。

尹錫悅團隊在競選過程中主張韓國放棄在中美之間的戰略模糊、把強化韓美同盟作為首要目標、追加部署薩德等。新總統當選後的一系列做法表明,上述主張並非單純的選舉語言。新政府內定的外交安保團隊都是清一色親美派,4月初訪美的當選總統代表團明確要求構建韓美全面同盟、增強“延伸威懾”、加入QUAD,甚至要求美國在韓部署核潛艇、戰略轟炸機等戰略武器。鑒於保守陣營向來批評文在寅政府對中國和朝鮮“屈從”,新政府對中國強調“相互尊重”,對朝鮮強調“原則”,其潛在含義不言自明。

韓國外交將出現重大調整,主要有以下原因:

首先,大國競爭加劇、朝鮮的威脅等加劇了韓國的不安全感。韓國地緣上處在大國之間,又是分裂狀態,對國際格局變化具有天然的敏感性。俄烏衝突進一步刺激了韓國民眾和精英與美國深度捆綁的要求。雖然也有聲音主張吸取烏克蘭教訓,在大國之間保持謹慎平衡,但在保守勢力看來,美國長期仍會是第一科技和軍事大國,韓國仍要牢牢綁定美國,防止被美國拋棄。

應該明晰的是,韓國沒有親華路線,其主流外交主張是自主路線和親美路線。進步勢力多是自主派,主張韓國不應盲目跟隨大國起舞,要從自身利益出發,在外交和國防上發揮自主性。保守派則多是親美路線,強調深度與美國捆綁,依靠美國提升韓國的外交和安全情勢。而且,韓國的自主和親美也並非涇渭分明,自主派也強調韓美同盟是基礎,親美派也強調通過依靠韓美同盟增強韓國自身的國防、外交能力。兩者在外交和國防政策上也頗有延續性。

二是美國在意識形態、國家建構等方面對韓國有着長期影響。韓國民眾和政治精英對美國“再造之恩”的感懷根深蒂固,也更認可美國的價值觀和意識形態。美韓長期的同盟關係形成了深厚的經濟、科技、人際、社會、意識形態、文化等聯繫,對韓國選邊站隊的威逼利誘也與日俱增。

三是韓國國內政治因素的影響。在國內政策上很難有新突破的情況下,保守勢力希望通過穩固韓美同盟獲得美國支持,來贏得競選和穩固執政地位,畢竟美國對韓國潛移默化的影響不可低估。在選舉中,保守勢力慣於批評文在寅政府對華對朝“屈從”,以此獲得民眾支持。然而,若果真如此,朝鮮早就與文在寅政府合作了。事實上,2019年以來朝鮮並未展開對韓合作。對華上,文在寅政府並未撤除已部署的薩德系統,近年來美韓多領域涉華合作也在穩步推進,遠談不上親華。

目前,韓國的外交調整可謂箭在弦上,但調整的力度和方向還不能完全確定,還要取決於各方互動和國內外形勢。

影響韓國外交的一個重要因素是韓國國內的制衡機制。尹錫悅雖然勝選,但僅比對手多0.7%的選票,是史上最小差距。一直到2024年,進步勢力仍將掌握國會中的大多數。而且,多數韓國民眾、精英層和經濟利益集團雖對美國有好感,卻並不願意本國捲入大國衝突的最前沿。這些都將對新政府形成某種制衡。

從地緣博弈層面看,韓國是分裂國家,如果在大國之間選邊站隊,無疑摒棄了冷戰後期以來“北方外交”的高明之處,正中朝鮮下懷。

隨着韓國國力和自信心的提升,希望在國際和地區事務中發揮更大作用無疑是題中應有之義。這與文在寅政府的戰略自主本質上並無區別。但是,通過全面向美靠攏提升自身重要性則無疑會形成悖論,反而會束縛韓國外交的空間和靈活性。畢竟,美國和韓國的利益並非完全相同,中國和韓國的利益也並非完全不同。在一系列地區和全球事務中,中國在維護和平、促進發展和提供公共產品方面都發揮了和正在發揮積極的作用,這與希望成為國際社會積極而重要一員的韓國無疑有極大的共識。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延伸閱讀
  • 由中評智庫基金會和中國評論通訊社主辦、韓國全球戰略與合作研究院協辦的中評智庫思想者論壇日前通過線上方式舉行。論壇以“中韓建交三十周年回顧與未來展望”為主題,來自中國及韓國的8位專家學者分別探討了東北亞安全格局的變化與中韓關係、中韓經貿關係現狀及其展望、中韓人文交流成果與未來發展等議題,並為中韓關係未來發展提出思考與對策。

    2022-08-24